新疆 > > 魅力新疆——回族 > 回族概况
回族top.jpg
| 本网首页 | 回族历史 | 民风民俗 | 文化艺术 | 回族美食 | 回族风情 | 民族节日 |
  新疆 > > 魅力新疆——回族 > 回族概况
语言
 
作者:    发布时间: 2009-05-13 11:13:57   来源: 西部庭州
[打印本稿][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语言是人类思维活动的必要手段,是交际往来,交流思想感情的重要媒介,是保存知识,从事智力活动,传播精神产品的有力工具。回族是使用汉语的少数民族。使用汉语与回族的形成和发展是密切相关的。回回民族不是形成在海洋中荒无人烟的孤岛上,而是形成于汉族人民群众的汪洋人海之中。唐、宋以来从阿拉伯、波斯等西亚、中亚地方来的蕃客、商旅也好,元朝时期东迁的西域回回也好,族类繁多,语种复杂,没有统一通用的语种,日常生活的相处、思想感情的交流都无从进行。为使思想感情交流能畅通,惟一的途径就是入境随俗,在汉族群众的汪洋大海中学汉语,这是大势所趋,历史的必然。
  
  今天中国的回族通用汉语汉字,这是客观事实。在回族群众中流行使用的汉语有其民族特点。因为语言是形成民族内聚力的重要因素,是保持民族感情、维系民族共同体的有力工具。回族惯用汉语、通用汉字,但仍保存了若干‘阿拉伯语或波斯语的词汇,即所谓借词或移词。这种语言习惯,来源于回族对于先民所使用的阿拉伯、波斯母语的保留。凡是专门用于回族内部的语言交际,都为回族群众普遍认可,形成一些回族社会约定俗成的有特殊附加意义和使用习惯的词汇都属于回族语言中的“汉语移词”、“汉语借词”。这些从汉语中移来的词,汉族人已不习用,只为回族人所专用。
  
  回回见了回回称呼“朵斯提”(朋友,弟兄)显得格外亲热,彼此再互道“赛俩目”问好,更显得进一步亲近。在回族交谈中,如果用上几个阿拉伯或波斯话的借词、移词,旁边的汉人就不知回回说的是什么。如果加上点回回专用的汉语词汇——汉语借词、汉语移词,效果也是如此,例如:“丁三爷昨儿无常了,明儿一早出埋抬”。就这么一句简单的话,你如果不懂若于阿拉伯、波斯语借词,以及汉语借词,那么你就很难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实际上这句短语的意思是:“丁三爷昨天去世了,明天早晨殡葬”。这是简单的句子,稍微复杂一点的话就更难懂了,如:“A..你寻乡政府哩没有?B.没寻。A.寻格嘛,教公家处理。B.寻啥哩,他卡非勒不死么?咋恶的人电躲不了毛提。他当啥拉目着拿去,到了阿兰舍场上我再跟他杜失蛮算帐”。
  
  上边这段对话是1992年6月17日采自宁夏泾源集市上两位回族老人的对话。这段对话里使用了从阿拉伯语波斯语移用过来的词汇,使用起来准确、娴熟而无差误。回回惯用借词、移词,比用汉语词汇,在脑子里反映的更迅速、更确切。举例如下:
  
  坷格里:智慧。
  
  阿訇:学者。(波斯语)
  
  满拉:学员。
  
  海里法:学员。
  
  伊玛目:教长、首领。(阿拉伯语)
  
  筛海:长者。
  
  巴巴:长者、爷爷。
  
  伊斯兰:顺从、和平。
  
  赛俩目:和严,平安,安宁,又译赛拉目,色拉目、色兰。
  
  出“赛俩目”、道“赛俩日”全文是“按赛俩目尔来库姆”,意为‘主的安宁在你身上”。现在—般多译作“您好”!
  
  法须台:容光焕发。
  
  拿斯:原意刺激晶,转意差劲。(阿拉伯语) 
 
  乜贴:举意、心愿、决心。转意:决意施舍或捐赠财物,谓之纳工贴、出散乜贴。(阿拉伯语) 
 
  穆斯林:信士。
  
  努乐儿:面容、面貌。
  
  撂栽:吃的东西。
  
  塔尔目:食品。
  
  赛娃卜:回赐。
  
  赛拜卜:机会、机遇。
  
  乃遂卜:运气。
  
  哈吉:到过麦加朝觐者。
  
  盖来目:笔。克塔布:书。尼卡亥:婚配。(阿拉伯语) 
 
  吾娃力格:贺喜,祝贺,大喜。 
 
  鼠迷:倒霉,不景气。
  
  别玛尔:疾病。(波斯语) 
 
  毛(冒)提:死亡。
  
  俩贴:死。
  
  者那:葬礼。(阿拉伯语) 
 
  埋抬:尸体。(阿拉伯语)
  
  可番:裹尸布。(阿拉伯语) 
 
  耶梯目:孤儿。(阿拉伯语) 
 
  伊玛尼:信仰。(阿拉伯语)
  
  都阿:祈祷。(阿拉伯语)
  
  婆腮:接吻。(波斯语)
  
  顿亚:世界,今世。(阿拉伯语) 
 
  卡非勒:异教徒。(阿拉伯语)
  
  都什曼:杜什蛮。(仇乱)(波斯语)
  
  里卜里斯:魔鬼。(阿拉伯语) 
 
  筛特吾阿尼:魔鬼。
  
  赫尔瓦尼:畜牲。(阿拉伯语)
  
  阿兰舍:评定善恶的后世。
  
  撒拉特:礼拜。(阿拉伯语) 
 
  肉孜:斋戒。(阿拉伯语) 

  胡达:真主。(波斯浯)
  
  安拉:真主。(阿拉伯语)
  
  扎卡特:法定的施舍。(阿拉伯语)
  
  萨达卡:自愿的施舍。(阿拉伯语)
  
  海提叶:乜贴,酬金。(阿拉伯语)
  
  讨白:忏悔。(阿拉伯语)
  
  刺哈尔:墓穴。
  
  朵斯提:朋友。(波斯浯) 
 
  塔布提:阿拉伯语,Tabutm音译,意为盛亡人尸体的担架或匣子(有木制的,有藤编的),此匣子供运载亡人遗体至墓地进行土葬之用,用完后,送回清真寺殡仪地点以备下次再用。
  
  舍牺德:阿拉伯语,Shehid音译,意为牺牲,指为捍卫伊斯兰教,维护主道而献出生命,引申为殉道者的称谓,在抗敌御侮战争中,冲锋陷阵,奋不顾身的精神,对出生入死的行动,用汉阿混合动宾词组,称为“讨舍牺德”。
  
  胡劣尔:阿拉伯语Hule''''''''''''''''a音译,原意为脱离亲属关系,西北回族习惯专指脱离夫妻关系,胡劣尔侧重女方提出离异,俗称“讨休”,妻子休弃丈夫,与“推俩格”(休妻)正相反。
  
  衣扎布:阿拉伯语Iijab音译,意为,确认、责成、誓言、协议。回族穆斯林在习惯上专指“婚约”或“婚姻议定”。阿訇写“结婚证明书”渭之“写衣扎布”。
  
  塔阿目:阿拉伯语Ta''''''''''''''''am音译,意为食物。西北地区回民侧重指面粉食物,一般清真食品的招牌或外包装物上,都用阿拉伯文标有此词。
  
  白俩:阿拉伯语Balaa''''''''''''''''音译,意为灾难,折磨,祸殃,考验。多用以指自然灾害或意外事故。回族人遇到白俩,在危困之际不能灰心丧气,怨天尤人。
  
  古纳亥:波斯语Gunah音译,意思是罪恶,罪过,罪孽。如说 “古纳亥大了”,即罪大了。  
  哈耶娃尼:阿拉伯语Hayawan音译,意为“动物”,野兽,多用以斥骂品行不端,为非作歹之徒,相当于汉语中“畜牲”、“禽兽”之类。 
 
  索得格(赛得盖):阿拉伯语Sadagah音译,原意为诚实,引申为施济,指经济富裕者以财物施贫济困。
  
  鲁哈:阿拉伯语Ruh音泽,意为精神,灵魂。指灵魂多与躯壳、肉体相对而言。有—种人过于克制自己,谓人“低鲁哈”。
  
  麦凯鲁海:阿拉伯语Mkaruh音译,意为憎恶,讨厌或不愉快的事物或行为。如抽香烟是惹人讨厌的行为,定为“麦凯鲁海”。
  
  告目(高目):阿拉伯语Gaumu音译,意为民众,大众。
  
  侯坤:阿拉伯语Hukum音译,意为律例,判决,规定,为某事可行,叫做“合乎侯坤”,否则叫“违背侯坤”,据此作取舍。
  
  哈拉目:阿拉伯语Haram的音译,意为了禁忌,非法。指伊斯兰教规定所严禁的事物或行为。如饮食方面,吃自死物,吃血液,吃猪肉,吃未诵真主之名而宰的家禽家畜以及饮酒等,均属“哈拉目”,被禁止的。行为方面,赌博,放高利贷,鲸吞不义之财,奸淫邪恶等,均属严禁范围。
  
  哈俩里:阿拉伯语Halali音译,意为合法,正当,与哈拉目相对而言,饮食方面,为吃牛、羊、驼、鸡、鸭、鹅、鱼等禽畜属哈俩里,行为方面享用劳动所获产品,公平交易之赢利,继承合法遗产,贫者接受施济财物,以属履行正式礼仪的嫁娶婚姻等,均属哈俩里。
  
  巴赫勒:阿拉伯语Bahel音译,意为吝啬者,小气鬼。
  
  麻扎:波斯语Mizar音译,意为坟墓,新疆回族及其他穆斯林民族普遍通用。
  
  玛尔尼:阿拉伯语。主意,馊主意,坏主意,鬼主意。汉语的外来词,多作猫腻。
  
  乌巴力:回族地区通用词汇,意思是可怜,状况不佳。如见悲惨情景或可怜状态,常说“乌巴力得很,真可怜!”在阿拉伯语中,读音近似的词汇是“瓦巴勒”(wabal),含有“恶劣”、“后果不佳”等意。
  
  乃玛孜:波斯语VamEz的音译,即穆斯林五功中的拜功,礼拜。
  
  密思吉:阿拉伯语Masjid的音译,一译“麦斯吉德”,意为清真寺,礼拜。
  
  尔林:学者。
  
  尔来玛耶:阿拉伯语Alarmay音译,即阿林(尔林)的复词,意为众学者。有些回族地区尊称某一学者,要用复数词称谓,以示尊敬。如“王静斋大阿訇是—位大尔来玛耶”。
  
  下面再举例介绍一些回族专用的汉语词汇——汉语移词。
  
  无常:死(借用汉语)。
  
  归真:逝世。
  
  殁:死(古汉语)。
  
  参悟:静思默想,有“参禅悟道”之意,“拿参悟”,应觉悟。
  
  清真:指伊斯兰教信仰对象真主安拉。真乃独一,清净无染,至清至真。真主独尊,谓之清真。清真一词成已为伊斯兰教所专用的词汇了。
  
  慈悯:厚爱。
  
  口唤:同意,允许,答应,谅解。人快去世时,使其“要口唤”,“口唤啦”就是不念旧恶,捐弃前嫌,积怨一笔勾销,“口唤”有时也当“遗嘱”讲。
  
  定夺:决定,安排。
  
  知感:感谢,庆幸。“你念知感吧!”——你庆幸得福吧! 
 
  下场:生命结束。汉语原意为“人的不好结局”。
  
  脱离:解除痛苦,人亡故,谓“得脱离”。
  
  搭拯:冲洗亡人,穿上可番,已与汉意搭救拯救的愿意相去甚远。
  
  水溜子:回族洗亡人的洗尸床。
  
  汤瓶:回族人做大小净用的长咀侧板壶。
  
  吊罐:回族人冲淋洗浴周身用的用具。
  
  抓水:西北地区回族通用词汇。指为死者、亡人在殡礼前用清水洗遗体。
  
  入土:回族按伊斯兰礼仪埋葬亡人,有些地区亦称“捶土”、“躺土”。
  
  报应:回族穆斯林用语。“回赐”的反义词,含“惩罚”、“惩办”之意。
  
  回赐:含有“赐福”之意,行善修好赐予相应的酬赏。为共同办善事,谓之“均沾回赐”。  
  打整亡人:穆斯林称呼请阿訇为亡人履行洗尸体、穿“可番” (kafan)、站“者那则”(jinaz殡礼),入墓穴安葬等一系列活动。
  
  亡人:指逝世的穆斯林,亦多用阿拉伯语“埋体”(mait)称之,意思是“亡故者”。
  
  领受:指安拉赐予穆斯林的福利。—般含有肯定、褒义色彩。为谈沦某人有福分,很幸运,死得其所,谓之“为领受”或“领受好”。
  
  出散:多指将财物施济贫困者,为回族公益事业捐献,为资助回民孤儿院,养老院。西南的回族群众则习惯于用“打散”一词。
  
  使不得:回族群众通用词汇。意为非法的,有罪过的。相当“哈拉目”的范畴。例如“同血缘的直系亲属,无论同辈或异辈之通婚均使不得”。“借给人财物,强索高利息,使不得”。
  
  壮肉:多指带脂肪的牛羊肉。长期以来,回民约定俗成,习惯用“壮”字而恶用同义词“肥”字。如说“这块牛肉真壮”。一般习惯,似乎“肥”字只能与猪肉相联系,在回族地区工作的汉族干部用词很谨慎,以示对回族群众生活习惯的尊重。
  
  亏心:华北地区回族群众通用词汇。指处境困难,窘迫,可怜,其内涵与一般汉语截然不同。
  
  黑牲口:回族群众对“猪”的别称,因禁食猪肉而忌讳说“猪”字。
  
  回辉:“回辉”即“回回”,海南省三亚市羊栏区回族社会内部所使用的特殊语言。
  
  下刀:北方回族的通用语汇。执刀宰牲。下刀割断家畜、家禽的咽喉,气管,至血流尽为止。下刀需一挥而就,一举成功,不能反复切割。一般来说,保持阿不带斯(小净)的穆斯林可以自己下刀,穆斯林群众多持谨慎态度,请阿訇动手下刀。
  
  牛菜:云南回族通行用语,指“牛肉”。依此类推,清真肉食品,如羊肉,鸡肉,鸭肉。在云南都禁忌用“肉”字,而改称“羊菜”、“鸡菜”、“鸭菜”。清真牛肉饭馆,称“清真牛菜馆”。云南地方的回民群众,习惯上多将“肉”字与“猪”联系起来。
  
  洗盆:洗亡人的工具,类似床,北京回族名之为“水溜子”,在河南省郑州市则名之为“洗盆”。
  
  架子:郑州市将亡人抬至墓地的用具,名之为“架子”。木棍横竖交叉,中部起顶,套以绿绒罩子,上书金色的阿拉伯文字或汉字。有的书写“凡是有生命的生物都是要死的”,教诲回族群众不要害怕死。回族生死观是比较淡泊的。
  
  造化:福气。例如:“没造化”就是没福气。“真造化”就是真有福气。
  
  口袋(口得):吃的意思,如“口袋饱了”就是“吃饱了”。
  
  口道:品尝。华北地区宴席请长者先吃,谓“先口道”。
  
  民族在融合,各民族的语言也在交汇融合。“鼠迷”是阿拉伯语的音译。本是回族习用的阿拉伯语借词。可是,北京现在有些汉族人也在日常用语中使用“鼠迷”一词,例如说“看你鼠迷样”,意即“看你那倒霉样”!而回族日常用语的借词,也不完全来自阿拉伯或波斯,也有源出于国内其他少数民族的。北京的回回将羊前脚的扇形骨称为“哈勒巴”,特别是羊肉铺站案的老回回更是如此称呼。笔者很长时间以为这是回回使用的阿拉伯语借词,经查阅刘正谈主编,上海辞书出版社的《汉语外来语词典》,并请教满族人士,“哈勒巴”是满语helba的音译,被回族借用过来的词汇,而不是阿拉伯语的借词。满族小女孩玩的一种游戏叫“chua拐”、“chua子儿”(抓拐、抓子儿),“拐”就是羊蹄上的像蜗牛状的小骨头,满语中“拐”为“哈勒哈”。“哈勒巴”、“哈勒哈”都是满语,确定不移。还有些在汉族人日常用语中多已不用的词汇,回族却把它移过来在日常用语中很为流行。如“赡”字,弄脏的意思,科举时代把改卷弄脏叫“赡了卷”。酷爱水净的回民今天把被污染了的水说是“水赡了”。从此可以看出回族、汉族、满族等,在语言上是互相勾通、互相借鉴的,同时也是互相融合的。
  
  回族通用汉语是事实,但在回族的日常用语中却形成了一些特殊的组合方式。例如:
  
  1、以词代句:多用于语言环境清楚、语意明白无误的条件下,例“别玛尔”本意为疾病,名词。现在回回中说“脱二巴别玛尔了”,就是“脱二巴病了”。
  
  2、外来语借词作主语,汉语词汇作谓语或其他成分。例:“尼卡哈催人呢”!朵娃尼卡哈别了”。意即男女适龄青年该婚配了,朵娃也谈婚配了。
  
  3、外来语借词作宾语,例:“我封肉孜了”。意即“我把斋了”。“我礼乃玛孜去”。意即“我礼拜去”。肉孜、乃玛孜都是从波斯语中来的借词。
  
  4、外来语借词作谓语,汉语词汇作其补语,例:“鼠迷透了”。即“倒霉透了”。
  
  上述可见,回族使用汉语为通用语,但是其中也吸收了大量阿拉伯语、波斯语等外来语,即使是汉语也都具有了回族的特色和风格。

[打印本稿][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中国古传手抄本《古兰经》探源2007/07/25
  • 达斡尔族的语言文字2010/02/25
  • 回族的传统节日2009/05/14
  • [图文]:回族饮食特点2009/10/10
  • 回族人的“粉汤油香”文化2007/07/03
  • 新疆花儿2010/04/01
  • 回族的民间文学2009/05/14
  • 回族的民间文学——唐瓶与汤瓶2009/05/14
  • 回族与伊斯兰文化2009/05/14
  • 回族的民间文学-不见黄河心不死2009/05/13
  • .

    中国新疆网版权所有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
    Copyright© China Xinjiang Web
     值班电话:13651236230  主编信箱
    京ICP备09057257号-9 京公网安备1101080031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