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 > > 魅力新疆——回族 > 文化艺术
回族top.jpg
| 本网首页 | 回族历史 | 民风民俗 | 文化艺术 | 回族美食 | 回族风情 | 民族节日 |
  新疆 > > 魅力新疆——回族 > 文化艺术
回族的民间文学-不见黄河心不死
 
作者:    发布时间: 2009-05-13 13:25:51   来源: 西部庭州
[打印本稿][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老话说“不见黄河心不死”。其实,这话闹错了。原是“不见黄荷心不死”,是荷花的“荷”,不是河水的“河”。说起来,还有个凄惨悲壮的故事哩。
  
  很久以前,咱这六盘山里有一户姓黄的回回。黄爸爸掌家,有地有牛,只是一件事不随心:黄爸爸一辈子没儿子,只有一个姑娘。黄爸爸想起这事,心窝子里就像大风吹翻了麦秸垛,乱糟糟的。好在姑娘生得俊俏,脸蛋儿白里透红,头发黑油发亮,走路轻飘飘,两条大辫子燕子尾巴似的甩着。不笑不说话,一笑真水灵,活像一朵出水荷花。黄爸爸把女儿当成心尖尖上的肉,就给女儿起了个珍贵的名字——黄荷。
  
  黄荷长到十八岁,是该找婆家的时光了,大大(父亲)叫她住在土楼楼上,缝花衣裳,做花鞋,绣花荷包,等人来说媒。谁知卡些提尔(媒人)挤破门,黄荷一概不应允,急得黄爸爸眼发蓝。  
  土楼的后窗下是悬崖。崖下一条羊肠路曲曲弯弯通向远方。一天早晨,黄荷姑娘在窗前绣一个流苏吊穗花荷包,忽听一阵笛声传来,黄荷姑娘急忙推窗望去,只见一个二十来岁的回族放羊娃吹着竹笛,赶着一群羊走过来了。
  
  放羊娃常打窗下过,姑娘常在窗内听笛声。日子久了,两人搭上了话。放羊娃知道姑娘名叫黄荷。黄荷也知道放羊娃是本村一家财主从外地雇来的长工,名叫喜雨。
  
  每天清晨,喜雨吹着竹笛放羊去,黄荷从窗口吊下一块烙馍给他当干粮;每天晚上,喜雨吹着竹笛赶羊回来,黄荷也给他吊—包烤山芋当夜饭。一天,黄荷姑娘顺着一根麻绳从窗口溜下来,跟着喜雨到山上去放羊,竹笛声为媒,“花儿”为证,二人在一汪清泉水边订了终身。喜雨摘一朵山丹花给黄荷插在鬓角,算是给了订亲的“纪首”(聘礼),算是说了“达旦”(同意、许给)。他们两人在泉水里照着影、笑着、说着。喜雨说:“你爹没儿子,我愿当个上门女婿。”黄荷说:“你的老娜(妈妈)没有养,把她老人家接来,两家合成一家。”
  
  一山下雨一山晴,顿亚(现今世界)上好事总难成。
  
  黄荷跟喜雨私订终身的事被黄爸爸知道了。黄爸爸气得一跳三尺高,把黄荷关在土楼里,前门上锁,后窗垒上石头糊上泥,还插上一蓬酸酸刺。然后,找上门去,噘着山羊胡子大骂喜雨:“男攀低户,女嫁高门,不是相公娃,莫想娶我金枝玉叶黄花女。你喜雨算个啥虫虫,会耍两下吹火筒,还把你俊得不行了。”黄爸爸越骂越凶,抄起根驴抽棍把喜雨美美地打了一顿。喜雨从此再见不到黄荷,心里又气又急,身体—天比一天衰弱,财主见他干活没力气,就把他赶出去了。
  
  喜雨回到老家病更重了,不吃不喝不说话,白天黑夜想黄荷。眼看活不成了。他的老阿娜日夜哭,哭得双眼全瞎了。
  
  喜雨临断气时,拉着老阿娜的手,说出了心里话:“妈呀!独生子是想那黄荷姑娘想死的呀!我死了,再没有人养活你老人家了。你把我的心剖出来,到我和黄荷定情的那股山泉地方,取一碗清泉水,把我的心泡上,再把我的竹笛横在碗上,心就会突突跳,笛就会悠悠响,笛声本自心中去,心儿只为黄荷跳,不见黄荷我心不死,心不死笛声不会停。你就拿这去讨‘乜贴’(施舍),人家就出散给你,也算儿子养了你的老。”话说完,闭上了双眼。
  
  老阿娜哭的死去活来,只好照着儿子说的办。她好容易摸到喜雨和黄荷私订终身的泉边,按儿子的嘱咐办。那颗心果然突突跳了起来。随着心的跳动竹笛也响起优美乐声。瞎老妈妈就凭这稀罕物,走村串户要“乜贴”,一年一年活下来。
  
  这一天,瞎老妈妈又从订情泉边过,迎面来了一顶花轿和一群娶亲的人。老妈妈急忙闪开。不料花轿走到她面前却停了下来。原来轿中新娘正是黄荷姑娘,她正在轿里哭,猛听一阵揪心的笛声,便喝令停轿。
  
  黄荷姑娘走下轿来,只见一位双目失明的白发老妈妈,端着一碗清泉水,水里泡着一颗鲜红的心,碗上横着一管竹笛。红心跳个不停,竹笛声直揪黄荷姑娘的心,笛子上那流苏吊穗花荷包,正是黄荷亲手拴上的。她一下全明白了。
  
  瞎老妈妈凄惨地喊着:“给这没眼眸子的出散个‘乜贴”’。黄荷姑娘喊了一声“妈!”扑通—声跪在瞎老妈妈的面前。瞎老妈妈闹清了面前跪的就是黄荷,便把喜雨咋病咋死的事细说了一遍。说罢,二人抱头痛哭。
  
  黄爸爸催黄荷上轿,黄荷一动不动。她端着那碗,看着那心,听着那笛,成串的泪珠滴在碗里。滴着滴着,忽见那心不跳了。原先说过的,喜雨临“无常”(死)时说的是“不见黄荷心不死”,如今见到黄荷了,心就死了,心—死,笛声也就停了。
  
  黄爸爸再次催逼黄荷上轿。黄荷把满头首饰拔下来,急忙塞给瞎老妈妈,叫她赶快走开。自己捧着盛有喜雨心的花碗,—头碰死在泉边的山崖下,只听轰的—声,溅起的血花把泉水都染红了。

[打印本稿][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维吾尔不朽的长诗《福乐智慧》2007/07/25
  • 土尔扈特文学2006/02/08
  • 回族的传统节日2009/05/14
  • [图文]:回族饮食特点2009/10/10
  • 回族人的“粉汤油香”文化2007/07/03
  • 新疆花儿2010/04/01
  • 回族的民间文学2009/05/14
  • 回族的民间文学——唐瓶与汤瓶2009/05/14
  • 回族与伊斯兰文化2009/05/14
  • 回族的民间文学-阿里和他的白鸽子2009/05/13
  • .

    中国新疆网版权所有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
    Copyright© China Xinjiang Web
     值班电话:13651236230  主编信箱
    京ICP备09057257号-9 京公网安备1101080031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