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 > > 魅力新疆——回族 > 文化艺术
回族top.jpg
| 本网首页 | 回族历史 | 民风民俗 | 文化艺术 | 回族美食 | 回族风情 | 民族节日 |
  新疆 > > 魅力新疆——回族 > 文化艺术
回族的民间文学-阿里和他的白鸽子
 
作者:    发布时间: 2009-05-13 11:22:59   来源: 西部庭州
[打印本稿][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在黄河上游青海的偏僻的深山沟里,回回住的地方叫“庄”,撒拉住的地方叫“工”,藏民住的地方叫“德哇”。这里的藏民闲了唱“拉夜”,撒拉闲了唱“伊白”(山歌),回回闲了唱“少年”(花儿)。有一支“少年”:
  
  孟姜女哭倒九堵墙,
  
  城墙里哭出个范郎;
  
  没吃穿不愁肠,
  
  有你时有我的盼望。
  
  这“少年”唱的是一个动人的故事。
  
  很早很早以前,在一个摔死雀儿滚死蛇的山崖上,住着一家姓杨的回族人家。老两口生了三个儿子,可恶的天花夺去了老大和老二的性命,只剩下小儿子阿里一个。阿里自然成了父母的命根子、心头肉。老两口早晚操劳,省吃俭用,积存了一点银两,送阿里到离家十里外的平川去上私塾,读汉儒之书。穷人的娃娃肯用功。
  
  阿里在这里读书日夜下苦功,学业上天天有长进;同时,阿里尊敬师长,孝顺父母,四乡回汉,无不夸赞。
 
  光阴似箭。转眼间,阿里长成了一个眉目清秀、聪颖过人的青年人。老两口越看越喜欢,越看阿里越疼爱。
 
  “老头子,阿里眼看长成人了,我们该给他说门亲事,好卸掉你我的担子啊!”有一天阿里他妈忽然提出了孩子的婚姻大事。老头子也觉得尼卡哈到了,当然表示同意。可是,这阿里生性古怪,给他提东“庄”的阿伊莎,他不要;给他说西“庄”的露格娅,他不肯;南“庄”的……,阿里干脆听都不要听,走了。作父母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一天,大门外来了个“要乜贴”(要饭的穷人)的白发老阿奶。她像唱歌一样地吟道:
  
  安拉真伟大,
  
  主人真大方,
  
  出散“乜贴”(施散物或钱),
  
  好行有好偿!
  
  这老俩口平时最同情这些孤苦伶仃的讨饭人。今天见到这个不寻常的老阿奶,拿出一个大“锅葵”(硬面饼)给了她。要乜贴的老阿奶接过“锅葵”,见二位老人闷闷不乐的样子,便向前问道:“安拉保佑。二位老人家面有难色,不知是里卜里斯(鬼)迷住了心,还是得了克财病?”老俩口引老阿奶到屋里面坐下,把为儿子娶媳妇的难肠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她。那老奶听了,从袖筒里取出一只活蹦乱跳的白鸽子,不慌不忙地说:
  
  一对儿骡子一对马,
  
  黄河的河沿上站哈;
  
  白鸽子俊得像白纸上的画,
  
  阿里的房子里挂哈。
  
  老俩口接过鸽子细细看,真是:一身白毛耀人哩!一对大眼睛笑眯眯哩!回头再看那老阿奶时,早已不知去向了。阿里在自家住屋的房檐下做了一个窝,叫鸽子住;闲了就喂鸽子、玩鸽子。天天如此,月月如此。
  
  第二年,这一带大旱。没粮食吃,树皮也剥光了。全“庄”的男女老少死的死,逃的逃,留下的没有几个了。阿里的父母相继无常,丢下阿里一人,度日如年,好不悲惨。一天,阿里从地里回来,又乏又饿,—头栽在炕上,思念起已故的父母。正是“闷上心来瞌睡多”,想着,想着,阿里呼呼地睡着了。一个时辰过去了,阿里醒来,只觉得一股香气直往鼻子里钻。阿里睁眼一看,只见炕桌上摆着手抓羊肉大米饭、糖馅包子牛肉面,令人垂涎。
  
  “这是睡梦还是真的?”阿里惊呆了,管他三七二十一,吃了再说,他狼吞虎咽,吃了个干干净净。
  
  第二天又是这样,第三天,还是这样。
  
  “是谁给我做饭?谁是我的恩人呢?”一种好奇心的驱使和感恩的心情,促使阿里下决心弄个水落石出。这天,阿里提早回家。躺在炕上装睡,忽听见“咕噜噜”一声响,白鸽子飞了进来。阿里赶紧闭上眼睛。这白鸽子左右看了—会,觉得阿里真睡着了,便脱下她的羽毛外衣来。啊!感谢安拉造化之功,一个如花似玉的仙女,出现在阿里面前。她像这家的主人,一会儿操刀,一会儿擀面,三刀二勺,—桌丰盛的饭菜做成了。
  
  阿里如痴如呆地看着。在那女子万事已成,刚要伸手取羽衣的一刹那,阿里一个鹞子翻身,抢先拿到了羽衣。那女子毫不惊恐,轻声说道:“阿哥,不要大惊小怪……”
  
  阿里听了此话,又看了人家的大方模样,也强作镇静,说出了心里话:
  
  “穿子莲打哈的骨朵儿,
  
  你看好圆吗不圆?
  
  阿哥没有个媳妇儿,
  
  你看好难吗不难?”
  
  女子唱道:
  
  “右肩头担水左肩换,
  
  清泉水浇花园哩;
  
  妹妹是牡丹你手心里转,
  
  啥时候成婚姻哩?”
  
  唱罢又道:“我名叫阿西娅,家住太子山上莲花村,太子老母知你为人忠厚,又有学问,特派我下凡陪伴终身。”世上哪有这样美好的姻缘?当晚二人就在茅屋相互拜过,又向双亲麦札(墓)所在的西方拜了三拜,成了“尼卡哈”(婚事)。
  
  光阴如黄河的流水,滔滔奔去。黄河两岸一绿一黄又过了一年。阿里夫妇男耕女织,恩爱无比,—个火焰焰的家庭眼看又起来了。仲夏的一天,阿里正在庄稼地里干活,总觉得心慌意乱,手不听使,好像要出什么大事似的。他急忙跑回家去,门口无人迎,屋里静恰恰,只见几片白鸽子羽毛胡乱地撒在院里,随风滚动。阿里心急如火,左寻右找,见墙上工工整整地写着一首诗:  
  白鸽今日遇老鹰,
  
  是死是活尚难定;
  
  有情找上鹰鹫峰,
  
  无义请莫出大门。
  
  阿里一看,天旋地转,失声痛哭道:
  
  剪下的羊毛捻成线,
  
  一条一条地断了;
  
  维下个尕妹才十天半,
  
  指甲连肉地散了。
  
  哭呀!哭呀!直哭得天昏地暗,石头流泪。第二天,阿里背上干粮,销上房门一直向鹰鹫峰方向走去。走了不知多少路,当他来到一座山前的时候,看见一个老阿爷在山顶上挖了个灶火门,正在点火烧水。阿里了暗想:这老人真傻,火焰离锅底十几丈,能烧开吗?一边想,一边上前问老阿爷:“请问老阿爷,你的水哪年哪月才能烧开啊?”老阿爷耐心解释:“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嘛!”阿里听了心里一动。忽然,狂风大作,飞沙走石。阿里和老阿爷抱头趴了一会儿,天才慢慢地明朗起来。阿里问老阿爷:“阿爷,夏天为啥刮怪风?”老阿爷说:“你不知道,这鹰鹫峰的的老鹰近日抓来了一个白鸽仙女,制服不了她,正在使性子。每天一次。”阿里听完,大吼一声,飞一般地向山顶跑去……。
  
  石崖根里的清水泉,
  
  柏木桶, 
 
  担给了千年者没干;
  
  若要我俩的婚姻散,
  
  三九天,
  
  冻冰上开一朵红牡丹。
  
  凶恶的豺狼虎豹挡住了阿里的去路。他牢记着烧水老阿爷的话,弄了一百个白腊杆子,一步一枪,打退了野兽;漫山的黑刺林又挡住了阿里的去路,他劈一根,走一步,开出了一条路。  
  有一天,阿里走着,前面传来了刺拉刺拉的声音。走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位老阿奶手拿条钢扁担,在一块黄牛大的青石上磨着。阿里见了诧异,上前出了一个“赛俩目”(您好!)问道:“阿奶,您在磨啥?”老阿奶回答:“我家姑娘正缺一根绣花针,我在磨一根给她用。”阿里听了哈哈大笑:“阿奶,这么粗的钢条,几年能磨出个绣花针?”老阿奶用教训人的口气说:“钢梁磨成针,功到自然成。你从家乡到这里,不也是下了大功夫吗?”阿里听了赞叹不已,又听老阿奶说:“你已经走了三百三十三天,到鹰鹫峰还得走三千三百三十三天,你能走到吗?”阿里说:“你的钢梁能成针,我一定能走到鹰鹫峰。”说完就走了。
  
  翻过了千座山,淌过了万条水,阿里终于来到了鹰鹫峰前,抬头一看,只见:
  
  鹰鹫峰高了者实高了。
  
  半山腰,
  
  五彩的云彩行绕了;
  
  万丈的石山垭巴没路了,
  
  远处看, 
 
  青石崖就像个刀刀。 
 
  阿里看着,伤心地哭了起来:
  
  阴山的牡丹雪压了;
  
  灵芝草搭不上架了;  
    
  不明不白地离开了;
  
  啥原因我俩人罢了?
  
  山峰上也传来了歌声:
  
  青枝绿叶山丹花,
  
  石垭巴崖上长啥;
  
  今日想起从前的话,
  
  清眼泪不由地淌下。
  
  阿里听得真切,这明明是白鸽子的声音。但只听见声音见不了人啊!他决心要借来磨针阿奶的钢梁,在石崖上开一条石梯子爬上去。阿里准备返回去借钢梁,一转身,后面放着—个像钢梁一样大的钢钎。阿里高兴极了,拿了钢钎就干起来。
  
  四月八立夏太早,
  
  树枝上站的是“长高”(布谷鸟);
  
  我二人操心时一处儿到,
  
  一个人操心时枉操。 
 
  干了三个冬天三个夏,换了三个钢钎二个把。一天,整整齐齐的石阶梯终于到了峰顶。阿里打着最后一级阶梯,挂着钢钎刚要爬上,忽然,随着一阵狂风,大鹰直向阿里扑来。阿里沉着应战,将钢钎向大鹰一举,一股缸—样粗的火焰喷起,把大鹰烧成了灰。
  
  阿里昏沉沉,稍—清醒,就听见了白鸽子的声音:
  
  黄河干了海干了,
  
  海里的鱼娃儿见了;
  
  不见的人儿可见了,
  
  心里的疙瘩儿散了。
  
  阿里举目望去,只见那磨针的阿奶(即太子老母)领着白鸽子仙女,向阿里满面笑容的走来,大家见了面。那个太子老母又领他们踏着云彩,回到老家。从此夫妻团圆,白鸽子仙女阿西娅烧掉了自己的羽毛外衣,踏踏实实地过起男耕女织、幸福美满的生活来。真是:
  
  一对儿鸳鸯游水湾,
  
  风吹浪打者不散;
  
  美满姻缘一千年,
  
  钢刀再剁也不断。
  
  这个故事流传于青海回族群众之中。由伊卜拉欣·乌斯曼搜集整理。

[打印本稿][发表评论][关闭窗口]
 
 
 相关链接
  • 维吾尔不朽的长诗《福乐智慧》2007/07/25
  • 土尔扈特文学2006/02/08
  • 回族的传统节日2009/05/14
  • [图文]:回族饮食特点2009/10/10
  • 回族人的“粉汤油香”文化2007/07/03
  • 新疆花儿2010/04/01
  • 回族的民间文学2009/05/14
  • 回族的民间文学——唐瓶与汤瓶2009/05/14
  • 回族与伊斯兰文化2009/05/14
  • 回族的民间文学-不见黄河心不死2009/05/13
  • .

    中国新疆网版权所有 北京五洲泛华网络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制作
    Copyright© China Xinjiang Web
     值班电话:13651236230  主编信箱
    京ICP备09057257号-9 京公网安备1101080031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