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特玛湖重生后的“容”与“度”
时间:2022-09-15 | 来源:新疆日报 | 作者:刘东莱
俯瞰塔里木河干流下游主要支流其文阔尔河畔的放牧点(8月22日无人机拍摄)。 石榴云/新疆日报记者邹懿摄

  石榴云/新疆日报记者 刘东莱

  63年间,塔里木河尾闾台特玛湖经历了从生到死,继而重生的过程。如今,它凤凰涅槃,发生着远超以往的深刻变化。这是一个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湖泊,湖面的盈缩对整个塔河流域水资源的科学配置,产生着举足轻重的影响。

  湖之重生

  奔流不止的塔河,在塔克拉玛干沙漠东南缘,最终注入台特玛湖。1959年,当时的国家测绘总局数据显示,台特玛湖湖面面积达到183平方公里。

  那时任何人都没有料到,这竟是台特玛湖在之后数十年里面积的峰值。随着上游用水需求剧增和气候变化,流入台特玛湖的河水逐年减少。1972年,塔河自大西海子水库以下河道断流。又过了几年,这片大湖消失了。

  但这只是台特玛湖的“弥留期”,真正的“死亡”是生态系统的崩溃。紧随湖面消失的是湿地,接着是红柳、胡杨。仿佛癌细胞扩散一般,很快,断流区域自湖区上溯约400公里,整个塔河下游生态被逼入绝境。

  塔河边上的英苏村村民,因为无水,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慢慢搬离了故土。“我们就追着水走,离家越来越远。”8月22日,68岁的吐尔迪·加汗回忆说。他们赶着羊群,穿越翘着巨大盐碱壳的台特玛湖湖床,四处放牧,最后在若羌县城附近的铁干里克镇安顿下来。之后几年,“老英苏”彻底成为一个单纯的地理名词,残破的村庄被遗落在枯杨败草间。

  台特玛湖的干涸成为塔河下游生态走廊支离破碎的预兆。当218国道屡次被淹没在流沙中时,人们开始拯救这条“奄奄一息”的大河。2000年,国家层面的塔里木河流域近期综合治理项目开始实施,107.39亿元的治理经费,投向南疆29个县(市)和18个团场。

  库尔干距离台特玛湖16公里左右,现在这里胡杨茂密,红柳遍地,静水流深。对塔里木河流域喀什管理局上中游管理处副处长木塔里甫·托和提来说,“库尔干”成为他人生中最重要的记忆之一。

  2001年7月20日,为寻找被风沙淹埋的河道以便提前疏浚,木塔里甫等3人受命从库尔干出发,向台特玛湖方向勘测塔河河道。烈日炎炎,无所遮挡,3人很快中暑,同事刘选新长眠在了河道旁的沙丘上。木塔里甫说:“输水20多年,我们老哥把命都放在这儿了。今天塔河下游河道沿线植被繁茂,随处都有荫凉,这么大的变化,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自豪!”

  就这样,台特玛湖,复生了!

  治水扩容

  8月21日,距离台特玛湖300多公里的大西海子水库,生态水通过闸门汹涌而下,一路奔流向南。塔里木河流域干流管理局下游处处长徐生武听着涛声感慨万千:“刚开始输水时,人们拿着铁锹,跟着缓缓的水头走,哪里不通了就铲开。哪像现在,这么大的一条河,人哪敢下去!”

  “塔河生态输水最开始是补充沿线的地下水,所以水下得很慢,但经过多年生态输水后,塔河下游河道沿线的地下水已经比较充分,水就会更快流向台特玛湖。”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凌红波说。

  距离台特玛湖约20公里的塔河河道中央,5号节制闸孤零零立在河里。“这闸也就7米宽,已经失去作用了。”徐生武说,“当初建时没想到塔河如今能下泄这么多水,现在的河道断面已经有30米宽了!”

  这座闸建于2006年,之所以仅7米宽,是因为7米的断面已是当时对下泄生态水量的最高期望。“我们当时只管干流,对塔河源流不具备管理权限,而干流根本不产流。”徐生武说。

  落后的体制正是阻碍塔河治理的关键因素。2011年,自治区将塔河四源流管理机构整建制移交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局,“九龙治水”的局面得到根本改变。生态水从上游源源不断流入台特玛湖。入湖水量得到充分保障,台特玛湖也发生了巨大变化。

  水草丛生的湖泊里,白鹭悠闲踱步,野鸭自在憩息。湿地取代了沙漠,曾经盐碱壳遍地的湖床重归平整,铁路、高速公路和国道从湖区平安穿过,邻近的若羌县也有了一道坚实的生态屏障。

  但台特玛湖的治理远没有结束,它独特的性质,需要人们对湖区环境进行更缜密周全的思考。

  盈缩有度

  站在台特玛湖的湖床上,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一个湖泊,平坦的大地上,只有远处的沙丘能衬托出些许落差。地面遍地芦苇,绿色从脚下铺展向远方,让这里更像是草原。

  “这是台特玛湖的重要特点,很浅,水最深处也就1米左右,又非常平坦,入湖的水就只能向四周蔓延,它没法变深,只能变大。而这一地区蒸发量非常高,年蒸发量在2900毫米左右,所以台特玛湖不宜维持过大湖面,否则很多水就白白蒸发掉了。”凌红波说。

  站在湖床上,塔里木河流域干流管理局局长艾克热木·阿布拉指向不远处汇入台特玛湖的一条大河说:“生态输水的目标是水到台特玛湖,对于水面维持多大并没有明确要求。经过中科院新疆生地所测算,要达到既保持当地适宜的生态环境,又不至于对水资源产生浪费的目标,台特玛湖的湖面应该维持在30至110平方公里左右。如今台特玛湖的湖面大概有60平方公里。”

  艾克热木所指的大河,是车尔臣河。就在今年,车尔臣河流域管理机构移交给塔管局,后者疏浚水道,让原本脱离塔河水系的车尔臣河重新与台特玛湖相接。车尔臣河和塔河从不同方向汇入台特玛湖,形成了湖区补水丰枯相济的格局,提高了台特玛湖生态输水的保证率。而这引起了塔河流域一系列变化。

  “台特玛湖保持适宜面积,是牵一发动全身的事。上游不用将水过量输往下游湖区,就可以更多用于流域内经济社会发展。同时可以更多地将生态水用在中上游和源流区的胡杨林等天然植被区域,这是今年在塔河全流域发生的显著变化。”塔管局水量调度管理处处长何宇说。

  在库车市塔里木乡,种棉大户张刚心情格外好,“今年水很足,远比以往要足,我种了这么多年棉花,就今年心情最放松了,没有为水紧张过。”而这位等待收获的农民并不知道,他的丰收很大程度上,来自于千里之外一面湖泊的盈缩有度。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