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学成后 我为什么回到新疆”
时间:2022-08-01 | 来源:新疆日报 | 作者:
“海外学成后 我为什么回到新疆”(一)
——新疆欧美同学会部分留学人员采访录

  新疆好不好,生活在这里的人民最有发言权。近年来,新疆大局和谐稳定,各族群众安居乐业。对此,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把尺,任何诋毁污蔑,都不能抹杀新疆的发展进步。

  近期,多位新疆欧美同学会留学人员接受采访,讲述了自己从海外学成后,回到新疆、建设新疆的故事,用亲身经历击碎各种谰言。

  建议到新疆走一走,听一听,看一看

  “从木合布力到木老师、到木教授、木院长,我的每一个成长进步——都离不开国家的培养。如果我再次见到我当年的老师和同学,我一定会给他们描述我回国后在党的培养照顾下得到各方面全面发展的情况;给他们讲新疆社会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所发生的发展变化、新疆跟全国同步实现脱贫并奔赴小康社会的巨大成就。也会建议他们到新疆来走一走,听一听,看一看。”

  木合布力·阿布力孜:新疆医科大学药学专业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曾经在法国留学7年。维吾尔族,出生在新疆喀什,是国家公派的留学生。

  木合布力说,在法国学习期间,我进一步巩固了对药学专业的浓厚兴趣,进一步开阔了药学研究的视野。当时的科研平台和环境对专业发展很有利,我跟导师一块去比利时参加国际学术会议并发言;给南锡大学的研究生们上课;联合申报大型课题并中标获得资助等。

  完成学业后有了种种选择,比如留在法国工作,或者去导师推荐的美国大学做博士后。但最后我还是选择回国,因为我觉得,我学习的较先进的药学专业知识和高新技术,对祖国的发展、对新疆药用资源开发研究非常有价值。在新疆,我把西方大学里学过的专业知识与祖国西部边疆地区的实际需求相结合,紧紧围绕着地区重大疾病的药物干预和地区药材资源的开发研究工作,前后申报立项5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其中1项为国际合作项目),开展前沿的基础研究和关键技术创新,申报16项国家专利,研制12种中药组合物,研发11种服务型核心技术,筛选15种抗癌候选药物,为创新成果的转化奠定了基础。

  上学时,我也给我的国外导师和同学们介绍过美丽新疆的青山绿水和大沙漠,丝绸之路的文化风景,新疆各民族团结友爱、共同建设美好新疆的真实情况,他们也特别好奇。

  我的导师,法国南锡第一大学药物研发中心主任,大学前任管科研的副校长,在新疆医科大学的邀请下,来访问过新疆,做了学术讲座,并成为新疆医科大学客座教授。他感受到了美丽新疆的风景和饮食文化,也亲眼看到了各民族同行们的热情接待和团结合作的工作情景,感到特别佩服。这样的老师我们也很尊敬的。

  我的经历只是新疆广大少数民族知识分子的一个缩影。建议到新疆走一走,听一听,看一看。

  “强迫劳动”真是一个出发点特别不纯的说法

  “我对外国抹黑新疆的事情特别反感,新疆人民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我们最有发言权。我们新疆民族团结做得特好,我根本没有自己是少数民族的想法,外国势力就看不得我们好,棉花事件让我们很生气,棉花招惹谁了?”

  加孜那·托哈依:一位哈萨克族留日医学博士,现任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呼吸与呼吸危重症中心党支部书记、中心主任、内科教研室副主任、硕士生导师。

  加孜那说她是家里的长女,出生在阿勒泰。爱好文学的父亲为她取名“加孜那”,哈萨克语的意思是“花的原野”。而新疆就是她内心里的花的原野。

  加孜那在乌鲁木齐高中毕业后在西安读医科大学,毕业后回到新疆,得了自治区优秀毕业生奖,“奖品是一个半导体收音机”。工作十年后,加孜那自费到日本开始了留学生活。

  刚到日本时,她主要研修空气污染与呼吸道疾病,后来被引荐给日本大学医学部的新疆医科大学的客座教授小泽友纪雄。加孜那说,在日本大学医学部的心血管科跟着老师出诊,因为有十年在新疆的临床经验会看X光片,做诊断也比一般的医学学生要准确很多,因为学习成绩优异,还获得了奖学金,“老师还给免了学费”。提到老师,加孜那还是充满了感谢。

  在日本,加孜那看到当地正在研发推广便携式心电图传输系统,以方便对偏远小岛的病人进行远程诊疗及健康管理。心里觉得这技术特别适合新疆。“学习起来劲头特别大,参与了两三种机型的产品系统的开发和应用。”加孜那说。

  2003年3月17日,加孜那获得了医学博士学位。3月31日,她就登上了回国的班机。日本的老师们很舍不得她,就在加孜那登机的前一天,导师还安排她在一个讲座发言,另外一个老师甚至问她是否愿意去他们的家族医院里工作。

  加孜那说,我回国的决心还是挺坚决的。学习国际上的先进技术,增长认识,扩展视野,看问题就不会被人蛊惑洗脑:人生的理想和祖国的发展应该是结合的、统一的。对于我祖国的现状我清楚,我知道应提高哪一个点,所处环境的需求是什么,我是中国人,我就是要为我的国家做事,把最好的时间最佳的状态留给祖国。我想得还是挺清楚的,没有被诱惑。

  加孜那说,我的日本老师曾多次来过新疆,还获得过外国专家天山奖。如果我再见到他,我要跟他说我们的生活比那时候还更好。

  加孜那说,我对外国抹黑新疆的事情特别反感,觉得外国人为什么管我家的事。新疆人民生活在这片土地上,我们最有发言权。我在单位,从没听说少数民族有什么迫害,至于“强迫劳动”,没有这个事,劳动是创造财富的,不管什么民族,社会都是要劳动的,那是人权,不让人劳动才是问题。我亲眼看到来乌鲁木齐打工的女孩子得到了自己的劳动报酬,买衣服首饰,非常高兴,自己的美丽真是自己创造的,“强迫劳动”真是一个出发点特别不纯的说法,不让劳动是为什么呢?我们的中学小学都有劳动课,这是教育方针,不是强迫的。

  加孜那说,我们新疆民族团结做得特好,我根本没有自己是少数民族的想法,各民族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家庭里就有很多民族团结的故事。外国势力就看不得我们好,棉花事件我们很生气,棉花招惹谁了?

  (执笔人:徐春昕)

  (原载6月28日《中国新闻》)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