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禁区”的气象服务记录
时间:2022-07-07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作者:王子君 陈佳佳
  中新网北京7月6日电 题:“生命禁区”的气象服务记录

  作者 王子君 陈佳佳

  空气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区的40%左右,年平均温度0摄氏度以下,放眼望去,无边的高原高寒荒漠草原,这里是被称为人类“生命禁区”的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从4月15日入藏起,中国航天科工二院23所航天新气象公司“羌塘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气象监测系统”项目建设的工程师们,已经持续在这里工作了两个多月。

  第一站,可可西里

  4月25日,工程师马洪杰与张宁从安多县出发,往格尔木方向,深入无人区500多公里,到达可可西里的核心区域,安装第一套生态站。

  这段路前100公里是公路,后400多公里是碎石路。好在运气不错,天气较冷,沼泽泥路还没有化冻,车辆通过性比较高。即便如此,一些地方货车还是会陷进泥潭,需要用小车拖拽才能前行。快到站点附近有一条河,只能凭大致方向牵引着货车前进,这是整个路程中最难走的一段。全程走了近12个小时,回想这500多公里的路程,马洪杰还是心有余悸。

  “这大概是我最艰苦的一次出差了,海拔高,稍微干点重活就喘不上气,因为气候太过干燥,每天早晨起来鼻子里都是血块,紫外线太强脸上爆皮,收获了西藏民众同款紫脸膛。”

  到达现场后,住宿条件简陋,他们寄宿在野生动物保护站的一间堆杂物的房间中,虽然不透风不露顶,但是屋内屋外一样冷,大家就着羽绒睡袋和衣而睡,早晨起来,屋子里的红牛已经带上冰碴。

  当地白天气温在零下10摄氏度左右,且风大,身体失温速度异常快。幸亏有野生动物保护站提供的热水,大家一天能吃上两顿泡面。虽然高原沸点低,水只能烧到七八十摄氏度,泡面只能刚刚泡开,但是“温、饱”两件大事的解决,使大家异常满足。

  到达站点的第二天,下了近十公分的雪,现场温度太低,干一会儿活,手就没知觉了,戴着手套拧螺丝不方便,只能烧包装箱生火,汲取温度让手不那么僵硬,方便继续干活。

  站点安装现场一到下午就大风大雪,装好风速探测设备后,大家测试了实时风速,“最大风速19米/秒,八级风,能吹断树枝”。为了多一些有效的工作时间,大家只能每天尽早出发,争取上午多干活。

  由于低温,手机、电脑容易死机。马洪杰的新电脑调试一会儿就会冻关机,只能上车用暖风烤一会再继续调试,而张宁的电脑彻底冻坏了,光是一套设备的调试过程就用了整整一天时间。

  两个多月的时间里,23所气象团队完成了所有站点的安装架设和调试工作。

  “一直在路上”

  “西藏太大了,站点从西藏东部与青海交接的安多县分布到了西藏西部与新疆交接的日土县,我们租车一共跑了两万两千公里,平均每天三百多公里,真正践行了什么叫‘一直在路上’。”马洪杰说。

  开车经过的地点海拔最高处是5500米,张宁第一次感受到高反的可怕威力,“浑身发麻,眼睛发黑,头疼,上不来气。”

  马洪杰说:“有一个站点在冰川下面,每天都有比较大的降雪,我们调试的时候害怕电脑进水,就把买的帐篷篷布盖到头上,钻到里面去调试,也是一个独特的体验。”

  安装过程异常艰苦,但是大家也会苦中作乐,“旅途”中的美景给了他们不一样的感受。

  “脸很方”的藏狐、雪山下奔驰的羚羊、荒原上高傲的野牦牛、平滩上蓄势待发的野狼、山谷间自在的雄鹰……曾经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珍稀动物,在安装产品的路上常能遇见。天空和雪山一样纯净,湖泊和草原相互映衬,冷冽空旷,野性磅礴,每一处都美得像壁纸。

  “路上跟野牦牛对峙过一次,它站在路上直勾勾地盯着我们,我怕他顶车,不敢往前开,在原地耗了好久,当地人讲,单个野牦牛攻击性也很强,有把车掀翻的力量,不能跟它对视,要尽量绕着走,好在这次有惊无险,平安继续后面的行程。”马洪杰说。

  这次与保护动物的亲密接触使工程师们感受到了曾经的“生命禁区”如今孕育着浓浓的生命气息,也深切体会到保护生存环境的意义,自己做的生态环境变化监测工作也变得更加必要。

  马洪杰说:“这里海拔高、降雨少、干旱寒冷,生态环境脆弱,希望我们的生态监测系统,有助于保护区生态环境变化的监测工作,推动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保护好这片美丽的土地。”(完)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