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第三条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通车
时间:2022-07-01 | 来源:新疆网 | 作者:王媛媛
6D$T35X(@_X{FL{4)2IU`1Q

道路两侧修建了防沙固沙的“草方格”。(乌鲁木齐晚报全媒体记者王媛媛摄)

6Y_$ZJJ(]KIIC{N@CE`RMIN

6月30日,S254线尉犁至且末公路正式通车。(通讯员姚龙摄)

@)DH~$1Q5BFW]T)JVZHKZCU

工人正在进行最后的收尾工程。(乌鲁木齐晚报全媒体记者王媛媛摄)

80UF{QRL3}X%{J``1K)PZDU

推土机正在推沙山。(通讯员姚龙摄)

QQ图片20220630093656

  

  新疆网讯(乌鲁木齐晚报全媒体记者王媛媛 通讯员姚龙)6月30日,新疆第三条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公路——S254线尉犁至且末公路正式通车运营,公路全长334千米,其中沙漠路段307千米。

  6月29日,记者驱车提前探访了尉犁至且末公路,公路位于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境内,总体走向由北向南。在连绵起伏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一条黑色的柏油路穿越在金黄色的沙海之中,壮观宏大。

  塔克拉玛干沙漠被称为“死亡之海”,是中国最大的沙漠,也是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尉犁至且末公路是继轮台至民丰、阿拉尔至和田两条沙漠公路之后第三条穿越“死亡之海”的沙漠公路,也是目前世界上流动沙丘分布最广、施工条件最恶劣、施工难度最大的沙漠公路。

  中国交建新疆乌尉公路包项目尉犁至且末公路项目经理王云飞说,项目自2017年10月26日开工以来,上千名建设者奋战1700个日夜,克服无水无电无信号无便道无人烟等困难,完成挖填2500万立方米,推平32处高大沙山,填平28处丘间洼地,攻克沙漠地区风积沙路基填筑关键技术难题,科学调配人、财、物,精心组织施工生产,确保了按时通车目标。

  在距离且末县100余千米处,十余名工人正在进行最后的机电收尾工程施工。中国交建机电局尉犁至且末公路机电建设工程施工负责人常盼说:“眼看着沙漠公路配套设施一点点完善,我们也特别自豪,能够参与这么壮观的工程。”

  尉犁至且末公路是自治区“十三五”规划的“6横6纵”公路网主骨架的重要组成部分。项目北起尉犁县,经塔里木河、胡杨林、罗布人村寨、车尔臣河,南至且末县塔提让乡,与国道315线、若羌至民丰高速公路分别连接,采用二级公路标准,设计时速80、60千米/小时。共设置特大桥1座,大桥2座,中桥1座,小桥2座,涵洞38道,平面交叉9处,服务区2处,养护工区2处等。

  尉犁至且末公路通车后使且末县到库尔勒的行车距离缩短了350千米,行车时间将从12个小时缩短到6个小时左右,将有效改善当地群众出行距离长、生活成本高、农产品销售难的状况,进一步连通融合沿线重要旅游景点,促进区域旅游资源开发利用,对完善国家公路网、推动南疆发展具有重要意义。

  施工难点

  30层楼高的沙丘被“削平”

  修建沙漠公路最大的挑战就是推开沙丘。尉犁至且末公路途经区域有30多座高大的沙丘,最高的一座近百米高,相当于30层楼高,同时还分布着丘间洼地。

  王云飞说,这座最高的沙丘挖方量达150万立方米,为了攻克这只“拦路虎”,最终选定“横推、斜推、纵推三层推法+皮带机传输施工法”。

  “皮带机传输施工法”主要是参照煤矿运输方式,设计出了输送带,以沙丘底部作为输沙段,另一段延伸到填方段或弃土场,实现了24小时不间断输沙。同时风积沙无粘聚性、表面松散,项目自主发明“沙基整平板”,保证了路床的平整度。

  最终40多台大功率履带式推土机整整推了150天,才彻底把这座沙丘“削平”。

  “那段时间塔克拉玛干沙漠最热的时候,地表温度接近70℃,滚烫的沙子从鞋底直透脚底板,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一边干活,一边来回走动,才能稍微好一点。在这里,大家都成了现实版的愚公,每天都在不停地挖山。”中国交建新疆乌尉公路包项目尉犁至且末公路项目总工程师井文云说,项目全线路基填挖量达到2500万立方米,相当于普通自卸车拉运100万车次。

  昨日16时,在探访沙漠公路中,记者将温度计放在手中,1分钟过去,温度计显示44℃,将温度计放置在地面上2分钟,温度达到温度计的最大量程50℃。

  高温酷暑、黄沙漫天,建设者就是在这种环境下坚守,开拓出一条沙漠公路。

  固沙治沙

  “草方格”面积相当于8100多个标准足球场大

  在公路两侧可以看到沙丘上网状的草方格环环相扣,连成一片,颇为壮观。一阵风吹来,沙尘骤起,但被草方格阻挡,并未飘荡至路面上。这就是被外国专家和网友称为“中国魔方”的“芦苇草方格”技术。

  井文云说,项目建设者提出了“沙漠修公路,治沙要先行”的建设理念,坚持建养并重,沿线修建了5800多万平方米的草方格,减缓了风积沙的运动。

  “一个国际标准足球场面积为7000多平方米,我们修建草方格的面积相当于8100多个标准足球场大。”井文云说,草方格是用麦草、稻草、芦苇等材料,在流动沙丘上扎设成的方格状挡风墙,不仅能使地面粗糙,减小风力,还可以截留水分,提高沙层含水量,有利于固沙植物存活。

  草方格外围还建了绿色防沙栅栏。井文云说,防沙栅栏先将风沙的威力卸下来一部分,为草方格分担“压力”,二者最终形成挡沙、固沙立体式防沙体系。

  生态保护

  建塔里木河特大桥保护胡杨林生长

  从尉犁县出发约50千米处,公路旁一棵郁郁葱葱的胡杨树格外醒目。与塔里木河周边茂密的胡杨树相比,这棵胡杨树显得有些“孤独”,四周是一片沙海。

  在王云飞的手机里,留存了几十张这棵胡杨树的照片。王云飞说:“当时看到它时,树叶零零星星的,因为在边坡上,不影响主道,我们将它保护了起来,没想到第二年春天干枯的树枝上长出了嫩芽,生命力特强。”

  据悉,尉犁至且末沙漠公路约有307千米穿越流沙,跨越塔里木河和车尔臣河,沿途生态环境极其脆弱。在沙漠公路建设过程中,项目团队始终高度重视生态保护,认真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

  这条公路设计时,要穿过一片胡杨林密集区,为了保护胡杨林的生长,最终决定建设造价更高的塔里木河特大桥。塔里木河河道50米宽,而修建的特大桥长1300米。

  “如果以路基形式建造这座特大桥,施工区域面积会更大,也会对塔里木河生态再次造成破坏。”王云飞说,因此设计时就特意加长特大桥的长度,实现最大限度的保护、最小程度的影响、最有力度的自然恢复。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