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建狂魔”再度穿越无人区!究竟多厉害
时间:2022-07-01 | 来源:央视新闻 | 作者:郭淼 蒋雪娇
  6月30日,新疆尉(yù)犁至且末公路——尉且公路正式通车。

  它是目前世界上流动沙丘分布最广、施工条件最恶劣、施工难度最大的沙漠公路。中国建设者如何在无水、无电、无信号的地方建公路的?五年时间里,建设者们都克服了哪些困难和挑战?一起来看

  首道难关:沙山、盆地

  “40多台推土机推了150天”

  尉且公路连接尉犁县和且末县,位于天山南坡与阿尔金山北麓之间的塔里木盆地,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腹地。

  公路全长334公里,沙漠段长就有307公里,途经区域高大的沙山达30多座,是继轮台—民丰、阿克苏—阿拉尔—和田两条沙漠公路之后,第三条穿越“死亡之海”的公路。

  在沙漠中建公路,最大的挑战就是沙。

  项目负责人表示,自己“从未见过这么大的沙包”:“我们施工人员吃住都在现场,驾驶着40多台大功率履带式推土机整整推了150天,才彻底把这座山‘削平’,仅这个沙山的挖方量就高达150万方,占整个工程挖方量的八分之一。”

  第二道难关:酷热、少雨

  “地表接近70摄氏度,甚至能煎熟鸡蛋”

  塔克拉玛干沙漠全年平均降水不超过100毫米,而平均蒸发量却高达2500—3400毫米。工作人员称,酷热是建设团队面临的第二道考验。

  “塔克拉玛干沙漠夏季温度非常高,有40多度,地表温度接近70摄氏度。在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滚烫的流沙可以煎熟鸡蛋。为防止中暑,现场作业人员平均每人每天要喝掉8—10升水。但取水也很费劲,主要是从沙漠外面往里运输,离施工地最近的取水点往返一次也要250多公里。”

  400多名工人、700多天

  一锹一锹、一脚一脚踩出“中国魔方”

  在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修公路,光靠吃苦耐劳还不够,关键是要解决好防沙固沙难题。

  那么,怎样保护公路免遭黄沙掩埋?建设者采用了“中国魔方”,体现中国智慧的“草方格”技术。

  据介绍,“草方格”就是用芦苇材料在流动沙丘上扎设成方格状的挡风墙,通过让地面变粗糙,减小风力,阻挡流沙。

  项目负责人表示,在起伏不平的沙地施工,机械化派不上用场↓↓↓

  首先要人工将每捆70公斤的芦苇扛进沙漠,运送到指定位置后在沙丘上划好施工方格网线;

  再将修剪整齐的芦苇横放在方格线上,用铁锹将芦苇从中间嵌入沙中,使草的两端翘起,露出地面高度约20—25厘米;

  之后再用沙子牢固根基,最终形成长宽各1米的方格。

  “尉且公路5800多万平的草方格就是靠400多名作业工人,用了700多天时间一锹一锹插下去、一脚一脚踩出来的。”

  一条路带动地区致富

  尉且公路是新疆的第三条沙漠公路,它的通车将极大方便尉犁县和且末县群众的出行,改善当地农产品销售难的状况。

  此外,尉且公路穿越区域为塔里木盆地石油地质蕴藏富集带,这将为未来石油天然气的勘探、开发、运输等提供有力支撑,进一步推动南疆地区经济社会发展。

  世界最长沙漠高速公路——京新高速公路

  中国建设者一直在不断创造世界奇迹。2021年6月30日通车的京新高速,堪称世界最长沙漠高速公路。

  京新高速是一条连接北京—乌鲁木齐的高速公路,出北京,过河北、山西,穿内蒙古、甘肃,抵新疆。其中穿越戈壁、荒漠地区,自然条件极其恶劣,内蒙古境内更是有近500公里路段穿越无人区。然而,严苛的条件难不倒坚毅的中国基建人,百年通疆大道之梦终于实现。

  总台央广记者/郭淼 蒋雪娇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