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安得双全法,你为戍边我为卿
时间:2022-06-01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作者:张文文 唐云娇
世间安得双全法,你为戍边我为卿——新疆警嫂周莎的守候
世间安得双全法,你为戍边我为卿——新疆警嫂周莎的守候
图为陈畅、周莎、儿子陈楷瑞一家三口合影。受访者供图。

  中新网北京5月31日电 题:世间安得双全法,你为戍边我为卿——新疆警嫂周莎的守候

  作者 张文文 唐云娇

  “我和周莎在一起13年了,这13年里我守着库地,她守着我”。新疆边检总站喀什边境管理支队库地边境检查站政治教导员陈畅在电话那头接受采访谈到妻子,和讲戍边故事时不太一样,显得温柔许多。

  20年前,18岁的陈畅揣着少年的“军旅梦”来到新疆。这个从湖南来的“倔伢子”在喀喇昆仑山脉深处的库地边境检查站一守便是15年,并获得新疆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首届“十佳戍边民警”荣誉称号。

  而周莎,在陈畅漫长的戍边路背后,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又一笔,勾勒出一幅又一幅关于警嫂守候的画卷。

图为陈畅带领民警查看边境辖区物防设施。受访者供图。 受访者供图
图为陈畅带领民警查看边境辖区物防设施。受访者供图。

  命中注定的爱情

  “陈畅穿上军装是命中注定,我爱上穿军装的他更是命中注定”,谈起爱情,电话那端的周莎娓娓道来。

  陈畅和周莎的父母同村,父辈就是好友,连二人的生日都是同月同日。自有记忆起,周莎屁股后面整天跟着一个小黑孩,就是陈畅。

  但成长总是伴随着离别,高中毕业后,周莎到外地读大学,毕业后在广州就职;陈畅去新疆当兵后探家次数少得可怜,两家越搬越远,渐渐没了联系。

  2009年夏天,正在探亲休假的陈畅终于赶上了一次高中同学聚会,与青梅竹马的周莎重逢。

  周莎看着眼前这个小伙,虽黑黑瘦瘦,却十分精干,脸庞棱角分明散发着英气,经过部队7年的锤炼,陈畅俨然拥有了周莎心目中的那般军人气质,熟悉的感觉中迸发出新的情愫。

  二人顺其自然地谈了恋爱,一切都刚刚好,就像上天安排好的一样。

  2018年公安边防部队整建制转隶为国家移民管理局,周莎试探性地问陈畅:“咱回家吧?”

  不料陈畅突然严肃起来:“难道你嫁给我仅仅是为了这身军装吗?”

  “是,但更多的是你穿军装时做的事。”

  关于陈畅入伍以来取得的成绩,周莎如数家珍,“2012年被自治区公安厅表彰为‘第二届亚欧博览会边防安保工作先进个人’;2015年记1次三等功、总队表彰优秀共产党员;2021年记1次三等功,获评总站首届‘十佳戍边卫士’……”

  “还有连续9年的先进个人”,陈畅憨憨一笑。

  “加上去年的,已经连续10年啦。”关于陈畅的荣誉,周莎比他本人记得更清楚。

  陈畅说:“这军功章上啊,也有你的一半。”

  周莎笑而不语,十五六岁时的倔强少年经过万千打磨,坚定执着的模样依旧拂动着她的心。

图为2018年7月陈畅一家在赛力亚克达坂处合影留念。受访者供图。 受访者供图
图为2018年7月陈畅一家在赛力亚克达坂处合影留念。受访者供图。

  翻山越岭来看你

  “每次去见他都要翻山越岭,好比‘西天取经’一样,我刚开始也不理解,为什么要去那么远的地方工作。”谈起亏欠,周莎最耿耿于怀的就是离家太远。

  2018年暑假,周莎带着儿子陈楷瑞第一次从湖南长沙跨越5000多公里到新疆看望陈畅。

  从新疆喀什叶城县出发,沿着G219国道一路攀升,一座座雪峰耸立着,车窗外便是万丈悬崖。周莎一路握着车顶扶手,怀里紧紧抱着儿子,160公里的路程硬生生走了3个半小时。

  “这是新疆通往西藏的唯一通道,我们检查站更是这条线上唯一的24小时通关检查站”,陈畅向周莎介绍自己的工作单位,语气带着些许自豪。

  库地边境检查站地处山口,小小的检查站夹在两座大山之间,营区面积也就一个学校操场大。周莎一面不解陈畅的自豪从何而来,一面又为他感到辛酸。

  陈畅拉起周莎的手快步走了起来,“带你去看看我们的宝库”。推开荣誉室的门,墙上挂满了奖牌,桌子上也摆着各式各样的奖杯。“你别看我们检查站小,得过的荣誉可不少。”

  “教导员收到请回答!”

  “收到!”

  “库地小组的阿布杜卡德尔大爷牵着羊在营区门口找你。”

  “我现在过来。”

  陈畅正准备给周莎详细介绍每一项荣誉的背景,对讲机里传来了哨兵的呼喊。

  “听说你媳妇来,我的羊肥的很,给你媳妇尝尝我们新疆的羊肉串”,维族大爷看见陈畅走过来,隔着老远就开始大声呼喊。

  “大爷,羊嘛,不能要,改天带媳妇去家里喝酸奶。”陈畅见乡亲来,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阿布杜卡德尔是库地小组的居民,也是陈畅的老相识,两个儿子都在陈畅的介绍下当上了护边员,自家养的羊也经他联系卖到了县城里,生活越来越好。

  看着满屋子的荣誉,看着维族老乡的热情,看着大山里藏着的小检查站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熠熠生辉,周莎一瞬间明白了陈畅在库地坚守15年的意义。

  “陈畅虽然远在边疆,但他照顾着那‘一大家子’兄弟姐妹,守护着一方百姓安宁,我也为他感到骄傲。”

图为陈畅带领民警执行巡边踏查任务。受访者供图。 受访者供图
图为陈畅带领民警执行巡边踏查任务。受访者供图。

  “倔”也会“传染”

  “有时候也会觉得一个人在家很难,但想到他一个人在库地一守就是15年,我再难也得挺着,努力支撑起我们的小家”,谈到付出,周莎语气里透着坚定。

  2014年7月,仅7个月大的儿子小楷因重症手足口病引发脑炎被送进了湖南省第一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陈畅远在千里之外,周莎明白“远水解不了近火”的道理,更不想让陈畅因担忧家里而影响工作,便自作主张“倔”了起来,决定暂时不将这个消息告诉他。

  周莎独自在重症监护室守了二十几天,小楷最终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

  陈畅知道这个消息时悔恨万分,恨自己不在孩子身边,也恨自己没有照顾好家人。

  “说说你连闯两个红灯的故事吧。”之前的采访中,陈畅讲到这是周莎做过让他最心有余悸的一件事。

  “我们的父母都在长沙县北山镇老家生活,平时我也难得去探望,有一天感觉莫名心慌,便决定回老家看看他们。到家的时候见公公因头痛卧床休息,但是我走近后发现公公呼吸急促,意识到这根本不是普通的不适,立马扶公公起身前往医院,那时候的我刚学会开车,心里又着急,一路上根本顾不得看红灯。”周莎轻吁一口气,接着说道,“医生后来诊断公公是突发性脑干出血,幸亏送医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这件事后,我很想把他们接到身边来照顾,但是老人家‘倔’得很,不愿搬到城里住,我只能增加回家探望的频次,从每月一两次变成每周一两次。”说起这些,周莎显得轻描淡写,但陈畅的眼角却早已湿润。

  “我认识周莎时,她还是个小姑娘,如今不知不觉间变成了一个大女人,独自撑起了家里的一片天。”陈畅说。(完)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