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驳斥“强迫劳动”专场新闻发布会实录
时间:2021-12-16 | 来源:天山网-新疆日报 | 作者: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驳斥“强迫劳动”专场

新闻发布会实录

(2021年12月15日)

12月1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召开驳斥“强迫劳动”专场新闻发布会。图为发布会现场。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摄

  2021年12月1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召开驳斥“强迫劳动”专场新闻发布会,现场邀请了1名高校教授和8名各地的群众代表,通过揭露美国真实的人权状况、讲述新疆各族人民依靠双手勤劳致富的真实故事,有力驳斥了美西方反华势力炮制的“强迫劳动”谎言谬论。

12月15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主持新闻发布会。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摄

  伊力江·阿那依提:各位媒体记者朋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出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闻发布会,我是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

  首先,我介绍参加今天发布会的人员,他们是新疆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教授彭无情、和田地区于田县玫瑰花合作社负责人阿力木江·买吐送、克州阿图什市新疆速安通道路养护公司负责人买买提力·木提拉、昌吉国家农业科技园区农场技术员王金泰、吐鲁番市高昌区纺织工其曼古丽·克依木、喀什地区麦盖提县央塔克乡阿恰墩村党支部副书记热孜完古·司马义、喀什地区疏附县站敏乡乡村工厂员工布齐古丽·亚森、阿勒泰地区青河县青河镇民主北路清真寺伊玛目托合塔吾拜·夏依木尔旦、新疆新联会副会长、新疆华联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丁杰。

  下面,我就美西方反华势力涉疆“强迫劳动”谬论谈一些看法。

  近日,美西方反华势力发表涉疆谬论,称“在新疆存在针对维吾尔族人的压迫和强迫劳动”。对此,我们表示强烈谴责和坚决反对。

  美国常常把“人权至上”“国际规则”挂在嘴边。但实际上,藐视国际规则、侵犯劳动权益的恰恰是美国自己,他们根本没有资格充当什么“人权教师爷”。美国在劳工权益保护方面的缺位备受诟病。有关国际工会组织报告显示,美国存在系统性侵犯劳工权利问题,在主要发达国家中的表现也是最差的。2015年6月10日,国际工会联盟发布报告,将美国列为系统性地侵犯工人权利的国家之一。2018年5月,联合国极端贫困与人权问题特别报告员发布报告指出,美国社会保障制度存在缺陷,四分之一全职工作者和四分之三兼职工作者没有带薪病假。2021年6月,美国劳工问题在国际劳工大会上受到广泛批评。

  新疆各族群众劳动就业是完全自由的。新疆坚持劳动者自主就业、市场调节就业、政府帮助就业和鼓励创业相结合的就业方针,有效发挥市场配置劳动力资源的作用,使各族劳动者和企业通过自主自愿、双向选择构建起劳动关系。新疆各族劳动者完全有选择职业的自由,去什么地方、干什么工作都出于自己的意愿,人身自由从未受到任何限制。政府所做的工作,就是营造良好的劳动就业环境,为各族群众找到满意的工作、获得稳定的收入创造条件,最大限度保障各族群众劳动就业权利。

  伊力江·阿那依提:首先,请新疆师范大学政法学院教授彭无情介绍有关情况。

12月15日,彭无情发言。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摄

  彭无情:近期,美国的一些政客公开声称,“新疆维吾尔族人正在遭受压迫和强迫劳动”,这就是彻头彻尾的谎言,其目的是以此为借口滥用长臂管辖、出口管制措施,企图通过制裁打压新疆企业、制造“强迫失业”“强迫贫困”,使新疆各族群众处于贫困、封闭、落后之中,达到祸乱新疆的险恶目的。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美国的一些政客只知道一味指责抹黑新疆,似乎忘了美国自己才是真正存在强迫劳动的国家。

  实际上,美国有数百年贩卖、虐待和歧视黑奴的历史。从1619年接收首批奴隶至1865年美国废除奴隶制,美洲大陆的南方种植园成为黑人等少数族裔被强迫劳动的主要场所。为了保证充足的劳动力,即便在1783年至1808年禁止国际奴隶贸易期间,美国贸易商依然通过各种手段将约17万名奴隶运至美国,这一数字是1619年以来北美进口奴隶总数的三分之一。据统计,美国奴隶主从黑奴身上压榨的劳动价值以现价计高达14万亿美元。可以说,强迫劳动是美国“发家史”上永远抹不去的污点。

  尽管21世纪的阳光已经普照世界,但强迫劳动这种奴隶社会的遗毒,在美国依旧是根深蒂固,只不过受害者变了身份,从黑奴转变为外来移民。过去5年,美国所有50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都报告了强迫劳动和人口贩运的案件。每年从境外贩运至全美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多达10万人,其中一半被贩运到“血汗工厂”或遭受家庭奴役。仅2019年,美国联邦调查局报告人口贩运案件1883起,比2018年多出500多起。根据美国一些学术机构的统计,美国至少有50万人遭受现代奴役并被强迫劳动。近期,据美联社报道,数百名来自印度的工人被招募到美国新泽西州修建一座大型印度教寺庙。这些工人一下飞机后就被收走护照,他们被强迫每周累计工作超过87个小时。新泽西州当地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12美元,而这些印度工人的工资仅为每小时1.2美元。

  美国农业领域也是强迫劳动的重灾区。“农场工人公正”组织在《绝非待客之道》报告中称,美农场主无需支付季节性移民工社保和失业保险,用工成本低,还恶意克扣工资、实施债务奴役,种族歧视、不保证基本住宿和安全工作场所的现象屡见不鲜。在农业领域,30%的农场工人及其家庭生活在联邦贫困线以下,他们难以表达自己诉求,经常遭受威胁或暴力并被强迫劳动。绝大多数农场工人为男性外来移民,其中很多不被登记注册并随时可能被驱逐出境。他们由于不会说英语,对劳工权利一无所知,加之害怕被驱逐出境,面对雇主剥削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美国监狱和拘留系统更是暗藏强迫劳动污垢。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监狱系统,关押了约230万名囚犯。1865年美国宪法第13条修正案虽然废除了奴隶制度,却同时允许监狱强迫囚犯劳动。有绝对证据表明,美国囚犯被迫工作,工资很低,平均每天仅有0.86美元到3.45美元不等,在有的州甚至根本无法获得任何报酬。美国“黑人议程报告”(Black Agenda Report)网站表示,美国囚犯不受法律保护,也无权拒绝强迫劳动。他们可能被迫参与一些危险工作,比如扑灭加州野火,而每天仅能获得最多5.12美元的报酬。据《洛杉矶时报》报道,2020年美国新冠疫情暴发后,加州女子监狱中的囚犯冒着感染风险被迫生产口罩,每天工作长达12个小时,每小时工资最高不过1美元,最低甚至只有8美分。她们每天生产成千上万个口罩,自己却不能拥有一个口罩。

  美国滥用童工现象同样臭名昭著。美国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批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据美国一些行业协会的统计,美国约有50万名童工从事农业劳作,很多孩子从8岁起开始工作,每周工作时长达72小时,每天劳作10个小时以上也不鲜见,童工因农药致癌风险更是成年人的3倍。据美国官方统计,2019年美执法人员发现违反《公平劳动标准法》的童工案达858宗,在危险职业场所工作的未成年人达544名。尤其令人关切的是,美国烟草行业雇佣童工极为普遍。据一些人权组织报道,美国多个州存在烟草农场大量雇佣儿童从事收割和晾晒烟叶、甚至操作重型机械等情况。同时,烟草农场对儿童身心健康危害极大,有报道称在烟草农场劳动的儿童普遍感到恶心头疼,出现尼古丁中毒现象,甚至被发现肺部受到感染。

  侵犯劳工权利的事件不只发生在美国国内,美国一些企业还将强迫劳动的魔爪伸向了其他国家。据路透社报道,全球最大轮胎制造商之一、美国固特异轮胎橡胶公司近期遭遇多项指控。

  无数史实和案例已反复证明,美国存在的强迫劳动既是黑人奴隶的血泪史,也是现代社会美国外来移民的梦魇。然而,美国政府却对此避而不谈,甚至刻意规避自己本应承担的保护责任。据国际劳工组织统计,迄今美国只批准了14项国际劳工公约;在劳工组织8个核心公约中,美国仅批准2个,是批准公约数量最少的国家之一。而这恰好与美国在强迫劳动和侵犯劳工权利方面的长期糟糕记录形成了呼应。无论美国一些反华势力如何在劳工问题上对新疆抹黑攻击,无论其如何自我标榜“民主灯塔”“人权卫士”,都永远无法遮掩美国侵犯劳工权利的钢戳铁证。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彭无情教授的讲述。下面,请和田地区于田县玫瑰花合作社负责人阿力木江·买吐送介绍有关情况。

12月15日,阿力木江·买吐送发言。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摄

  阿力木江·买吐送:大家好,我叫阿力木江·买吐送,新疆于田县人,是一家玫瑰花合作社的负责人,我家有4口人,大儿子在上大学,小儿子在上小学。

  最近我在上网的时候,看到美西方反华势力说我们新疆的人们“正在遭受强迫劳动”,我就觉得很奇怪,这些人的言论是从哪里来的?我就是一家合作社的负责人,我们合作社也有几十名员工,他们说的这些事情为什么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也从来没有听说过。美西方反华势力的行为就是赤裸裸的构陷!

  2015年的时候,村里种了很多玫瑰花,大家都想着卖玫瑰花挣钱,那时候我就想能不能成立一个玫瑰花合作社,把村里的玫瑰花加工成产品销售出去,这样挣的钱也多。但是成立合作社需要很多钱,自己又没有多少资金,于是我就和村里种植玫瑰花的大户商量,看看能不能合伙成立一个玫瑰花合作社,没想到我们一拍即合,想到一块去了,玫瑰花合作社就这样开起来了。

  通过这几年的发展,我们合作社现在建设有标准化生产车间500多平方米,有烘干房4座,办公楼一栋,每年我们合作社生产加工玫瑰花达200-300多吨,经营范围也从单纯的玫瑰花粗加工,扩展到了玫瑰花茶、玫瑰花酱、玫瑰花馕等产品。为进一步提升玫瑰花附加值,我们合作社还申请注册了商标品牌,我们合作社产的玫瑰花酱等产品也通过了质量检测认证,进入到了疆内外各大商场及国内供应商销售渠道。今年以来,我们已销售玫瑰花蕾20吨,玫瑰花瓣130吨,带动周围200余户花农增收。5月份,我们合作社还与乌鲁木齐一家企业签订了每年300吨的玫瑰花酱销售合同。

  在合作社发展壮大的同时,我们还通过面向社会招聘的方式解决了当地30余个就业岗位,同时与员工签订了劳动合同,切实保障了员工的合法权益,每天工作8个小时,员工月收入可达2000元以上。

  我们新疆人民都是勤劳、热爱劳动的,我们合作社的员工都是想着多挣钱去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我们用自己的双手去挣钱致富,过幸福的生活,是特别充实和满足的,在你们嘴里怎么就成了“强迫劳动”呢?我们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而自愿上班工作,这难道还需要别人“强迫”吗?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阿力木江·买吐送。下面,请克州阿图什市新疆速安通道路养护公司负责人买买提力·木提拉介绍有关情况。

12月15日,买买提力·木提拉发言。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摄

  买买提力·木提拉:大家好,我叫买买提力·木提拉,是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图什市人,现在是阿图什市新疆速安通道路养护公司负责人。

  从小我就特别向往去大城市,感受不同的人生经历。从江西中医药大学毕业后,我和身边的朋友一起,应聘到浙江绍兴一家纺织外贸公司工作,每个月工资5000多元。公司和我们签订了劳动合同,为我们购买了“五险一金”,我们的各项权益都受法律保护。公司领导和同事都非常关心我们,为我们提供了免费员工宿舍,家用电器等一应俱全。公司有清真食堂,饭菜很合我们的胃口。在那里,我认识了很多全国各地的朋友,我经常给他们讲新疆的故事,介绍新疆的天池、草原、沙漠等美丽风光,邀请他们来新疆观光做客。每到周末,我会和同事们一起打球、旅游,生活过得很开心。

  后来,我看到石材行业利润高,就到了福建泉州的一家石材厂工作,工资收入有8000多元。在这家企业,我被当地人“爱拼才会赢”的精神深深打动,我工作劲头十足,还从中积累了工作经验,学到了经商之道。

  2017年11月,我回到家乡开始自主创业,办起了自己的石料厂,生意非常好,年收入200多万元,还带动了30名当地群众就业,每人都有3500多元工资。今年5月,我在阿图什市又成立了一家道路养护公司,主要从事沥青路面的修补与铺设工作,目前已承接了几个项目,我对公司未来发展充满信心。

  近期,美西方反华势力污蔑我们维吾尔族人正在被“强迫劳动”,这让我非常气愤。去全国任何地方工作都是我们的自由,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我身边很多亲戚、朋友就像我一样,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经商或务工。他们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用自己辛勤的劳动过上了他们想要的生活,何来“强迫劳动”?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买买提力·木提拉。下面,请昌吉国家农业科技园区农场技术员王金泰介绍有关情况。

12月15日,王金泰发言。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摄

  王金泰:大家好,我是昌吉国家农业科技园区农场技术员王金泰。我们农场从1997年开始农业生产,总面积11290亩,主要种植棉花、西瓜、葡萄,目前有80名员工,10台播种机、6架无人机、6台采棉机。

  一块600亩的棉田,从春播到秋收的所有工作只需4个人负责。春季播种,用一台带着北斗导航的大型棉花播种机4-5天就能完成。秋季采摘时,全部使用采棉机采收,仅需13-16小时就能采摘完毕。

  我们农场机械化率很高,2000年初我们应用了播种机,2010年底应用了采摘机,2015年应用了无人机。播种机、采摘机、无人机等机械都带有导航设备,一部手机远程客户端就能完成播种、采摘、施肥、打药。就拿无人机举例说,无人机主要用于日常的田间管理,棉花的作业、打顶、病虫害防治,现在应用技术非常成熟,根本用不了多少劳动力,不可能存在“强迫劳动”问题。我们新疆各族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我想告诉那些污蔑我们新疆存在所谓“强迫劳动”“种族灭绝”的美西方反华势力,你们的险恶用心是不会得逞的。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王金泰。下面,请吐鲁番市高昌区纺织工其曼古丽·克依木介绍有关情况。

12月15日,其曼古丽·克依木发言。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摄

  其曼古丽·克依木:大家好,我叫其曼古丽·克依木,是一名纺织工。依靠这份工作和我爸爸种棉花,我们一家人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前几天,我听见很多诋毁新疆的声音,说我们被“强迫劳动”,这真的是太可笑了。作为一名少数民族纺织工人,我必须站出来,用自己看到、亲身经历的事情来说一说,击垮这些可笑的言论。

  我的父亲是一名棉农。我家的棉花地规模比较小,每年都需要雇采棉工,采棉工手快的一天挣300-400元,一个月挣9000-12000元,3个月就能赚3万多,附近的零散农户都抢着来我家摘棉花。

  我在一家纺织企业上班,车间里都是机器在运作,机器把纯天然的棉花制作成细线、纱、成布等。我们工作稳定,收入稳定,不用风吹日晒,正常轮休,不担心下个月还有没有工资。这是新时代带给我们的幸福美好生活,这正是我们期盼的好日子。

  所谓“强迫劳动”的谎言,真的是太可笑了。包括我父亲在内的新疆棉农都是自愿种棉花,采棉工全都是自愿到我们这里来采摘棉花,原因只有一个,就是种棉花和采摘棉花挣钱多。我们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去挣钱、去争取幸福生活怎么就成了“强迫劳动”?请那些胡说八道的人到中国新疆来看看,看看我们的棉田、看看我们的棉纺厂,你们所谓的“强迫劳动”,根本就是毫无根据的造谣!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其曼古丽·克依木。下面,请喀什地区麦盖提县央塔克乡阿恰墩村党支部副书记热孜完古·司马义讲述她的故事。

12月15日,热孜完古·司马义发言。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摄

  热孜完古·司马义:大家好,我叫热孜完古·司马义,今年27岁,家住麦盖提县央塔克乡阿恰墩村,现在是村支部副书记,家中主要经济来源是工资性收入和蔬菜种植收入。

  我的家乡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边缘,常年风沙肆虐,土地盐碱化程度高,农作物产量低、收益差。仅靠农业收入导致很多人日子过得紧巴巴,村里大约有500多名富余劳动力,苦于没有合适的工作。

  2018年初,我被村民们推选为村委会副主任,主要负责村民的劳动力转移就业和群众工作。我每天奔波于村民之间,挨家挨户宣传转移就业的好处。刚开始很多群众不理解,不愿意离开家乡,我就给他们播放在疆外务工人员工作生活的短视频,并向他们介绍疆外企业的工作待遇、生活条件及各项福利待遇等等。就这样过去了一段时间,到了2018年5月,有个叫库尔班·吐来克的年轻小伙子来找我,说自己想带着妻子去疆外务工,听到他的这句话,我十分高兴,因为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我当天就联系县劳务输出办,把他们送到县城。

  2018年5月25日,库尔班·吐来克夫妻两人坐上了前往山东日照的火车,从6月份开始在日照一家海鲜加工厂正式上班。听他介绍,这家企业每天上班8个小时,月工资5000元以上,每月给工人缴纳社保,还提供免费夫妻房,每天下班可以出去自由活动。2019年古尔邦节,库尔班·吐来克夫妻请假探家了。他来到村委会,给村民们说“我在过去的一年内在疆外务工挣到了8万多元,这次回来探亲过节后,还要回去继续干,来回路费由公司报销,如果想去的和我们一起出去试一试。”通过他的主动介绍,这两年我们村里外出务工人员越来越多,很多人通过外出务工,改善了家庭经济状况。

  如今村民们的生活一年比一年好,住上了宽敞明亮的大房子,享受就业、医疗、教育等各项惠民政策,他们辛勤劳动,用双手改变生活。库尔班·吐来克一家人开着汽车,住着漂亮的房子,过上了幸福的日子。村里和他一样外出务工,过上好日子的人还有很多。他们都是自愿外出务工的。难道还要别人强迫吗?

  我从来没听过,也没见过“强迫劳动”这样的事。那些造谣的人都是不想看到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嫉妒我们现在过上这么好的日子。我决不允许任何人抹黑我们的祖国和家乡。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热孜完古·司马义。下面,请喀什地区疏附县站敏乡乡村工厂员工布齐古丽·亚森介绍有关情况。

12月15日,布齐古丽·亚森发言。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摄

  布齐古丽·亚森:大家好,我叫布齐古丽·亚森,今年28岁,是疏附县站敏乡2村的活泼姑娘,我现在乡里的一家工厂工作。

  我高中毕业后,一直在家务农。因为和老公是高中同学,互相比较了解,恋爱几年后就结婚了。刚结婚时,我们夫妻都没有什么手艺,只能靠几亩地生活。因为要照看孩子,我在家里当起了家庭主妇,即使老公每天起早贪黑的干活,家里经济条件也很一般。每天看到老公这样辛苦的劳动,作为妻子的我很想为他分担一些。我在想如果自己能有一份工作就好了,那样就可以减轻家里的经济负担了。

  后来我听说邻村建了一家乡村工厂,我觉得这一次机会对我来说非常的难得。在家门口上班,不但可以照顾家庭和孩子,同时还能拥有一笔不错的收入,老公也非常支持我的想法。我信心满满的去工厂报名参加应聘,因为我是高中学历,国家通用语言水平不错,也有良好的沟通能力,很顺利地就通过了面试,从家庭妇女变成一名工厂工人,我心里也有了自豪感。

  现在我在这家工厂上班已经三年了,从普通工人成长为工厂的一名管理人员,每月工资3000元左右。经过我和老公的共同努力,我们靠自己挣的钱翻修了老房子,土炕、厨房全部重建,还买了床、沙发、电动车等。

  在工厂务工的这段时间里,我不但改善了家里的条件,而且开阔了自己的眼界,技术水平也得到了很大提升。这都要感谢政府的好政策,让我在家门口实现了就业,让我的家庭过上了好生活。

  是就近就业政策改变了我的命运,也改变了身边人的命运。可以说,是工作让我找到了人生的目标和意义,让自己的人生变的更加幸福。但是,最近我听说美西方反华势力污蔑我们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我现在工作很好、生活很好,靠自己的双手组建幸福小家,难道这样是“强迫劳动”吗?他们根本不懂得劳动对生活的意义。我们新疆人的生活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请你们管好你们自己的事吧!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布齐古丽·亚森。下面,请阿勒泰地区青河县青河镇民主北路清真寺伊玛目托合塔吾拜·夏依木尔旦介绍有关情况。

12月15日,托合塔吾拜·夏依木尔旦发言。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摄

  托合塔吾拜·夏依木尔旦:大家好,我叫托合塔吾拜·夏依木尔旦,是阿勒泰地区青河县青河镇民主北路清真寺的伊玛目。近日,美西方反华势力造谣污蔑新疆存在“强迫劳动”。所谓“强迫劳动”根本就是别有用心的谎言!

  我们每个人都懂得劳动最光荣,只有通过辛勤劳动才能改变自己生活的这个简单道理。不劳而获、好逸恶劳为大家所不齿。农民通过种地、牧民通过放牧、打工的人通过劳动增加收入,改善生活条件。劳动是我们的权利,也是我们的义务,更是我们改善生产生活条件,追求美好生活的必须。

  作为一名宗教教职人员,我除了主持教务活动为信教群众服务以外,也通过劳动挣钱。我家一共有6口人,爸爸、妈妈,媳妇是阿热勒镇的宣传干事,两个儿子一个4岁、一个2岁。家里有36亩耕地,今年承包给别人了,每亩地600元。还有20亩草场,养了20头牛12匹马30只羊。牛马羊从夏牧场转场到棚圈里已经一个多月了,我每天早上和晚上要喂2次草料。我通过辛勤劳动,在县城买了150平方米的楼房,去年买了一辆10万元的小轿车,今年买了一辆6万元的小货车。我们一家,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我可以很自豪地告诉大家,我们的好生活,得益于党和政府的好政策,是靠劳动创造的,是靠我们自己奋斗出来的。

  我们一家,是新疆千千万万个幸福家庭的缩影。那些造谣、说假话的人,你们可以到我的家乡走一走、看一看,难道我们的这些幸福生活,就是你们所说的“强迫劳动”吗?我也奉劝那些美西方反华势力,你们的险恶用心阻挡不了我们追求幸福生活的脚步,别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托合塔吾拜·夏依木尔旦。下面,请新疆新联会副会长、新疆华联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丁杰介绍有关情况。

12月15日,丁杰发言。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摄

  丁杰:大家好,我叫丁杰,是新疆华联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

  三年前,我们公司通过政府招拍挂,在乌鲁木齐县南郊取得一块土地,按照绿色矿山标准开采砂石料。从那时起,我认识了从喀什地区英吉沙县色提力乡霍伊拉村到我们公司务工的斯迪克和麦热姆古丽夫妇,逐步结下了深厚友谊,成了好朋友。

  起初,他们夫妇俩一个当保安,一个做保洁。通过他们的努力,一个成了我们生产部的维修工,一个在我们食堂工作,工资收入增加了很多。斯迪克夫妇计划在乌鲁木齐买房子,准备定居在这里。转移就业使他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夫妻俩挣的钱增长了好几倍。

  有空了,我就会给他们打电话,了解工作、生活情况,询问有没有啥困难。到了春节、古尔邦节等节日,我都会抽出时间去看望他们,一起吃饭、聊天。他们说,不明白美西方反华势力为什么那么坏,为什么要编造“强迫劳动”那样可笑的谎言,说一些并不存在的事情来诋毁我们的祖国和家乡。那些编造谎言的人甚至都没有来过新疆,奇怪的是他们为什么会“替”我们表达意见,他们从哪里“感受”到我们的“感受”。

  我要奉劝那些美西方反华势力,请管好你们自己的事情,更重要的是管好自己的嘴,再不要胡说了。你们颠倒黑白、别有用心的卑劣的行径,阻碍不了新疆的发展和繁荣!

  伊力江·阿那依提:谢谢丁杰的讲述。美国在历史上实行奴隶制和奴隶贸易,对印第安人进行种族灭绝。当前美国依旧是贩卖人口和强迫劳动的重灾区。在新疆,各族群众靠自己的勤劳双手和聪明才智,通过劳动就业增收致富,过上幸福生活的例子还有很多。下面,请大家观看一段视频。

 
 

  伊力江·阿那依提:所谓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完全是捏造出来的谎言。美方反复炒作所谓新疆“强迫劳动”问题,真实目的是扰乱新疆繁荣稳定,剥夺新疆群众的生存权、就业权、发展权,充分暴露了美方企图“以疆制华”的险恶用心。美方应该做的是,切实反躬自省在人权问题上的种种劣迹,不要再浪费时间精力借所谓“强迫劳动”问题抹黑攻击中国,停止搞政治操弄的把戏。

  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感谢各位媒体记者朋友的参与,也感谢各位发言人。再见!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