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举办医疗惠民专场新闻发布会实录
时间:2021-08-13 | 来源:天山网-新疆日报 | 作者: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举办医疗惠民专场新闻发布会实录

(2021年8月9日)

8月9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举办医疗惠民专场新闻发布会。图为发布会现场。记者周鹏摄

  2021年8月9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举办医疗惠民专场新闻发布会,现场邀请了来自乌鲁木齐、吐鲁番、和田等地的7位少数民族群众代表讲述他们工作学习生活的亲身经历和现实生活,对境外所谓“种族灭绝”“强制绝育”等涉疆谎言有力驳斥。

8月9日,穆巴拉克·木盖提主持新闻发布会。记者周鹏摄

  穆巴拉克·木盖提:各位媒体记者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出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闻发布会。我是本场新闻发布会的主持人穆巴拉克·木盖提。

  一段时间以来,美西方反华势力对新疆卫生健康事业的发展成就视而不见,诬称新疆存在“种族灭绝”“强制绝育”,这完全是谎言,我们对此坚决反对。事实上,长期以来新疆坚持把保障人民健康放在优先发展的战略位置,加快推进卫生健康事业发展,各族群众的健康水平稳步提升,人均预期寿命从1949年的30岁提高到2019年的74.7岁。

  新疆坚持以人民健康为中心,落实“健康中国”战略。推进健康新疆建设,不断完善城乡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成覆盖城乡的基层医疗卫生服务网络,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标准化建设达到100%,确保了各族群众看病就医有地方、有医生,基本实现“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县”的目标。提高医疗卫生服务质量,免费向城乡居民提供14类国家基本公共服务,基本覆盖居民生命全过程。

  新疆建立了覆盖全民的社会保障体系,健康保障水平显著提升,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能力明显增强,社会救助及时有效,少数民族生育权得到有效保障。新疆持续加大社会保障力度,建立了广覆盖、保基本、多层次的社会保障体系,在全国率先建立统筹城乡、覆盖全民的基本养老、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实现人人享有基本社会保障。

  今天,我们邀请到了:新疆医科大学维吾尔医学院2020级硕士研究生开丽比努尔·阿布来提;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自治区第二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吐尔洪·艾买尔;吐鲁番市高昌区三堡乡卫生院医生帕塔木汗·卡迪尔;乌鲁木齐市妇幼保健院产科护士阿依努尔·阿布力肯木;和田地区洛浦县农民如则古丽·拜克尔;新疆医科大学维吾尔医学院副院长、副教授库尔班·艾力;新疆维吾尔药业有限责任公司销售主管枣尔汗·伊明江。请他们讲一讲自己的亲身经历和现在的生活。

  穆巴拉克·木盖提:美西方反华势力编造新疆“种族灭绝”的谎言,恶意散播虚假信息,图谋祸乱新疆、以疆制华。事实是,新疆高度重视各族群众的健康,并且大力培养各民族卫生健康人才,为保障各族群众的健康奠定了坚实的人才基础。开丽比努尔·阿布来提是一位医学研究生,她在新疆医科大学学习民族医学,提升自己的医学知识和医疗技能。下面,请新疆医科大学维吾尔医学院2020级硕士研究生开丽比努尔·阿布来提讲述她的故事。

8月9日,开丽比努尔·阿布来提发言。记者周鹏摄

  开丽比努尔·阿布来提:大家好,我是开丽比努尔·阿布来提。我是一名90后维吾尔族女孩,出生在喀什地区叶城县的一个教师家庭,现在是新疆医科大学维吾尔医学院的一名民族医学专业硕士研究生。我今天带来了一段视频,请大家看看我的研究生生活。 

  学习维吾尔医学这么多年,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事儿是我大三暑假回家,听长辈说叶城县有一名家族传承几代的维吾尔医医生,医术很高超,也很有威望。于是我有了利用暑假时间跟这位老医生学习的想法。来到老医生的诊所,老医生一脸的喜悦和惊讶,瞪大眼睛看着我说:“孩子,你真的是在新疆医科大学学习维吾尔医学专业?维吾尔医还能有这样的高等教育吗?”我回答了他,他又说:“以前我们学习维吾尔医学,都是靠师傅带着我们学,我们摸爬滚打学习、摸索几十年的知识,你们在学校几年就能学会,而且还学习了现代医学的知识,你们太幸运了!这太好了!你看现在政府多好,国家发展得也好,还这么支持维吾尔医学的发展。我真为你们高兴,为维吾尔医学高兴!”说着说着,老医生眼眶红了。从那时起,我对我的专业有了新的认识,明白了原来自己的学习机会是这么令人羡慕,明白了国家一直关心着我们少数民族医学的发展。

  五年的维吾尔医学本科学习结束后,我以综合评分全校第一的成绩,获得了推荐免试攻读硕士研究生的机会,成为新疆医科大学维吾尔医学院的一名民族医学专业硕士研究生。

  读研阶段,在导师的带领下,我有幸参加了一项国家重点研发计划项目和一项自治区自然科学基金课题。参与的这项国家重点研发项目是针对“藏医、蒙医、维医等少数民族医药”的现代科学研究。当我去自治区维吾尔医药研究所参加实验时,看到那么多先进的实验器材和忙碌的工作人员,听到前辈们讲自己做的各类科学研究时,我很震惊,原来我们专业有这么多研究,有这么大的发展潜力。通过导师和工作人员的介绍,我了解到国家每年为了维吾尔医学研究、发展投入相当多的人力、物力和资金,为发展和传承传统医学、民族医学制定了很多法规、给予了很多扶持政策。而这些只是我的所见所闻,还有许多我未曾了解的项目正在进行或者在策划。

  我非常感谢国家和自治区对维吾尔医学发展的扶持,也非常荣幸能够在新时代成为维吾尔医学传承和发展的参与者。我能有今天的收获与成就,全是因为国家给了我们维吾尔医教育事业大力的支持和帮助,给了我学习、发展的平台。

  当我在网上看到美西方反华势力诬称新疆“种族灭绝”时,我很气愤,我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问他们,你们见过花费这么大财力让大家上学、学习传统医药知识、学习如何治病救人的“灭绝”吗?醒醒吧,你们的谎言扰乱不了我们的幸福生活。

  穆巴拉克·木盖提:谢谢开丽比努尔·阿布来提的讲述。新疆高度重视维吾尔医、哈萨克医等民族医学的传承与保护,开展维吾尔医药古代方典目录遴选工作,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推荐了一批维吾尔医药经典方剂。吐尔洪·艾买尔数十年来致力于维吾尔医学研究,用民族医学救治患者,他见证了新疆维吾尔医学从“八十药袋”形式摆摊卖药看病,到现代化医学产业的发展。下面,请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自治区第二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吐尔洪·艾买尔讲述他的故事。

8月9日,吐尔洪·艾买尔发言。记者周鹏摄

  吐尔洪·艾买尔:大家好,我叫吐尔洪·艾买尔,今年70岁,是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返聘的一名主任医师。我工作47年了,从事过医疗、教学、科研、管理等各方面工作。可以说,我的一生都献给了维吾尔医药事业。请大家看一段视频,了解一下我的生活。 

  新中国成立之后,维吾尔医药学获得了新生,从1952年起,喀什、和田、于田、库车等地分散的民间维吾尔医维吾尔药人员,在政府的组织下,以公私合营的形式成立了维吾尔医合作社。从1954年开始,在喀什、和田、吐鲁番、乌鲁木齐、伊宁等地先后成立了维吾尔医诊所、门诊、医院等简易的维吾尔医医疗机构,不过大多数维吾尔医维吾尔药人员还多采用“八十药袋”形式,分布在各地乡村,摆摊卖药看病。随着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国家和自治区出台很多政策支持维吾尔医药事业,目前,政府开办的自治区、地、县三级维吾尔医医院已经有41所了。截至2020年12月,全区公立维吾尔医医院床位数也有近万张。

  1974年从自治区中医学校毕业后,我回到和田跟随父亲学习维吾尔医知识,当起了学徒。到了1982年,正式师从岳父,跟着他学医,给病人治疗。跟着岳父学习的时间一直延续到1994年,在这12年间,我一直在不停地整理岳父的诊疗方法、用药处方和相关资料。

  1984年,我调入和田地区卫生处工作,在那里工作的17年里,我参与了大量的维吾尔医药管理工作,在这期间,我对维吾尔医有了更深的了解。

  2001年,我到新疆维吾尔医学专科学校工作,了解和见证了维吾尔医药教育事业的发展。

  新中国成立后,维吾尔医学教育逐渐进入现代医学教育体系。国家和自治区为了发挥维吾尔医药在疾病治疗中的特色优势,启动了重点专科和重点学科建设工作。各级各类维吾尔医医院,按照自己的特色优势和自身条件取得了心脑血管疾病、肝病、肿瘤、皮肤病、妇科病、男科病、骨病骨伤等国家级和自治区级重点专科和重点学科建设项目。自此维吾尔医药有了国家和自治区认可的一大批重点专科和重点学科,为医学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11年,我正式退休。刚刚60岁的我,总希望能再为维吾尔医药事业做些事情。于是2012年我特聘到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和这里的专家一起开展国家和自治区的“十二五”课题研究,主持负责了多项课题,在优势病种确定、适宜技术筛选及推广、建立重点专科、重点学科、研究制定诊疗方案等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同时还承担了大量临床、教学和培训工作。2015年,自治区维吾尔医医院向全国发布了《白病(白癜风)维吾尔医诊疗指南》等14项维吾尔医诊疗标准,这是全国所有民族医药领域发布的第一个临床技术标准。

  目前,新疆有维吾尔药生产企业8所,已经形成了维吾尔医药研发、生产、使用综合体。国家民委把维吾尔医成药种类和药品生产工艺纳入中国少数民族特需商品,传统生产工艺和技术保护工程。其中,祖卡木颗粒、“爱维心口服液”等20多种维吾尔医国字号药驰名疆内外。

  我已经70岁了,从事维吾尔医药相关工作也快50年了,同事和晚辈们总是说,我就是一本见证了维吾尔医药事业发展壮大的“活字典”。现在我还想为维吾尔医药事业高质量发展继续发光发热。

  我在报纸上看到一些西方政客说新疆搞所谓的“种族灭绝”,真是太可笑了,我见证了维吾尔医药从摆摊卖药到现代化医院、制药企业的发展,见证了维吾尔医药人才培养模式从师徒传授到现代化教育体系的建立,这些都是国家几十年不间断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财力才实现的。这么大的投入就是为了保护各族群众身心健康,把这种保护说成“种族灭绝”,你们不心虚吗?

  穆巴拉克·木盖提:谢谢吐尔洪·艾买尔的讲述。美西方反华势力杜撰新疆存在所谓“种族灭绝”的荒诞言论,在国际上妄图抹黑中国新疆形象。真相是,新疆高度重视卫生健康事业发展,投入巨大财力、人力、物力,采取多种措施保障各族群众身体健康,2016年起,新疆启动全民免费健康体检工程,累计投入资金81.8亿元,为全疆城乡居民每年进行一次免费健康体检,实现疾病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帕塔木汗·卡迪尔是一位乡镇卫生院的医生,她亲眼见证了一所基层卫生院的发展变化。下面,请吐鲁番市高昌区三堡乡卫生院医生帕塔木汗·卡迪尔讲述她的故事。

8月9日,帕塔木汗·卡迪尔发言。记者周鹏摄

  帕塔木汗·卡迪尔:大家好,我叫帕塔木汗·卡迪尔。2008年毕业于喀什师范学院,2012年8月开始一直在吐鲁番市高昌区三堡乡卫生院工作。

  9年来,这里从一个只有两间旧房子、几名医护人员的小卫生院,一步步发展到现在建筑面积1800平方米、年诊病人3万多人次的综合型卫生院,这一切都离不开党和国家对医疗卫生事业的关注,以及对人民生命健康的关爱。

  我刚上班那会儿,三堡乡卫生院很简陋,检查及化验设备不全,药品种类很少,抢救设备更是有限,加上医务人员有限,导致很多患者只能转送上级医院。虽然基本医疗保障制度已全面覆盖,“看病难、看病贵”问题普遍得到了缓解,但还是满足不了各族群众在卫生健康方面的需求。

  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2015年卫生院新建一栋建筑面积1800平方米的三层新楼,分别设置住院部以及中医科、放射科等各类专业检查诊疗科室,除配备必要的专业检查设备和仪器外,还具备了同上级医院远程会诊的条件,大大提升了卫生院的医疗水平。仅2020年,我们卫生院年诊病人超过3万人次、收住病人1500多床次,实现了让群众在家门口就医。

  同时,政府不断加大大病保险支持力度,对农村贫困人口实行降低支付标准,加大医疗救助帮扶力度,对特殊困难的救治对象进一步实施倾斜救助。我们乡英吐尔村3组的村民热比汗·艾力,2020年5月被诊断出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伴急性加重、支气管扩张、Ⅱ型糖尿病,在我们卫生院住院,因为她家并不富裕,支付医疗费有困难,我们按照规定启动国家扶贫救治政策,采取先诊疗后付费、一站式结算等政策,总治疗费18000多元,报销了17000多元,她自己只掏了1000多元,大大减轻了她家的经济负担。

  2016年起,我们卫生院开始承担附近居民的全民免费健康体检工作,通过这项工作,我们对辖区居民的健康状况有了更进一步了解,也发现了一些过去没有诊断出的疾病。村民阿卜杜热依木在2018年全民体检时查出患有肝硬化,家人送他到医院治疗,因为发现早、治疗及时,很快就痊愈了。像这种例子还有不少,每年一次的全民免费健康体检可以使很多疾病早发现、早治疗,既最大程度保证了群众健康,还减少了治疗费用。几年来,我们乡居民患重病的少了,慢性病的用药也越来越科学,居民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好,老年人精神状态普遍也好了很多。

  我们卫生院还有一项重要任务就是为孩子们接种疫苗,2018年到2020年,我们乡就为0-6岁的儿童接种乙肝、卡介苗等10种疫苗1.2万多剂次,这些疫苗全部是免费接种的。经过这些年的努力,很多过去常见的传染病、儿童易发病少多了,看着孩子们快乐地成长,我和同事们都感到非常开心。请大家通过一段视频,看看我们卫生院的新变化。 

  美西方反华势力在网上造谣说新疆搞“种族灭绝”,简直就是笑话。要是灭绝的话,为什么要给我们建设这么好的卫生院?正是政府关心老百姓的健康,才让各族群众“病有所医”,所以我奉劝那些造谣的人,再多的谎言也必将在我们的幸福生活面前被戳穿!

  穆巴拉克·木盖提:谢谢帕塔木汗·卡迪尔的讲述。近期,美西方反华势力凭空捏造新疆存在“强制绝育”的谬论,妄图用谎言挑拨新疆民族关系。事实上,新疆充分保障少数民族生育权,各民族群众是否采取避孕措施、采取何种方式避孕,均是个人自主自愿决定的,任何组织和个人都不得干涉,根本不存在“强制绝育”问题。阿依努尔·阿布力肯木是一位产科护士,工作9年来,她帮助多名各族产妇顺利生产,指导新妈妈做好新生儿保健,为新生儿健康成长传递了第一棒。下面,请乌鲁木齐市妇幼保健院产科护士阿依努尔·阿布力肯木讲述她的故事。

8月9日,阿依努尔·阿布力肯木发言。记者周鹏摄

  阿依努尔·阿布力肯木:大家好!我叫阿依努尔·阿布力肯木,今年32岁,1989年出生于伊犁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从小在父母的关爱下成长,受到了良好的教育。2012年,我从新疆现代职业技术学院护理专业毕业后,就在乌鲁木齐市妇幼保健院产科工作。请大家通过一部短视频看看我们医院是怎样为孕产妇和新生儿保驾护航的吧。 

  我们医院是妇产专科医院,从孕前检查、指导到围产保健、科学生产都建立了完善的工作流程,在产前检查咨询、产后母乳喂养指导等方面帮助各族新生儿健康成长,人员技术和医疗设备都很先进,能够有效保障孕产妇和新生儿的健康。我们医院实行母婴同室,增进母子间的感情;还开展新生儿护理、沐浴、抚触等项目,为产妇和新生儿提供优质、舒适的环境。另外,在我们医院,叶酸等药品都放在大厅,备孕青年和孕妇都是免费领取,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去拿。

  工作9年以来,我和同事为各族产妇顺利生育做了很多工作,遇到了许多急危重症的孕产妇,医院都为她们开通了绿色通道,全部先诊疗、后付费,确保患者得到及时、高效的医疗救治。还记得刚工作不久,遇到一个维吾尔族孕妇,当时这个孕妇的血压比较高,视力模糊,意识已经不清楚了,她的家属身上也没带钱,非常着急,我们告诉他们不要着急,可以先诊疗后付费,现在治疗要紧,只要安心生孩子就行了。最终这个孕妇顺利产下宝宝,母子平安。

  这些年的工作中,我也见证了新疆各族妇女生育理念的变化。过去,经常会有一些准妈妈问我们生孩子是不是很疼、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能不能剖腹产之类的问题,我们都建议她们尽量选择自己生产,这样对宝宝健康和产妇产后恢复都有好处,而且我们医院的医生都非常有经验,设备也非常先进,可以最大程度减轻生产过程的痛感,也有能力保证各族产妇和新生儿的安全。近几年,随着科学生育理念的普及,主动要求剖腹产的产妇越来越少了,只有医生认为必要的情况下才会采取剖腹产的方式。

  新疆各地对妇女生育都非常重视,为各民族孕产妇提供了很多福利。我在和田的一个亲戚从婚检、备孕就开始享受着国家免费检查的项目,这些检查给她省了不少钱,还享受了很长时间的产假,这期间工资也是正常发放的,“五险一金”都在正常缴纳。她在生宝宝时,还享受了先诊疗后付费的好政策,出院后,医院工作人员还定期电话回访,到家里检查她和宝宝的健康状况,宝宝也享受了定期免费接种疫苗的福利。

  我在网上看到,有些西方媒体和无良政客诬蔑新疆对少数民族妇女“强制绝育”,简直是荒谬。我在产科工作的这几年,看到过、护理过许多产妇,她们都在医院生下了自己的宝宝。我是一名医务工作者,在我的眼里只有患者,不管哪个民族的产妇,我和我的同事都会尽全力保证她们的健康。我从来没有在医院看到或听到任何人被“强制绝育”。所以我想用自己和身边人的经历告诉他们,我们生活是幸福的,不要再胡说八道了,如果真的如他们所说,这么多我护理过的产妇和她们生下的宝宝该如何解释呢?

  穆巴拉克·木盖提:谢谢阿依努尔·阿布力肯木的讲述。

  穆巴拉克·木盖提:健康是社会全面发展的基础,医疗卫生事业关系千家万户的幸福,是重大民生问题。新疆实施统一的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制度,全面建立大病保险制度、人身意外伤害保险制度,开展多项医疗保险制度试点,全民医保从“人人享有”到“人人公平享有”扎实迈进。如则古丽·拜克尔的丈夫在医疗惠民政策的帮助下,用很少的花费顺利治好了病。下面,请和田地区洛浦县农民如则古丽·拜克尔讲述她家的故事。

8月9日,如则古丽·拜克尔发言。记者周鹏摄

  如则古丽·拜克尔:大家好,我叫如则古丽·拜克尔,是和田地区洛浦县人。我们家有5口人,我和老公有3个可爱的孩子。作为大病医疗保险的受益家庭,我给大家讲讲我的故事。

  我和老公都是农民,以前主要靠种地和打零工挣钱,年收入4万块钱左右,生活虽然不富但过得很幸福。

  可是有一件事打破了我们的平静生活,有一段时间,我老公经常感觉心慌、气短、无力,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刚开始我们没太在意,以为是他太累了,多休息就好了,就一直当普通的感冒在治。

  2019年年底,在家干活的时候,他突然晕倒了,当时我被吓坏了,赶紧把他送到了和田地区人民医院。检查完,医生说他得了心脏瓣膜病,需要尽快手术。

  当时,我觉得天都要塌下来了,因为家里就我和老公两个人挣钱,他是家里的顶梁柱,如果他住院了,家里就只剩我一个人挣钱,加上做手术的费用,当时我和老公特别绝望,当他告诉我不想治疗的时候,我特别难过。

  村干部给我说,不要愁住院费的问题,我们都有医保,绝大部分费用都可以报销,村里生病住院的人都报销了费用,嘱咐我好好照顾老公,不要为钱的事情担心。

  2020年1月2日,老公住进了和田地区人民医院,接受治疗,经过两周的全面检查后,医生全面掌握了他的病情,制定了最终的手术方案,并征求了我和老公的意见。看到医生对他这么负责,护士细心照顾,我感觉放心了很多。

  2020年1月17日,医生给老公做了手术,手术很成功,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和照顾下,他术后康复也很顺利,一个星期就出院了。

  出院的时候,我去医院窗口结算住院费用时,一共11万多元的治疗费,我们只交了1000多块钱,剩下的钱按照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和大病医疗保险政策都给我们报销了。结算完费用,我感到松了一口气,压在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放下了。幸亏有医保,医保不仅保住了老公的命,更是保住了我的家啊。

  后来,老公的身体恢复得很快,不到半年就可以下地干活了,村委会为了减轻我家的经济负担,帮他在离家不远的幼儿园,找到了一份当保安的工作。这份工作特别适合他。我也在离家不远的企业上班,我们不仅能挣到工资,还能随时照顾到家里。

  现在,我和老公都有了稳定的工作和收入,生活也越来越好。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把三个孩子培养成人,希望他们成为对国家、对社会有用的人。今天我带来了一部短视频,想通过视频和大家分享我们的幸福生活。 

  我在网上看到美西方反华势力说我们新疆“种族灭绝”,可笑得很,我老公的命就是国家医疗好政策救回来的,哪里来的灭绝?他们造谣就是想破坏我们的幸福生活,搞乱我们新疆,我们会把日子越过越好,不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穆巴拉克·木盖提:谢谢如则古丽·拜克尔的讲述。为培养高层次的维吾尔医药卫生人才,保护、弘扬传统医学,加快新疆民族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教育部于2005年批准新疆医科大学开设维吾尔医学高等教育,新疆医科大学承担起培养维吾尔医药高层次医学人才的重任,并给维吾尔医学带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库尔班·艾力是一位从事维吾尔医学教学、临床工作30多年的教师,见证了新疆维吾尔医学专业建设和高层次人才培养工作的发展,让我们通过一段短视频,认识一下他。 

  穆巴拉克·木盖提:下面,我们请新疆医科大学维吾尔医学院副院长、副教授、主任医师库尔班·艾力讲述他的故事。

8月9日,库尔班·艾力发言。记者周鹏摄

  库尔班·艾力:大家好,我叫库尔班·艾力,51岁,现在是新疆医科大学维吾尔医学院副院长、副教授、主任医师,从事维吾尔医学教学、临床工作30多年了。

  首先我想说一说自己的成长经历。小的时候,我的家乡缺医少药,大家就通过日常的饮食和散在民间的治疗方法来治病。比如我们吃完抓饭,妈妈会让我们喝酸奶,说可以调节抓饭的热性;发烧时用田间地头的野草,挤出汁涂在额头、手心、脚心就可以退烧缓解症状等,这些简单有效的方法引起了我的好奇。看到街头民间医生诊病的场景,觉得很神奇。可以说,神秘而有效的维吾尔医,激发了我的学习兴趣。

  我在库尔勒长大,是普通维吾尔族家庭的孩子,爸爸给我讲过旧中国农村缺医少药,交通不便,老百姓有病得不到及时医治,医疗条件不好,医疗技术不系统不全面。新中国成立后,在党的领导和民族政策关怀下,维吾尔医学开始逐渐从师徒相传走向了讲台,从摆摊卖药走向了临床,维吾尔医从此焕发了新的生机。

  1987年起,新疆维吾尔医学专科学校开始培养大专层次的人才,我是该校的第二届学生。我上大学时,国家加大了对维吾尔医学的抢救、整理、保护工作,我见证了老师们从古籍文献中查阅资料、翻译专业内容过程中的艰辛。

  当时,我看到和田一些饭馆桌上摆着很多小瓶子和药茶,除了辣子、醋以外,还有黑胡椒粉、白胡椒粉、孜然粉、菜籽粉以及新鲜香菜等,后来才知道这是每个人根据自己的需求放入饭中调味和调节热性、寒性的药食两用调料品。当地群众普遍通过这种方式来“治未病”,进行养生保健。从那时起,我真正明白了“和田人都是民间医生”的说法。但是这些都停留在经验阶段,党和政府为了抢救和保护这些民间优秀经验,培养研究人员,成立研究机构,拿出经费进行科学研究,大力发展维吾尔医学。我也在毕业后选择留校任教,后来又在库尔勒市维吾尔医医院工作了18年,2010年起又来到了新疆医科大学任教。

  工作30年来,我一直从事维吾尔医的医疗、教育、科研、行政管理工作,见证了党和国家对维吾尔族传统医学的保护、抢救、整理、继承和发扬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国家对维吾尔医学专业教材建设、学科建设、科学研究提供了大量的资金,并组织了现代医学、中医学、生命科学方面的各民族精英,共同发展维吾尔医学。在实验平台和实验基地建设中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

  维吾尔医学从民间个体行医到正规维吾尔医医院的蓬勃发展,由过去的口口相传、父子相传、家族相传到正规的学历教育;从零散的经营到三级甲等民族医医院;从原来的游医状态到现在的国家级执业医师考试,维吾尔医现在也有了国家级国医大师,各级维吾尔医医院也都建立了名医传承工作室。

  维吾尔医人才培养质量不断提高,维吾尔医专业的各民族学生刻苦钻研,考研率不断提升,就业率在医科大学各专业排名首位。我校培养的维吾尔医学专业学生,不但在天山南北各级医疗机构和企业发挥骨干作用,在其他省市医疗、科研院所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其中两名学生毕业后进行维吾尔医药保健品的研发和销售,自主创业年收入数十万元。

  我作为一名维吾尔医学传承人、高校教师,有幸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党和政府对维吾尔医学的传承、保护力度越来越大,维吾尔医学也将为保障各族人民的健康发挥更大的作用,我们对维吾尔医学今后的发展充满信心。

  穆巴拉克·木盖提:谢谢库尔班·艾力的讲述。新疆中医药、维吾尔医药、哈萨克医药等传统医药历史悠久并各具特色,为新疆各族人民防病治病和促进各民族的繁衍发展作出了突出贡献。为保护和开发新疆丰富而独特的民族药资源,新疆采取多种措施支持民族医药产业的发展。枣尔汗·伊明江所在的企业借助新疆推进维吾尔医药产业发展的东风,建成了现代化企业,通过科学技术把维吾尔医药产品带到了祖国的大江南北。下面,请新疆维吾尔药业有限责任公司销售主管枣尔汗·伊明江讲述她的故事。

8月9日,枣尔汗·伊明江发言。记者周鹏摄

  枣尔汗·伊明江:大家好,我叫枣尔汗·伊明江,从小喝着天山雪水长大,是这片土地养育了我。

  在我小的时候,家里住的都是破旧的平房,出门都是泥巴路,为了喝水有时需要到离家很远的地方打井水,而如今随着国家棚户区改造工程的开展,我们全家人都搬进了干净明亮的楼房,60多岁的父亲再也不用为孩子们的取暖而早起生火,父母还用政府发放的拆迁款,打造了一个温馨的农家小院,那里成了孩子们夏天最开心的乐园。这不仅是我家的变化,也是国家关爱少数民族幸福生活的缩影。

  2009年,我毕业于新疆医科大学中医学院中药系,毕业后,我就在新疆维吾尔药业有限责任公司销售部工作,公司为我们所有员工缴纳“五险一金”。

  还记得刚到公司时,生产设备落后,生产药品单一,2017年公司投资8000万元,建立了智能化提取车间,设备自动化控制达到国际顶尖水平,产能较以前提升了5倍。产品品种多达20个,祖卡木颗粒、复方木尼孜其颗粒年销售额过亿元,其中复方木尼孜其颗粒是我们公司的独家产品,在皮肤科、妇科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深受全国各地患者的欢迎。

  我们公司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拥有百亩维吾尔药产业园基地,建筑面积近6万平方米,8条现代化生产线,是一家集种植、研发、生产和销售于一体的新疆民族药龙头企业。我们公司生产的石榴补血糖浆是OTC非处方药的主打产品,以甜石榴、酸石榴为主要原材料,主要功效是补血健脑,特别是针对女性朋友补气血,效果更明显。每年10月份是酸甜石榴的采摘季节,随着石榴补血糖浆销量的大增,酸甜石榴的需求也随之增加,有效带动了产地农民增收致富。我特别自豪,通过我们的努力传承了传统维吾尔医药,为消费者带来了健康,为农民增加了收入。

  经过二十年的发展,公司已成为全国维吾尔药龙头企业。2020年销售额达8亿元,纳税近1亿元,计划到“十四五”末,年销售额突破20亿,利税5亿元。

  在疫情期间,中医中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我们的民族药也在发挥着特殊的作用。我们在疫情期间加班生产祖卡木颗粒,在全国抗疫工作中体现了新疆民族药企业的担当。

  现在我们公司有员工近千人,由汉族、维吾尔族、回族等20个民族组成。我在这里工作12年了,从一个职场小白成长为销售主管,不断开拓着维吾尔药市场,很多其他省市的药商都抢着找我订购公司的产品!我的收入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有了积蓄,有了车有了房,也可以带孩子去想去的地方游玩,生活越来越美好。我也希望我们的药品能给更多人送去健康,让他们像我一样幸福!

  下面请大家看一段视频,了解一下我工作的地方。 

  我在网上看到美西方反华势力制造谣言,诬蔑新疆“种族灭绝”,我想问他们胡乱造谣,良心在哪里?我和我的各族同事共同发展维吾尔医药,为新疆各族群众提供医疗健康的基本保障。如果新疆有“种族灭绝”,我们每年生产的那么多药品都去哪里了?这些药品不正是为了保障大家的健康吗?

  穆巴拉克·木盖提:谢谢枣尔汗·伊明江的讲述。让人民群众看得上病、看得起病、看得好病,是夯实民生之基的重点。新疆始终坚持把医疗惠民作为重要的民生工程和民心工程。各族人民的生命权、健康权得到了极大的保障,各族人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未来的日子更加充满希望。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各位发言人,谢谢各位记者。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