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52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实录
时间:2021-08-13 |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 作者: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52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实录

(2021年8月12日,乌鲁木齐)

8月12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乌鲁木齐举办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图为发布会现场。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 摄

  徐贵相:各位媒体记者朋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出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我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

8月12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发言。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 摄

  首先,我介绍一下今天参加发布会的人员,他们是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刘卫东研究员,新疆大学祖力亚提·司马义教授,新疆师范大学法学院彭无情教授。今天的发布会以视频连线形式进行。

  首先,我就有关问题谈一些看法。

  一个时期以来,美国的一些媒体、智库、政客集体失智,极力将新疆采取的反恐去极端化措施政治化、标签化、污名化,逐项扣上“民族镇压”“文化灭绝”“宗教压迫”“强迫劳动”“强制绝育”“代际隔离”的帽子,最后宣称新疆犯下了“种族灭绝罪”。美国的对华焦虑在涉疆问题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已经到了丧心病狂、无理取闹、恬不知耻的地步。

  众所周知,美国到处宣扬所谓的“普世价值”,将自己标榜成“民主的卫士、自由的灯塔、人权的楷模”,摆出一副“教师爷”的架势。美国从来都是拿着手电筒照别人,却永远不照自己。今天,我们就拿着这把手电筒来照照美国的嘴脸。翻开美国历史,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人权纪录“五毒俱全”、国际形象丑陋不堪的怪胎。美国堪称是灭绝种族的“刽子手”,在建国后近百年时间里,对印第安人进行系统性种族清洗和大屠杀,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美国堪称是种族歧视的“惯犯”,美国非洲裔遭受系统性歧视,弗洛伊德们“我无法呼吸”的呐喊依然刺痛人心;美国堪称是“世界历史上最好战的国家”,在240多年的建国历史中仅有16年没有打仗,四处点火、穷兵黩武,造成了极为严重的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美国堪称是干涉主义的“急先锋”,公然打着人权高于主权的旗号,肆意践踏国际秩序、野蛮干涉别国内政;美国堪称是恐怖主义的“驰名双标”,对发生在中国的恐怖活动就奉若至宝,对发生在美国的恐怖活动就大打出手;美国堪称是强迫劳动的“鼻祖”,早在十九世纪初,就将成千上万的黑人奴隶从非洲大陆贩卖到美国南部的棉花田里进行压榨奴役;美国堪称是监控隐私的“惯犯”,坐拥全球最先进的情报系统,肆无忌惮地“透视”本国和他国人民,连盟国的领导人都不放过;美国堪称是制造骨肉分离的“高手”,强迫印第安人亲子分离、“零容忍”的移民政策制造了数不尽的人间悲剧;美国堪称是漠视生命的“冷面杀手”,号称具有世界上最丰富的医疗资源和医疗护理能力,但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却一片混乱,成为世界上确诊人数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美国更堪称是“谎言制造机”,厚颜无耻地将谎言作为外交政策,在涉疆问题上睁着眼睛说瞎话!

  事实真相是最强大的谣言粉碎机。当前的新疆,经济高质量发展,内生动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不断增强;社会大局稳如泰山,已连续四年多没发生暴恐案事件;人民生活持续改善,形成了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的良好局面;民族关系和谐融洽,各族群众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宗教领域和睦和顺,宗教信仰自由得到充分保障,各种宗教都健康有序传承;文化事业蓬勃发展,各民族文化相互欣赏、交流互鉴,在中华文化怀抱里绽放光彩;合作交流不断拓展,“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地位更加凸显,全新的内陆开放高地正在加快建成。天山南北、城市乡村到处呈现出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喜人景象。在新疆,哪个地方能找到“集中营”?哪个场所像“人间地狱”??请美国回答!

  随着新疆的声音传遍全球,国际社会在涉疆问题上越来越明了。许多有识之士挺身而出,仗义执言,点赞新疆,指责美国,形成一股势不可挡的正义洪流。前联合国促进民主和公平国际秩序独立专家阿尔弗莱德·德·扎亚斯、法国作家马克西姆·维瓦斯、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主编马克斯·布鲁门撒尔、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杰弗里·萨克斯、英国米德尔塞克斯大学教授威廉·沙巴斯、意大利前政要米凯雷·杰拉奇、日本学者村田忠禧,瑞典跨国和平与未来研究基金会等个人和机构都以不同的方式,在不同的场合,戳穿了美国污蔑新疆的险恶用心。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虽然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但他的丑恶行径绝不是靠装睡就能隐瞒的。今天的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就是要扒下美国的“遮羞布”,让全世界都看一看它血淋淋的历史与现实。

  徐贵相:美国一些反华势力称新疆实施“强迫劳动”,但众所周知,美国历史上存在过大规模的强迫劳动,即使在当前,美国人口贩运、强迫劳动问题依然十分突出。下面,请彭无情教授谈谈有关看法。 

8月12日,彭无情发言。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 摄

  彭无情: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一些反华势力大肆编造所谓新疆实施“大规模强迫劳动”的谎言,并以此借口滥用长臂管辖、出口管制措施,企图通过制裁打压新疆企业、制造“强迫失业”“强迫贫困”,使新疆各族群众处于贫困、封闭、落后之中,达到祸乱新疆的险恶目的。近期,更是炮制所谓“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妄图进一步插手新疆事务、干涉中国内政。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些反华势力只知道一味指责抹黑新疆,似乎忘了美国自己才是真正存在强迫劳动的国家。

  实际上,美国有数百年贩卖、虐待和歧视黑奴的历史。从1619年接收首批奴隶至1865年美国废除奴隶制,美洲大陆的南方种植园成为黑人等少数族裔被强迫劳动的主要场所。为了保证充足的劳动力,即便在1783年至1808年禁止国际奴隶贸易期间,美国贸易商依然通过各种手段将约17万名奴隶运至美国,这一数字是1619年以来北美进口奴隶总数的三分之一。据统计,美国奴隶主从黑奴身上压榨的劳动价值以现价计高达14万亿美元。可以说,强迫劳动是美国“发家史”上永远抹不去的污点。

  尽管21世纪的阳光已经普照世界,但强迫劳动这种奴隶社会的遗毒,在美国依旧是根深蒂固,只不过受害者变了身份,从黑奴转变为外来移民。过去5年,美国所有50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都报告了强迫劳动和人口贩运的案件。每年从境外贩运至全美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多达10万人,其中一半被贩运到“血汗工厂”或遭受家庭奴役。仅2019年,美国联邦调查局报告人口贩运案件1883起,比2018年多出500多起。根据美国一些学术机构的统计,美国至少有50万人遭受现代奴役并被强迫劳动。近期,据美联社报道,数百名来自印度的工人被招募到美国新泽西州修建一座大型印度教寺庙。这些工人一下飞机后就被收走护照,他们被强迫每周累计工作超过87个小时。新泽西州当地的最低工资是每小时12美元,而这些印度工人的工资仅为每小时1.2美元。

  美国农业领域也是强迫劳动的重灾区。“农场工人公正”组织在《绝非待客之道》报告中称,美农场主无需支付季节性移民工社保和失业保险,用工成本低,还恶意克扣工资、实施债务奴役,种族歧视、不保证基本住宿和安全工作场所的现象屡见不鲜。在农业领域,30%的农场工人及其家庭生活在联邦贫困线以下,他们难以表达自己诉求,经常遭受威胁或暴力并被强迫劳动。绝大多数农场工人为男性外来移民,其中很多不被登记注册并随时可能被驱逐出境。他们由于不会说英语,对劳工权利一无所知,加之害怕被驱逐出境,面对雇主剥削只能选择忍气吞声。

  美国监狱和拘留系统更是暗藏强迫劳动污垢。美国拥有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监狱系统,关押了约230万名囚犯。1865年美国宪法第13条修正案虽然废除了奴隶制度,却同时允许监狱强迫囚犯劳动。有绝对证据表明,美国囚犯被迫工作,工资很低,平均每天仅有0.86到3.45美元不等,在有的州甚至根本无法获得任何报酬。美国“黑人议程报告”(Black Agenda Report)网站表示,美国囚犯不受法律保护,也无权拒绝强迫劳动。他们可能被迫参与一些危险工作,比如扑灭加州野火,而每天仅能获得最多5.12美元的报酬。据《洛杉矶时报》报道,2020年美国新冠疫情暴发后,加州女子监狱中的囚犯冒着感染风险被迫生产口罩,每天工作长达12小时,每小时工资最高不过1美元,最低甚至只有8美分。她们每天生产成千上万个口罩,自己却不能拥有一个口罩。

  美国滥用童工现象同样臭名昭著。美国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批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据美国一些行业协会的统计,美国约有50万名童工从事农业劳作,很多孩子从8岁起开始工作,每周工作时长达72小时,每天劳作10小时以上也不鲜见,童工因农药致癌风险更是成年人的3倍。据美国官方统计,2019年美执法人员发现违反《公平劳动标准法》的童工案达858宗,在危险职业场所工作的未成年人达544名。尤其令人关切的是,美国烟草行业雇佣童工极为普遍。据一些人权组织报道,美国多个州存在烟草农场大量雇佣儿童从事收割和晾晒烟叶、甚至操作重型机械等情况。同时,烟草农场对儿童身心健康危害极大,有报道称在烟草农场劳动的儿童普遍感到恶心头疼,出现尼古丁中毒现象,甚至被发现肺部受到感染。

  侵犯劳工权利的事件不只发生在美国国内,美国一些企业还将强迫劳动的魔爪伸向了其他国家。据路透社报道,全球最大轮胎制造商之一、美国固特异轮胎橡胶公司近期遭遇多项指控。

  无数史实和案例已反复证明,美国存在的强迫劳动既是黑人奴隶的血泪史,也是现代社会美国外来移民的梦魇。然而,美国政府却对此避而不谈,甚至刻意规避自己本应承担的保护责任。据国际劳工组织统计,迄今美国只批准了14项国际劳工公约;在劳工组织8个核心公约中,美国仅批准2个,是批准公约数量最少的国家之一。而这恰好与美国在强迫劳动和侵犯劳工权利方面的长期糟糕记录形成了呼应。无论美国一些反华势力如何在劳工问题上对新疆抹黑攻击,无论其如何自我标榜“民主灯塔”“人权卫士”,都永远无法遮掩美国侵犯劳工权利的钢戳铁证。

  徐贵相:接下来,请大家观看《美国的故事》电视专题片有关“西进运动”实施强迫劳动的片段。 

  徐贵相:美国一些反华势力称新疆实施“种族灭绝”,但这顶帽子能扣到新疆头上吗?实际上,美国在种族问题上罪孽十分深重。下面,请祖力亚提·司马义教授谈谈有关看法。 

8月12日,祖力亚提·司马义发言。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 摄

  祖力亚提·司马义:美国将所谓“种族灭绝”的帽子粗暴地扣在中国头上,指控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新疆人民“饱受威逼迫害”。但事实上,美国自己才是真正实施“种族灭绝”的国家。

  美国对原住民印第安人进行惨无人道的种族清洗。特别是在“西进运动”中,大肆驱逐、杀戮印第安人。到20世纪初,美国印第安人口已从1492年的500万骤减至25万。如今,在美印第安人数量仅占美总人口的2%。美国统治者在大肆屠杀印第安人的同时,还在文化上对印第安人进行同化,以达到消灭异己的目的。早在19世纪末,美国开始全面实施白人模式教育,推行强制性的唯英语教育。现今讲印第安语的大都是生活在保留地的老人。直到今天,美国印第安人仍然过着二等公民般的生活,权利饱受践踏。

  美国歧视并任意杀害非洲裔美国人。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行为问题特别报告员指出,美国执法当局杀害和残暴虐待非洲裔的数量惊人,而且很少受到追究。据报道,60%的美国非洲裔认为,他们经常在求职和购物时被歧视,在住房申请、贷款办理、保险领取等问题上所受歧视更是屡见不鲜。“警察暴力地图”网站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警察共枪杀1127人,其中只有18天没有杀人。非洲裔只占美国总人口的13%,却占被警察枪杀人数的28%,非洲裔被警察杀死的概率是白人的3倍。2013年至2020年,约98%的涉案警察未被指控犯罪,被定罪的警察更是少之又少。特别是2020年,美国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及其引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再次暴露出美国内存在的长期性、系统性的严重种族歧视,已经使美国少数族裔到了“不能呼吸”的地步。

  美国肆意欺凌亚裔群体。1882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切斯特·阿瑟正式签署“排华法案”,这是美国历史上首次颁布针对特定种族、民族的反移民法。该法案不仅对在美华人构成歧视,还直接威胁到他们的安危。“排华法案”直至1943年才宣告废止,美国国会直至2012年才象征性地作出道歉。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美国各地针对亚裔的暴力行为加剧,各种欺辱、谩骂、攻击层出不穷。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网站2020年9月17日报道,一项针对美国亚裔年轻人的调查显示,在过去一年中,四分之一的美国亚裔年轻人成为种族欺凌目标。在时任美国政府领导人种族主义言论的推波助澜下,近一半受访者对自身所处境遇表示悲观,四分之一的受访者对自己及家人所处的境遇表示恐惧。

  面对如此严重的“种族灭绝”和种族歧视问题,美国还有什么资格对他国民族政策说三道四?美方应该先解决好自己国内问题,再“关心”世界的情况。

  徐贵相:接下来,请大家观看反映美国屠杀印第安人、剥人皮做皮靴的图片和相关视频。 

  徐贵相:美国一些反华势力称新疆“压迫穆斯林”,但事实上,美国系统性迫害穆斯林的劣迹令人震惊。下面,请刘卫东研究员谈谈有关看法。 

8月12日,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刘卫东研究员通过视频连线发言(翻拍视频画面)。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周鹏 摄

  刘卫东:美国号称宗教信仰自由,但实际只是信仰基督教的自由,同为世界三大宗教之一的伊斯兰教却长期受到排挤、限制、甚至禁止。穆斯林群体长期受到歧视、打压、甚至迫害,他们的基本政治权利、经济权利、文化权利、社会权利难以保障。更有甚者,美国一些政客和媒体竟然常常把穆斯林群体与恐怖分子画等号。

  美国从立国那天起,就系统性迫使穆斯林放弃宗教信仰。20世纪之前的美国穆斯林移民主要来自非洲和中东地区,仅从非洲被贩卖至北美的黑人奴隶中,穆斯林就占10%~15%,然而,由于严厉的宗教迫害,他们很难保持自己的原有信仰,多数人不得不最终改信基督教,其后代也不再自我认定为穆斯林。

  至今,美国国内的穆斯林始终被视为“不受信任的外来人”。近几十年来,随着美国移民政策的调整,又有上百万穆斯林移民来到美国,这些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学者、医生和工程师,具备专业技能,他们为美国的发展作出了贡献。但是,由于地缘政治因素,尤其是美国与中东地区国家的关系,美国国内不断掀起对穆斯林的负面情绪,媒体连篇累牍的负面报道更加剧了美国社会针对穆斯林的仇恨和暴力行为。

  “9·11”之后,美国甚至出现和兴起了“伊斯兰恐惧症产业”,一些人把对穆斯林的歧视与迫害“当饭吃”。很多反伊斯兰教的人利用出版书籍、撰写博客、担任访谈嘉宾的机会,发表了大量偏激的言论,甚至是虚假信息,将穆斯林普遍描绘成阴险、鼓吹暴力、反美国的形象,并且执迷于穆斯林阴谋论。在这种反穆斯林的社会氛围下,绝大多数美国人逐渐对穆斯林感到恐惧、不信任,甚至产生深深的仇恨心理。根据美国联邦调查局的报告,2001年美国国内针对穆斯林的仇恨犯罪激增了1600%。

  美国曾于2017年1月27日签署了所谓的“穆斯林禁令”,禁止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也门等7个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特朗普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弗林将伊斯兰教比作“恶性肿瘤”,称伊斯兰主义为一种“隐藏在宗教外表背后”的“政治理念”,对穆斯林的恐惧是“合理的”。曾担任特朗普首席战略师的班农则将伊斯兰教称作“世界上最极端的宗教”,宣称信奉伊斯兰教的人群正在美国建立“第五纵队”。

  美国一方面大肆迫害穆斯林,大搞去伊斯兰化,另一方面又对中国新疆去极端化横加指责,假惺惺地对新疆的穆斯林表示“关心”。他们丝毫不尊重伊斯兰教,更不是真的关心穆斯林,而是利用伊斯兰教,利用穆斯林的宗教感情,人为制造不稳定因素,以达到搞乱新疆的目的,这完全是狼子野心。

  徐贵相:接下来,请大家观看美国对穆斯林国家悍然发动战争的视频集锦。 

  徐贵相:美国一些反华势力称新疆实施“骨肉分离”运动,但大量证据显示,美国在印第安人身上实施了惨无人道的分离政策,造成了巨大伤害。下面,请祖力亚提·司马义教授谈谈有关看法。

  祖力亚提·司马义:长期以来,美国频频借所谓人权问题对他国指手画脚,而面对本国边境屡屡上演的苛待移民、“骨肉分离”等人道主义危机却轻描淡写,甚至避而不谈。

  早在19世纪,美国就开始对印第安人实行同化政策,开办了350多家印第安人寄宿学校,将印第安人儿童和青年同化到欧美文化当中。寄宿学校里年幼儿童被迫放弃他们美洲土著的身份和文化,被迫用欧洲人的名字,被迫禁止说土著语言,更是被迫与家人分离。美国印第安人事务协会在1969年和1974年的研究发现,每3到4个印第安儿童中就有一人被迫与父母“骨肉分离”。其中很多人在寄养家庭中遭受种种虐待,被剥夺文化认同,一生都无法治愈伤痛。有学者估计,150多年时间里,可能直接或间接导致多达4万名印第安儿童死亡。

  近年来,美国实施“零容忍”移民政策,导致大量儿童被迫与父母、兄弟姐妹分离,酿成了无数人间惨剧。2018年以来,有包括7名儿童在内的24名移民在美国边境收容所死亡。近几年被美国政府拘留的近27万移民儿童中,有近2.5万人拘留超过100天,近1000人在难民收容所中度过了一年多时间,多人被拘押超过5年。

  我们呼吁国际社会持续关注美国移民拘留中心侵犯人权现象,督促美国立即停止在移民拘留中心侵犯人权的行为,关闭所有离岸拘留中心,停止“骨肉分离”行径,切实尊重和保护移民特别是移民儿童权利。

  徐贵相:接下来,请大家观看反映美国实施“强迫寄养”政策,同化印第安人的视频。 

  徐贵相:美国一些反华势力称新疆存在“大规模监视”,但从最近爆料情况看,美国长期以来就肆意监控民众甚至外国政要,令人哗然。下面,我来谈谈有关看法。 

  徐贵相:大量证据表明,美国政府有关机构对政府、企业和个人实施大规模、有组织、无差别的网络窃密、监控和攻击,是公认的全球头号“黑客帝国”和窃密大户。

  美国政府不断强化对民众的监控,大幅限制和缩减美国社会的自由空间,严重侵犯公民自由。2012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授权政府通过未经许可的窃听及电子通讯手段侵犯民众隐私。2013年6月,斯诺登曝光美国的“棱镜”项目,揭露美国情报部门全天24小时监控全世界所有的手机和上网电脑,甚至连盟国领导人都不放过。但之后,美国监听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领导人、普通民众和相关企业的范围仍在不断扩大,技术手段日益翻新。2016年,美国中央情报局通过投资有关私人公司,加大了对各国公民在推特、脸谱、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发表言论的监控力度。位于纽约市中心的一座无窗大厦是美国国家安全局在曼哈顿的秘密监听中心,不仅监听美国国内通讯,而且针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和其他至少38个国家采取监听行动。美国国家安全局在大楼内运营代号为“Titanpointe”的间谍中心,利用大楼内美国国际电话电报公司的设备,监测进出美国的电话、传真及网络信息,截取包含邮件、聊天、Skype电话、密码以及网络浏览历史信息的卫星数据。2017年,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要求在美国20大机场安装人脸扫描设备。美国情报部门、执法部门利用汽车驾驶证照片、“脸书”用户的头像建立人脸数据库,执法部门也经常随意调取数据库中的数据。乔治城大学公布的一项研究显示,约一半美国成年人被纳入执法机构使用的人脸识别系统中。2019年12月6日《达拉斯晨报》网站报道,美国联邦、州和地方执法部门仅在得克萨斯州就设有8个秘密监视中心,共享情报,监控社交媒体和其他在线论坛。2019年6月4日美国审计署的报告显示,联邦调查局的人脸识别办公室可以在无合法许可的情况下,任意检索包含超过6.41亿张照片的数据库。

  美国频频被曝出监控丑闻,再一次充分暴露美国无视国际规则和道义,持续监控全球,维护自身利益的霸权主义心态。美国这样一个窃密大户,居然一面充当“破坏者”,一面扮演“受害者”,打着“清洁网络”的旗号,声称要维护网络安全。美国维护网络安全是假,打压竞争对手是真;维护盟友安全是假,维护自身霸权是真。监视着全世界的美国,甚至诬称新疆使用高科技侵犯人权,并以此为借口制裁中国高科技企业,这完全是蛮横无理的强盗逻辑!

  徐贵相:接下来,请大家观看斯诺登爆料美国实施棱镜门计划的相关视频。 

  徐贵相:美国一些反华势力称新疆反恐去极端化斗争是“镇压维吾尔族”,但对自己发动的战争却美化为“反恐”。下面,请彭无情教授谈谈有关看法。 

  彭无情:恐怖主义是人类面对的共同威胁,也是需要各国携手合作的重要议题。近年来,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在全球蔓延,给人类带来沉重灾难。面对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肆虐,没有任何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团结起来打击恐怖主义既是国际社会的当务之急,更是应尽职责。

  但在美国看来,打击恐怖主义只不过是服务美国霸权的政治手段,干涉他国内政的廉价借口。对于针对美国的恐怖活动,美国就毫不手软,甚至打到国外去,悍然发动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搞得很多国家不得安宁。对于针对中国的恐怖活动,美国就纵容袒护,甚至明里暗里进行支持。众所周知,臭名昭著的“东伊运”早在2002年,就被联合国认定为恐怖组织,列入安理会1267委员会制裁清单。长期以来,“东伊运”为达到将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的目的,披着宗教外衣传播暴力恐怖思想,煽动、策划和实施了一系列暴力恐怖活动,对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造成了极大伤害。震惊中外的北京金水桥“10·28”暴力恐怖袭击案件、云南昆明“3·01”严重暴力恐怖事件、新疆乌鲁木齐火车南站“4·30”暴力恐怖袭击案件等暴恐案(事)件均为“东伊运”组织策划实施。2019年12月,中国国际电视台(CGTN)播出了反恐斗争纪录片《幕后黑手——“东伊运”与新疆反恐》,以大量客观、真实事例,展示了“东伊运”祸乱新疆,灌输极端思想、煽动民族仇恨、毒害妇女儿童、制造暴恐事件等累累罪行。面对这样罪孽深重的恐怖组织,美国却公然宣布撤销将“东伊运”认定为恐怖活动组织的决定,试图为“东伊运”洗白,为恐怖势力撑腰打气,成为祸乱新疆的“幕后黑手”。

  美国在反恐问题上的“双重标准”和对恐怖组织“合则用,不合则弃”的丑恶面目,毫无正当性可言,是对国际反恐事业的最大威胁,是对人类文明底线的严重挑战,更是对新疆2500多万各族群众的极大冒犯,注定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徐贵相:接下来,请大家观看《幕后黑手——“东伊运”与新疆反恐》纪录片的片段。 

  徐贵相:美国政府以所谓“强迫劳动”为借口无理制裁新疆棉花行业,但却似乎忘了美国强迫黑人摘棉的血泪史。下面,请刘卫东研究员谈谈有关看法。

  刘卫东:美国棉花产业的发展与奴役黑人密切相关。从18世纪开始,随着美国南方棉花种植业迅速扩张,大量黑人被贩卖到此,被迫从事棉花植采工作。在美国的肯塔基、田纳西、阿拉巴马等棉花主要种植区,大量的黑人奴隶脖子上戴着枷锁,脚上戴着镣铐,被奴隶主强迫劳动,并不时被白人监工鞭笞和压榨。洁白的棉花与黑色的皮肤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哈佛大学历史教授斯文·贝克特在《棉花帝国——一部资本主义全球史》一书中,对美国奴役黑人种植棉花有着详细的介绍。该书写道,为了大规模扩大棉花生产,南方种植园主引入了成千上万的奴隶。18世纪90年代,佐治亚州的奴隶数量几近翻倍,达到6万人。在南卡罗来纳州,内陆棉花种植区的奴隶数量在1790年时是2.1万人,20年后增长到7万人,其中有1.5万名新近从非洲引进的奴隶。随着种植园的扩展,四个典型的南卡罗来内陆县,黑人所占人口比例从1790年的18.4%上升到1820年的39.5%,而到1860年上升至61.1%。一直到美国内战爆发,棉花产业与奴隶制携手并进、同步发展,美国和英国成了新兴棉花帝国的两大轴心。

  该书还记载了一名叫约翰·布朗的奴隶如何被牛皮鞭打的,以及监工如何“搜捕”逃亡黑奴的情况。约翰·布朗记得,当英国市场的棉花价格上涨时,可怜的奴隶立即感觉到这一后果,因为他们的日子更加艰难,鞭子也不停地抽打着。另一个奴隶亨利·比布也记得自己受罚的场景:在监工的号角声中,所有的奴隶都集合起来目睹我受罚,我被剥掉衣服,被迫脸朝下趴在地上,地上揳了四根桩子,我的手和脚都被绑在这些桩子上,监工就用鞭子抽打我。

  美国棉花产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充满着血和泪的黑人奴役史,也是一部丑陋的“强迫劳动”史。美国政府以所谓“强迫劳动”为借口无理制裁新疆棉花行业,完全是“以己度人”,妄图将自己历史污点和肮脏行径转移到中国新疆身上。有一部由真人故事改编的美国电影叫《为奴十二年》,反映了美国黑人是如何被强迫劳动的。

  徐贵相:接下来,请大家观看电影《为奴十二年》的片段。 

  徐贵相:近期,美国少数反华议员声称将推进涉疆“法案”成法进程,以便美政府对“新疆侵犯穆斯林人权”行为实施制裁。下面,我来谈谈有关看法。

  徐贵相:事实上,美国披着法律的外衣,破坏国际法治,四处挥舞制裁大棒的罪恶历史由来已久。早在20世纪80年代,美国就借长臂管辖搞垮了东芝等日本半导体行业。2008年,德国西门子全球行贿案发,其行贿涉案高管、行贿对象都与美国无关,但因公司在美国上市,因此受到美《海外反腐败法》“长臂管辖”,创下被美国政府罚款16亿美元的历史纪录。据《纽约时报》2012年统计,因违反美国《海外反腐败法》被查处的前10名公司中,总部在美国的仅一家,美国通过这种手法攫取了巨额和解金。2013年,美国以“长臂司法”为工具,猎杀法国能源巨头阿尔斯通。此外,欧洲空客、日本车企、瑞典爱立信等企业也有过类似遭遇。

  近年来,美国肆意污蔑中国治疆政策,动辄依据其国内法对涉疆实体和个人实施单边制裁。2020年5月,美国商务部将33家中国实体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指责其中9家实体涉及“侵犯新疆人权”;2020年9月,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借口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对我5家涉疆企业发布出口禁令;2020年10月,美国商务部以所谓“人权”问题,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等18家实体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2021年3月,美国借口新疆棉花产业存在“强迫劳动”,对新疆有关官员和实体列入制裁范围;2021年6月,美商务部借所谓的“涉嫌侵犯人权”,将4家新疆光伏企业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2021年7月,美国商务部将23家中国实体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指责其中14家实体参与新疆所谓的“镇压、拘留和监视”活动。

  美国这种霸凌行径已经遭致国际社会的强烈反感和普遍批评。法国前总理若斯潘说:“美国的法律只能在美国执行,不能拿到法国来执行。”法国参议员菲利普·博纳卡雷尔2019年在接受《参考消息》采访时称,法国反对美国的强权逻辑,美国的长臂管辖从亚洲到欧洲都存在,这对我们的主权提出了严峻的挑战。欧盟高级官员博雷利表示,美国针对欧洲企业越来越多地使用制裁手段或以制裁相威胁,这种“域外制裁”是违反国际法的。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在美国对俄欧合作的北溪2号项目实施长臂制裁时指出,美国频繁地对别国指手画脚,未来恐怕会升级到禁止其他国家“呼吸”。《美国陷阱》作者阿尔斯通前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称,“美国早已将法律作为削弱竞争对手的一种不正当手段,所有国家都应团结起来,抵制美国的单边主义。”

  事实证明,长臂管辖已经成为美打压外国实体、干涉别国内政甚至颠覆他国政权的霸权工具。美国为保住世界霸主地位,频繁地将国内法凌驾于国际法之上,肆意挑衅他国国家主权,任意侵犯他国企业和公民权益,严重破坏了国家主权平等的国际法治基本原则,严重践踏了国际秩序,实属冒天下之大不韪。美国屡屡祭出长臂管辖这种看起来“好使的大杀器”,实际是饮鸩止渴,只会让霸权越来越忘乎所以,走向疯狂,也走向最终的覆亡,这就是美国霸权的宿命。

  徐贵相:接下来,请大家观看《美国陷阱》作者阿尔斯通前高管弗雷德里克·皮耶鲁齐揭露美国长臂管辖的视频。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