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1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实录
时间:2021-02-01 | 来源:天山网 | 作者:
  2020年1月3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首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针对“部分西方政客和媒体炒作所谓涉疆问题,恶毒攻击中国新疆的人权状况,歪曲抹黑中国在新疆开展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无端指责中国政府治疆政策,挑拨中国民族关系、破坏新疆繁荣稳定”进行回应,发布会邀请到喀什地区行署专员帕尔哈提·肉孜、自治区文旅厅副厅长古丽·阿不力木回答记者提问。

  主持人:各位媒体记者朋友,大家上午好。欢迎出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今天,我们邀请到喀什地区行署专员帕尔哈提·肉孜、自治区文旅厅副厅长古丽·阿不力木,请他们就有关问题回答大家的提问。

  现在进入提问环节。请记者朋友举手提问,提问前,请先介绍自己所在的新闻机构名称。

  新华社记者:《纽约时报》近日发文,声称新疆政府把小孩送进寄宿制学校,“强迫”他们与父母分离,“以汉语取代民族语言”,推行爱国主义教育对他们进行所谓的“洗脑”。对此,您怎么看?

  主持人:这个问题,请古丽·阿不力木回答。

  答:我们注意到了这篇报道,发现通篇都是虚假信息,毫无事实依据,完全是主观臆想。今天我带来了一段喀什地区一个学校的视频,请大家先看一看(播放短视频)。这是南疆地区学校里的日常场景,也是新疆繁荣稳定的一个缩影,与《纽约时报》所描述的“悲惨”场景完全相反。

  实行寄宿制,是我国提高偏远地区教育水平,减轻学生和家长负担的有效做法。新疆各民族学生读书,实行就地就近上学的原则,住家离学校比较近的学生完全可以走读;住家离学校较远的学生,学校免费提供住宿,并为农村学生免费提供饮食,是否寄宿均由学生本人和家长选择。《纽约时报》所谓“年幼的孩子被迫与父母分离”根本无从谈起,就连他的报道也不得不承认确实有很多偏远地区的家庭很愿意将孩子送到寄宿学校,真是自相矛盾。

  《纽约时报》卑劣地对新疆小学开展爱国主义教育说三道四。全世界所有国家都会教育青少年热爱自己的国家,难道美国的学校就不开展爱国主义教育吗?然而,新疆的学校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被《纽约时报》歪曲成“洗脑”,这是典型的双重标准。我们开展爱国主义教育理所当然、理直气壮,我们还将坚持不懈地抓下去。

  主持人:谢谢古丽·阿不力木的回答。下一个问题。

  中国国际电视台记者:近日,境外一些媒体和社交平台发布了“寻人贴”,称自己在新疆的“亲人”“朋友”“失联”,杳无音讯、失去踪迹。您对此有何看法?

  主持人:这个问题,请帕尔哈提·肉孜回答。

  答:近日《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对境外一些社交平台发布的所谓“寻人贴”的调查文章。文章证实,“寻人贴”所说的“失联”人员的信息和图片都是编造出来的。更可笑的是,他们讲的一些“失联”人员,实际上都在新疆过着正常的、安定的生活。

  在这里,我想给大家举几个例子。比如,贴子里提到的如则麦麦提·阿塔伍拉,他现在就在和田县一家制鞋厂工作,每个月有2500元的稳定收入。比如,贴子里提到的阿不都克里木·阿不都热依,他从公交公司退休以后在乌鲁木齐市过着平静的生活。比如,贴子里提到的塔伊尔·阿卜来提,他是喀什地区疏勒县阿拉力乡的一名村民,现在一家餐厅打工,他还准备开一个自己的餐厅。比如,贴子里提到的艾则孜·尼亚孜和买热叶木·尕依提夫妇,这老两口在库车县儿子家里,享受幸福的天伦之乐!这些人对“被失联”表示非常气愤,不希望自己平静安稳的生活受到外界干扰,尤其不希望受到境外“东突”分子的干扰。

  事实表明,这些“被失联”的人,与他们真实存在的亲人朋友是没有失联的。如果非要说“失联”的话,谣言的制造者与这个社会的正义和良知倒真的是常常“失联”。我认为找到这些造谣者,看一看他们的真面目,探一探他们究竟躲藏在哪些见不得光的角落里,问一问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让他们的企图和谎言大白于天下,这倒是比寻找所谓的“失联者”更有意义的事情。如果真的能找到这些造谣者,我建议那些“被失联”的人,可以拿起法律武器,向造谣者讨一个说法。

  主持人:谢谢帕尔哈提·肉孜的回答。下一个问题。

  中国日报记者:美西方极个别的所谓“名人”近期在社交媒体发表攻击中国新疆政策的言论,引起网络热议。对此,您有何想法?

  主持人:这个问题,请古丽·阿不力木回答。

  答:我不知道这些所谓“名人”到没到过新疆,但他们似乎被一些假新闻蒙蔽了双眼,被一些不实之辞影响了判断。我们欢迎这些“名人”到新疆走一走,看一看,只要他怀有良知、明辨是非,秉持客观公正原则,就会看到一个真实的新疆。

  我郑重强调,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西汉以来,新疆就一直在中国的管辖之下,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把新疆称为“东突厥斯坦”,更不存在所谓的“东突厥斯坦国”。维吾尔族是中华民族大家庭的一员,是中国人,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东突人”。1953年全国第一次人口普查时,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口为三百多万人,截至到最近一次的人口普查,新疆的维吾尔族人口已经超过千万。我想问一下,这个数据能说明是所谓的“种族灭绝”吗?

  中国政府充分保障各族人民依法享有平等权利和自由,依法保护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中国公民的宗教信仰自由,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措施得到了各族群众的衷心拥护。新疆各级政府始终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坚定不移地将发展落实到改善民生上、落实到惠及当地上、落实到增进团结上,使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地惠及各族人民。坚持把一般公共预算支出的70%以上用于保障和改善民生,持续推进以就业、教育、医疗等为重点的九项惠民工程。着力稳定扩大就业,零就业家庭实现动态清零。大力发展教育事业,全疆实行九年制义务教育,南疆四地州可享受15年免费教育。提高医疗服务水平,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各族群众每年享受一次免费健康体检,城镇职工大病保险覆盖面达到100%,农村贫困人口15种大病集中救治和慢性病签约服务全覆盖。建设各类保障性住房,城乡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逐年增长,城乡困难群众全部纳入最低生活保障。全面实施全民参保计划,完善基本养老保险、医疗保险、失业保险、工伤保险、生育保险制度,实现应保尽保,各族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

  主持人:谢谢古丽·阿不力木的回答。下一个问题。

  环球时报记者:近期,《爱尔兰时报》刊发题为《“入乡随俗”:中国派遣官员与新疆少数民族住在一起》的报道,还有一些境外媒体称“结亲是为了监视维吾尔族群众”“要求少数民族吃猪肉”“汉族男子和当地妇女睡在同一房间的床上”等等。您对此有何评价?

  主持人:这个问题,请帕尔哈提·肉孜回答。

  答:我也了解到您刚才提到的一些境外媒体的报道情况。以我的实际经历和身边人的感受可以肯定地认为,只有心理极度卑劣的人才会将广受新疆各族群众欢迎的结亲活动污蔑为“监视维吾尔族群众”;只有心理极度阴暗的人才能编造出“要求少数民族吃猪肉”这样的谎言;只有心理极度低俗的人才能炮制出“汉族男子和当地妇女睡在同一房间的床上”这种不堪的情景。我想问问《爱尔兰时报》等那些造谣的记者,你们在新疆发现哪个地方、哪个单位、哪个人强迫穆斯林吃猪肉了?哪个地方、哪个单位、哪个人和结亲对象睡在同一房间的床上了?

  民族团结是新疆各族人民的生命线。为加强民族团结,促进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2016年以来,新疆在各族干部群众中广泛开展“民族团结一家亲”和民族团结联谊活动,110多万各族干部职工与160多万各族群众结对子、交朋友、认亲戚,其中既有汉族干部与包括维吾尔族在内的少数民族群众结对认亲,也有包括维吾尔族干部在内的少数民族干部与汉族群众结对认亲。各族干部群众交往交流交融,相互尊重,相互帮助,广大干部职工充分发挥自身特长优势,积极引导基层群众转变思想观念、拓展致富门路,帮助他们解决就医、就业、就学等生产生活中的实际困难,办了许多得民心顺民意的好事实事。据统计,参加“民族团结一家亲”和民族团结联谊活动的干部职工为基层群众捐款9.4亿元,捐物4921万件,办实事好事1803万件。事实证明,“民族团结一家亲”和民族团结联谊活动是加强民族团结的有效举措,受到了各族群众普遍欢迎。

  但是,美西方极个别记者对谎言趋之若鹜,对真相却避而不谈。《爱尔兰时报》记者彼得·高夫2019年8月曾受邀参加“走进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主题采访活动。2019年12月他再次来到新疆。彼得·高夫不顾在新疆参观采访活动的客观事实,凭空捏造采访对象,肆意编造采访内容,杜撰了一篇撒谎的报道,严重违背了新闻工作者的职业操守,毫无职业道德。彼得·高夫在喀什采访期间,我安排我们地区外办的人员全程陪同,他根本没有采访过他报道里提到的伊玛目和维吾尔族居民,他采访的结业学员也根本没有讲过他报道的那些内容,他的报道完全是虚构编造的,我们的陪同人员随时可以跟他对质。

  我还了解到,2019年11月,有一个名叫早木热·达吾提的女子诬称“在结对亲戚家遭遇猪肉宴”。事实上,早木热·达吾提所称其“结对亲戚”实为其五哥阿布都黑力·达吾提的结对亲戚赵麒麟。2017年10月,阿布都黑力·达吾提与赵麒麟结为亲戚。2018年1月,赵麒麟邀请阿布都黑力·达吾提前往家中做客,与阿布都黑力·达吾提同行的有其妻子霍尔克孜·艾合买提、妹妹早木热·达吾提及其子女。赵麒麟母亲亲自下厨为客人准备饭菜。因赵麒麟母亲为回族,饮食清真,根本不存在提供“猪肉宴”,因此“在结对亲戚家中遭遇猪肉宴”的情况,纯属捏造、一派胡言。就餐期间,结对亲戚和同行人现场拍照留念,大家可以看一看(现场展示照片)。

  谎言无法遮盖真相,新疆各族人民手足相亲、守望相助。这些诋毁抹黑是对最珍贵民族感情的亵渎,是新疆各族人民完全不能接受的。

  主持人:谢谢帕尔哈提·肉孜的回答。下一个问题。

  中国日报记者:近日,一部由日本漫画家清水智美所绘的漫画《发生在我身上的事——维吾尔女子的证词》在“推特”“脸书”等境外网站传播很广,漫画讲述新疆维吾尔族女子米日古丽·图尔荪从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逃出后所讲述的受迫害经历。您对此怎么看?

  主持人:这个问题,请古丽·阿不力木回答。

  答:我们已多次就米日古丽·图尔荪的谎言进行了澄清,我在这里再次介绍其真实情况。米日古丽·图尔荪,维吾尔族,原是新疆巴州且末县居民。2010年8月,她与一名伊朗人在中国登记结婚。2012年1月,她在埃及与一名埃及人登记结婚。根据米日古丽本人提供的资料,2015年4月,米日古丽·图尔荪在埃及生育了3胞胎3个孩子,分别是木俄子、艾林娜、木艾子,其中两个2015年10月在中国落户。2018年3月,米日古丽·图尔荪的埃及籍丈夫告知且末县公安局,米日古丽·图尔荪已加入埃及国籍。在询问米日古丽·图尔荪本人意愿并在她提交注销中国国籍申请后,且末县公安局于2018年4月2日注销了米日古丽·图尔荪与两个孩子的户籍。2018年4月22日,米日古丽·图尔荪和丈夫携两个孩子持埃及护照离境。

  2017年4月21日,米日古丽·图尔荪曾因涉嫌煽动民族仇恨和民族歧视被新疆且末县公安局刑事拘留。期间,因其患有梅毒等传染病,出于人道主义考虑,县公安局于2017年5月10日撤销对其的强制措施。除了20天的刑事拘留外,米日古丽·图尔荪在中国期间是完全自由的。根据有关记录,米日古丽·图尔荪于2010年至2017年间,曾先后11次往返于中国和埃及、阿联酋、泰国、土耳其等国家。

  简而言之,米日古丽·图尔荪从来没有进过监狱的情况,从来没有在任何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学习。不知其声称的“在关押期间目睹9名女子死亡”“警方将其关在一间有50多名女子的牢房”从何而来?!米日古丽·图尔荪还曾谎称其弟在教培中心被虐待死亡,听到这一谎言后,其弟艾克拜尔·图尔荪表示,“我的姐姐米日古丽一贯满口胡言,不但说我死了,还造谣看到别人死了。”

  米日古丽·图尔荪,2018年11月28日以所谓“证人”身份在美国国会作证,信口开河、满口胡言,竟然成为美国国会参议员卢比奥等人提出和推动所谓 “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的所谓“重要依据”,真是不可思议。日本漫画家清水智美显然被假新闻蒙蔽了双眼,基于谣言创作了有关作品。

  漫画作者并不了解新疆的真实情况,但我可以告诉作者,新疆是个好地方,社会稳定、经济发展、文化繁荣、民族团结、宗教和顺、风景优美,每年都有大量中外游客来新疆参观旅游。2019年,新疆接待境内外游客突破2亿人次,同比增长42.62%。在这里,我郑重邀请漫画作者清水智美来新疆实地走一走看一看,相信她一定会看到一个真实的新疆,而不是谎言下的想象。

  主持人:谢谢古丽·阿不力木的回答。下一个问题。

  中国新闻社记者:有境外网民在“推特”发起“中国杀死穆斯林”标签活动,“谴责中国对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压迫”。您对此有何评价?

  主持人:这个问题,请帕尔哈提·肉孜回答。

  答:我们关注到了这个活动。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从来不与特定地域、民族、宗教挂钩,与民族、宗教没有任何关系。近期推特、脸书等社交媒体上出现一些污蔑中国新疆政策的不实贴子和活动,这是一次有组织的攻击和抹黑行动,我们对这个活动予以强烈谴责。

  过去一段时间以来,新疆深受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分裂主义之害。据不完全统计,从1990年到2016年年底,新疆发生了数千起暴力恐怖案(事)件,造成大量无辜群众伤亡和巨额财产损失。近期,中央广播电视总台旗下的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接连推出两部新疆反恐纪录片《中国新疆,反恐前沿》和《幕后黑手——“东伊运”与新疆暴恐》。片中使用大量真实暴恐袭击画面,全方位展示了恐怖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尤其是恐怖组织“东伊运”的种种恶行,大家可以认真看一看。

  面对这种严峻形势,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坚决打击暴力恐怖犯罪活动,同时重视源头治理,依法开展反恐、去极端化工作,特别是设立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教育挽救受极端思想感染、有轻微犯罪行为或违法行为人员,避免其成为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牺牲品,最大限度地保证了各族人民群众的生命权、生存权、发展权等基本人权。新疆采取的预防性反恐和去极端化措施受到各族人民的支持和拥护。目前,新疆已连续三年多没有发生暴力恐怖案(事)件,社会大局持续稳定,人民安居乐业。

  2018年底以来,联合国高层、外国驻华使节、国际组织、一些国家常驻日内瓦代表和境外媒体、宗教团体等70余批团组,涉及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人来疆参访。通过实地参观访问,许多人看到了真相,理解了新疆开展教培工作的紧迫性、必要性、合法性、合理性。包括穆斯林国家在内的许多有识之士纷纷表示,新疆的暴恐活动惨无人道、令人愤慨,教培工作为国际社会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作出了重要贡献,积累了宝贵经验,很有借鉴价值。2019年7月,50多个国家常驻日内瓦代表联名致函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主席和人权高专,积极评价中国在反恐和去极端化工作中尊重和保障人权。10月,60多个国家在第74届联大三委会议期间共同发言,称赞中国新疆巨大的人权进步。

  主持人:谢谢帕尔哈提·肉孜的回答。下一个问题。

  新疆日报记者:有媒体报道新疆大规模拆除清真寺,您对此有何回应?

  主持人:这个问题,请古丽·阿不力木回答。

  答:我要先用一组数据来回应这个问题。新疆的清真寺由改革开放初期的2000多座增加到现在的2.4万座,每530个穆斯林就拥有一座清真寺,教职人员由3000多人增加到2.9万多人。试问,这是宗教信仰自由的体现,还是“大规模拆除清真寺”的结果?

  事实证明,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在新疆得到全面落实,穆斯林群众宗教信仰自由权利得到依法保障,正常宗教需求得到有效满足。2019年3月,伊斯兰合作组织外长理事会通过决议,赞赏中国关怀穆斯林群众所作的努力。希望那些在宗教问题上戴着有色眼镜、采取“双重标准”的西方政客和媒体,正确看待中国的宗教政策和宗教信仰自由状况,停止利用宗教问题干涉他国内政。

  主持人:谢谢古丽·阿不力木的回答。下一个问题。

  人民日报记者:据报道,新疆的教培中心存在强迫劳动,有企业从教培中心获得廉价甚至免费劳动力。您对此有何回应?

  主持人:这个问题,还是请古丽·阿不力木回答。

  答:在2019年12月9日举行的新疆稳定发展新闻发布会上,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同志发布,目前,参加“三学一去”的教培学员已全部结业,在政府帮助下实现了稳定就业,改善了生活质量,过上了幸福生活。

  来过新疆特别是南疆的都知道,因为自然环境较为恶劣,社会较为封闭,群众普遍文化素质较低,缺少就业机会,容易受到极端思想的感染。过去,教培中心针对学员缺乏职业技能、就业困难的问题,将学习职业技能作为提升学员就业能力的重要途径,根据当地需求和就业条件,设置食品加工、排版印刷、美容美发、建筑装饰、畜牧养殖、果树栽培、保健推拿、家政服务、手工艺品制作、插花、地毯编织、绘画、乐器演奏、舞蹈演艺等课程,对有愿望有条件的学员进行多技能培训。职业技能培训将课程学习和实训操作相结合,实训操作是实践教学,目的是让学员具备实际操作能力,根本不存在强迫劳动问题。学员通过学习职业技能知识,大多数掌握了一定的实用技能,就业能力得到提高。

  教培中心学员结业后,绝大多数已自主择业,也可以由有关部门协助安排就业。教培中心的结业学员,有的在工厂或其他企业就业,有的自主创业,还有一些为了不断提升自我,到中职、高职等院校继续深造学习。到企业就业的结业学员,与其他职工一样,均按照《劳动法》《劳动合同法》等法律规定,与用工单位签订劳动合同,获取不低于当地政府制定的最低工资标准的相应报酬,很多结业学员家庭因此实现了脱贫致富。

  中国国际电视台记者:近日,西方媒体报道称,新疆大学原校长塔西甫拉提·特依拜因分裂国家罪行被判处死刑,请问消息是否属实?

  主持人:这个问题,请帕尔哈提·肉孜回答。

  答:塔西甫拉提·特依拜,男,1958年12月25日出生,新疆伊宁市人,工学博士,新疆大学原党委副书记、校长。2018年5月7日,经乌鲁木齐市检察院批准,塔西甫拉提·特依拜因涉嫌贪污受贿,被乌鲁木齐市公安局逮捕。2019年6月13日,乌鲁木齐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

  塔西甫拉提·特依拜案件,从侦查、起诉至审判阶段,整个程序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塔西甫拉提·特依拜及其辩护律师的各项诉讼权利,依法得到保障。2018年5月7日,对塔西甫拉提·特依拜执行逮捕当日,公安机关已明确告知其家属逮捕事由及羁押地点。案件办理过程中,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均依法告知塔西甫拉提·特依拜除自己辩护外,有权委托律师为其提供辩护。根据其本人意愿,由其家属为其聘请律师进行辩护。目前,辩护律师已与其会见8次。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在案件审理阶段,只有辩护律师可以会见被告人,家属没有探视和会见权。庭审前,塔西甫拉提·特依拜通过辩护律师明确告知其家属无需参与旁听,家属尊重其意愿,在开庭当日未到庭审现场。

  主持人:谢谢帕尔哈提·肉孜的回答。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各位发言人,谢谢各位记者朋友。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