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春运列车开展“厕所革命”
时间:2018-02-09 | 来源:乌鲁木齐晚报 | 作者:王艳红 王冬香 柳端萃
春运列车开展“厕所革命”

清洁“六小神器”各有所长

  2月5日19时17分,乌鲁木齐开往上海的Z42次列车驶出乌鲁木齐站。在9号车厢的乘客赵子锐去车厢厕所时,发现如厕环境和往年不太一样:臭味少了,也没有满地的尿渍,厕所内干净明亮,散发着空气清新剂的味道。

  这得益于今年春运,新疆铁路列车上开展的“厕所革命”。这是一项民生难点,也体现了文明进步的尺度。习近平总书记去年曾作出重要指示强调,坚持不懈推进“厕所革命”,努力补齐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短板。

  提前4小时大扫除

  5日15时,距离Z42次列车发车还有4小时,在乌鲁木齐客车整备库,该趟列车的乘务员们就已经上车,开始卫生清扫、卧具整备了。

  在6号车厢,19岁的乘务员柴明明正在对车厢厕所进行清理。她一手拿抹布,一手拿刷子,从排便槽、洗手池,到厕所顶棚墙壁,冲刷擦抹。“厕所不能有尿渍和异味,顶棚、周围板壁、通风口要干净整洁,滑道、不锈钢物体要明亮如新,台面干燥不能有积水。”柴明明说。

  据了解,厕所尿垢及地漏是异味的根源。柴明明用厕所专用钢丝球清理尿垢,甚至连便池地漏口的缝隙污垢都要清洗干净。用了近半个小时,柴明明才把厕所打扫干净。此时,她的额头已经冒了汗。

  “六小神器”随用随取

  记者看到,乘务员在进行卫生打扫时,每个人都携带有工具包,里面装有钢丝球、铲子、长臂板刷、钢刷、板壁钩、死角钩,这些工具被他们称为卫生清扫“六小神器”。

  乘务员朱玲萍说,这“六小神器”各有用途,钢丝球和钢刷主要用来清洗不锈钢制品,铲子主要铲除地上的口香糖,长臂板刷用来清洗板壁缝,板壁钩主要清理门槽缝隙、折页下面的垃圾,而死角钩一头宽一头窄,主要用来清理卫生死角。

  “有了这些神器助力,我们清扫卫生才能更快速,尤其是清理卫生死角,全靠‘六小神器’帮忙。”朱玲萍说。

  记者了解到,目前新疆每趟列车的每节车厢都配备有“六小神器”。

  春运期间,客流量大,新疆直通内地的列车运行时间长,卫生间、洗脸间的使用频率很高,除列车发车前会进行大扫除外,途经车站每站都要打扫。

  大部分列车采用真空集便器

  经常乘坐火车的人会发现,列车上的厕所近几年发生的变化。过去,列车上使用的都是直通厕所,直通式厕所排便口敞开,直接与轨道相接,排泄物抛洒在铁轨沿线,不仅污染环境,每当到站时,厕所还不能使用。

  2014年,随着25T型新车体的启用,新疆铁路列车开始陆续安装真空集便器。集便箱安装在车体下方,车到站后再集中清运处理,火车停站时厕所也可以正常使用。

  目前,大部分列车都在使用真空集便器,其他列车也正在逐步改装。

  经常乘坐火车的旅客徐蒙说,随着铁路不断发展,车次增多了,车内环境更好了,列车服务水平也不断提升。“列车厕所虽小,但和每位旅客息息相关,卫生搞好了,我们的乘车体验也会越来越好。”

  继续阅读

  列车吸污工:一人脏换得千人净

  2月7日8时30分许,在中国铁路乌鲁木齐局集团有限公司乌鲁木齐车辆段客整所吸污中心,38岁的吸污工娄留丽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她右手举着吸污管,左手麻利地拧开车底集便器的排污口,按下阀门,集便器内的污物便被抽到了排污井内。

  娄留丽在吸污中心刚工作半年,今年是她经历的第一个春运。

  记者看到,一趟列车18节车厢,每节车厢底下有两个集便器。吸污工作由娄留丽和两名工友搭档完成,三人分别站在列车的前部、中部和后部,每人负责六节车厢。

  “我们三人协力完成,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完成吸污,才能不耽误后面的工作。”娄留丽说。

  列车吸污,就是每天将进站检修的火车集便器内的污物,用吸污管吸取到排污井内,进入化粪池。每趟车入库,断电后吸污工首先就要进场,娄留丽和工友们必须在一个小时内完成整列车的吸污工作。

  尤其是上午,入库列车比较密集,娄留丽和工友们都要小跑着工作。

  娄留丽说,一个集便器如果满载的话可以储存500公斤污物,完成吸污需要3分钟左右。全列18节车厢,36个集便器,污物有18吨左右。

  吸污中心带班工长王爱国说,吸污中心每天要为近300节车厢吸污,其中大部分列车都是集中在白天,工人们忙起来,饭都顾不上吃。吸污中心现有6名吸污工,由于工作脏、苦、累,人员流动性很大。

  刚工作半年多的娄留丽说,苦点累点倒没啥,但脏可能很多人都受不了。

  夏天挺遭罪,味道特呛人,一列车清理下来鼻子都“失灵”了,下班第一件事就是洗澡。

  冬天虽然气味不大了,但集便器排污口和吸污管特容易冻着,尤其是春运期间,列车客流大,集便器也都是满负荷,集便器口容易堵塞。

  “堵上了,就吸不出来,必须拿工具把堵塞的东西掏出来,一不小心就会把粪便弄到衣服上。”娄留丽说。

  虽然又脏又累,吸污却是火车正常运行必不可少的关键一环。娄留丽笑着说:“工作再苦,不都得有人干吗?有时想想这么多人都离不开我,还挺骄傲。”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