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潭秋:在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的身影
时间:2014-10-11 | 来源:新疆经济报 | 作者:刘俊佑
  随着“七一”临近,被称为“红色旅游景点”的自治区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纪念馆也变得更加热闹了,几乎每天都有很多单位组织前去了解革命历史。6月中旬,记者也加入到了这样的队伍中。

  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纪念馆位于乌鲁木齐市胜利路,1974年,董必武亲笔题写了馆名。1962年,旧址被命名为“乌鲁木齐市革命烈士纪念馆”,1965年10月,更名为“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纪念馆”。

  1942年,因为特殊历史原因,这里曾被迫关闭。1975年,纪念馆旧址经复原开放。纪念馆院内绿树掩映,红黄相间的色彩搭配格外醒目,数十棵白杨威严地立在一侧。每年春季,粉白色的杏花点缀着满院春色,夏秋季节,各色鲜花争相开放,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这座中西合璧的二层小洋楼以前是一处私人住宅,房主是赵德寿,他在盛世才统治新疆时期任塔城行政长。这幢楼房是他亲自设计并雇人建筑的,始建于1928年,落成于1933年。1937年盛世才逮捕了赵德寿,此楼以逆产被没收,改为新疆边防督办公署第二招待所。1938年,由中国共产党驻新疆代表专用(对外沿用第二招待所名称)。同年9月,“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迁到这里办公。

  这里曾经是中国共产党在新疆的办事机构,陈云、邓发及陈潭秋等三任党代表先后在这里主持工作。同时这里又是党的工作人员来往于延安、苏联途中,在乌鲁木齐停留时的招待所,周恩来、邓颖超、任弼时、王稼祥、蔡畅等同志都曾在这里留宿过。

  它虽地处偏远的西北边陲,可在那样的年代,它为中国共产党的地下工作提供了有力保障,也为新疆各族人民立下了汗马功劳,尤其是曾在这工作过的第三任负责人陈潭秋。

  翻开历史回到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那一时期,国内外形势发生骤变。同年8月20日,蒋介石发表全面抗战演讲,表示愿意与中共共同抗击日寇侵略。这时,新疆督办盛世才一改反共立场,奉行亲苏政策,发电邀请中共派员协助其政府工作。1937年10月,党中央经过仔细研究后,决定抽调50余名得力干部,从延安奔赴新疆。到达迪化(今乌鲁木齐)后,恰逢陈云从苏联回国到达新疆,于是党中央委任他担任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主任。不久,红军西路军在徐向前、王树声等人率领下也抵达迪化。这支由红一、四方面军共同派出的西路军,起初有两万多人,此后辗转数千里,经过大小数百战,到达迪化时,只剩下了400余人。

  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成立后,来到迪化的共产党人就积极投入了工作。同志们积极宣传马列主义及毛泽东著作 《论持久战》等,先后创办了《新疆日报》、《阿克苏日报》、《喀什日报》等,还针对新疆教育十分落后的状况,筹建了多所小学和中学。此外还协助盛世才创办了坦克学校、炮兵学校和飞行学校,聘请苏联军事专家担任教员。由于中共人员热心帮助、勤奋工作,短短几年,贫困落后的新疆发生了巨大变化。不但民族矛盾趋于缓和,而且抗日统一战线更加团结一致。

  1939年6月,从莫斯科回国的陈潭秋被任命为中共中央驻新疆代表和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负责人,化名徐杰。这年秋天,中央命令新兵营战士回延安奔赴抗日前线,只留下一小部分人在新疆八路军办事处工作。

  当时,由于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盛世才表面上虽仍与我党合作,暗地里却对我党同志限制和打击。为了维护新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陈潭秋主动与盛世才会面,始终坚持既团结又斗争,以斗争求团结的原则,敦促盛世才回到其提出的六大政策上来。同时,他还教导在新疆工作的共产党员“为了这条西北国际交通运输线的畅通,为了争取抗战早日胜利,为了新疆各族人民的利益,要扎扎实实干好工作,无论如何要坚持工作到最后”。

  1942年,随着苏德战争和太平洋战争相继爆发,盛世才加紧了投靠蒋介石的步伐。在此险恶形势下,为保存力量,陈潭秋在继续与盛世才合作的同时,数次向党中央建议将我党在新疆工作的同志尽快撤走。经党中央同意,他拟定了分三批撤出计划,将自己列为最后一批。有同志建议他以回延安汇报为名义第一批走,他拒绝了。他表示:“这是党交给我的任务,要把大家安全地撤出,只要这里还有一个同志,我就不能走。”对在新疆工作的中共党员进行革命气节教育时,他说道:“我们随时都有被捕的可能,每个同志都要有足够的思想准备。如果我们坐牢了,要像夏明翰那样坚贞不屈,视死如归。始终保持着共产党员的光荣称号,保持着共产党员的革命气节。”

  同年9月17日,盛世才制造了所谓的“共产党阴谋暴动案”,将在新疆工作的100多名共产党人及其家属子女全部软禁起来,后又于1943年2月27日将他们全部投入监狱。

  1943年4月底,盛世才将这些已逮捕的共产党人数报送给了重庆当局,随后,又组建了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审判团”,以王德溥为团长,徐恩曾为副团长,季源溥、朱树声、郑大纶等大特务为成员,徐恩曾负一切实际责任。

  为了审理这个人数众多的大案,徐恩曾又加带了几个大特务,如陈建中、李宏基等。他们到新疆后,马上成立了3个审判组,“徐杰(陈潭秋)、周彬(毛泽民)暴动案审判组”由季源溥为审判长,李溥霖、李英奇、彭吉元、郑大纶、盛世骥为审判委员,郑大纶和裘朝永负责审判记录。上述这些人中,只有李英奇、盛世骥、裘朝永系盛世才的人,其余均为中统特务。

  后来,参与审判的郑大纶还出过一本叫《中统向司法部门渗透点滴》的书,在这本书中,他对当年审判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一案作了如下叙述:

  审判的办法是根据以前的刑讯、逼供和伪造的所谓“自白书”进行复审、诱逼犯人认罪。否认“自白书”的,不承认“案情”的,则施以刑讯。如徐杰(陈潭秋)、周彬(毛泽民)、林基路等共产党人,因坚贞不屈,不仅拒绝“自白书”,否认原来的所谓“自白书”,还当庭怒斥季源溥等的非法审讯,遭到残酷的刑讯。但是季源溥还是没有捞到什么东西。最后,季源溥等还是分别为3大假案炮制了几份“判决书”。徐杰(陈潭秋)、周彬(毛泽民)、林基路和杜重远被判处死刑,中共人员马一欧等被判处无期徒刑和3年以上、15年以下有期徒刑,从而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血案。

  陈潭秋是当时我党在新疆的最高负责人,因此,徐恩曾把重点放在审讯陈潭秋身上。有一次,徐恩曾审讯陈潭秋时,还请国民党内政部长王德溥对陈潭秋进行劝降,遭到陈潭秋的坚决拒绝。

  敌人原不知道陈潭秋的真名,由于叛徒刘西屏、潘柏南的出卖,中统特务机关知道了陈潭秋的真实身份,并对他多次用酷刑,陈潭秋仍坚贞不屈。

  1943年5月7日,徐恩曾对陈潭秋突审了两天,而且还将刘西屏、潘柏南两名叛徒弄到现场对质,陈潭秋义正词严地进行了驳斥。他愤怒地回答:阴谋暴动的事根本没有。敌人恼羞成怒,又施以多种酷刑,但他始终坚贞不屈。最后盛世才只得亲自出马,让人把电话线拉到陈潭秋的牢房,妄图劝降。陈潭秋在电话中斥骂盛世才,并愤怒地将电话机摔在地上。这时,盛世才已经无计可施,1943年9月27日,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杜重远等10位优秀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惨遭杀害。那一年,一直化名徐杰的陈潭秋47岁。

  在历史的长河中,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纪念馆曾经有过繁华,有过萧条,也曾有过游人如织的记录,不管是哪一段岁月,在历史上都留下了重要而光辉的一页。现在的八路军驻新疆办事处纪念馆常年免费开放,被定为全国百佳红色旅游点和自治区、乌鲁木齐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里除了本地游客外,还常年接待着大量来自全国各地的游客。馆内陈列着中国共产党在新疆进行革命活动的1500余种文物和文献资料,其中包括革命烈士陈潭秋生前穿过的皮大衣、戴过的皮帽、用过的办公用品等珍贵藏品以及陈潭秋、毛泽民、林基路等同志的革命事迹展。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