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兹王绛宾:对西汉统一西域作出贡献
时间:2014-10-11 | 来源:今日新疆 | 作者:宋肃瀛
  龟兹国的王城在今天的库车,古代称延城,是“丝绸之路”北道的要冲。根据考古发掘证明,这里有比较发达的农业,畜牧业和手工业,能铸冶,所产铁器可供西域三十六国用。因此,龟兹在当时是比较强大的,一些小国,如扜弥等经常派王子到龟兹国作人质,以求和睦相处。

  龟兹王绛宾在位的时候,正是西汉和匈奴在西域连年战斗的年代。一方面,汉朝想一举把匈奴的势力赶出西域,完成统一西域大业的任务。另一方面,匈奴奴隶主靠着他们早已控制了西域三十六国这一先决条件,扼紧西域的门户,使汉朝不能在西域立足。在这种情况下,龟兹就处在举足轻重的地位了。如果它倾向汉朝,汉朝就可以稳固地在渠犁一带屯田,获得一个立足点,保证争夺车师的胜利,进而把匈奴的势力赶出西域。相反,如果龟兹投向匈奴,匈奴设在西域的僮仆都尉就解除了后顾之忧,它可以动员西域各国的力量同汉朝抗衡,从而大大推迟汉朝统一西域的历史进程。

  在绛宾的父亲在位的时候,龟兹和汉朝的关系若即若离。先是龟兹受到匈奴的强制和挑唆,常常攻杀汉朝的使节。公元前104年至公元前101年,贰师将军李广利伐大宛的时候,龟兹国便坚守城池,不肯供应汉兵给养,甚至叫它控制的轮台与汉兵为敌。李广利只好先把轮台攻下来作为汉朝的据点,设置使者校尉,在此屯田。在李广利伐大宛取得胜利返回扜弥的时候,得知扜弥太子赖丹正在龟兹当质子。李广利深责龟兹,并将赖丹带到了京城长安。但龟兹迫于匈奴的淫威,和汉朝并没有改善关系,还是经常攻杀汉使。汉昭帝元凤四年,汉昭帝采用桑弘羊在汉武帝时的建议,决定在轮台复开屯田,并派扜弥太子赖丹为校尉将军以负责其事。这时,龟兹贵人姑翼对龟兹王说:“赖丹本来是臣属于我国的,现在却佩带汉朝的印绶而来,并在我国边境地区屯田,必定会对我国有害。”龟兹王不审时度势,不辨是非曲直,误听姑翼的话,结果用计把赖丹杀害了。汉朝闻讯欲大兵攻伐龟兹,但因路途遥远而作罢。由于龟兹这种鼠首两端的态度,以至于在这段时间里,汉朝统一西域的事业没有取得多大进展。

  不久,老王谢世,绛宾做了龟兹王。龟兹对汉朝的态度开始发生了根本的变化。首先,绛宾看到了西域最大国乌孙和汉朝建立在彼此联姻基础上的政治军事联盟一天天在巩固发展,汉朝统一西域的局面势在必行,乌孙因而也达到了它的鼎盛时代。于是,他决心与汉朝和好。他先遣使到乌孙,求汉朝解忧公主和乌孙王翁归靡所生的女儿弟史为妻,以便结成同汉朝和乌孙的亲密关系。公元前71年,正逢解忧公主派遣弟史到京师长安学鼓琴,路过龟兹。龟兹王绛宾喜出望外,就把弟史留住,再一次遣使赴解忧公主处,表达了自己欲娶弟史为妻的迫切心情。此事得到了解忧公主的应允,于是便在西域关系史上留下了一段佳话。

  弟史久在龟兹,和龟兹王绛宾非常恩爱。解忧公主感到弟史学业未就,便向汉朝上书,希望朝廷将她的女儿与皇室宗戚的女儿一样看待,征召入朝,继续学习鼓琴。龟兹王绛宾知道此事后,也上书汉朝,说既然与弟史结成夫妻,也愿意与弟史一同入朝。汉宣帝元康元年,龟兹王绛宾和夫人弟史双双来到长安,接受了汉宣帝刘询所赐的金印紫绶,表示龟兹是西汉王朝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绛宾和夫人弟史在长安住了将近一年,才归回龟兹。

  以后,龟兹王绛宾和夫人弟史又数次到京师朝贺,史载他“乐汉衣服制度,归其国,治宫室,作徼道周卫,出入传呼,如汉家仪”。这就是说,他尽力在西域传播汉朝的先进文化和典章。正因为如此,他遭到一些人的责难,但绛宾却不管这些。只要是对国家有利的事他就坚持去干。并叫自己的儿子以汉朝外孙自居,世世代代加强与汉朝的关系。

  龟兹王绛宾采取的这些措施,都是在汉朝西域都护府成立以前,因此具有重大意义。汉宣帝神爵二年西域都护府成立后,府治设在乌垒城(今轮台县),也是龟兹王绛宾的一大功劳。因为乌垒当时是属龟兹国管辖的,并且是龟兹东面的边防重镇。没有维护国家统一的决心,这是很难做到的。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