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杨木泥巴筑起高台迷城(组图)
时间:2014-09-28 | 来源:中国文化网 | 作者:

 

  闯进喀什高台迷城

  从没有见过这样建造房子的方式:房子的高矮,楼层的多少完全取决于这个家族的人口与繁衍,自从祖先选择好了一个安居之地,后代所做的便是一代一代在祖辈的房子上加盖新的楼层,久而久之,这里就形成了一座房连房、楼连楼、过街楼纵横交错的民间城堡。

  这里就是喀什的高台,维语名字是“阔孜其亚贝希巷”——悬崖上的土陶,它远没有徽州建筑、福建土楼一样的声名显赫,但是它在那里却已经苍然伫立了600年,见到它的真面容的人都说:“这是一座迷城,让人情不自禁深陷于此!”

 

 

  杨木与泥巴筑起空间迷城

  公元9世纪时,统治喀什的喀喇汗王朝曾将王宫建在高崖上,他的子民也在此繁衍生息。位于喀什老城内地势最高的这一条长达数百米的高崖,相传名将班超、耿恭都在此留有足迹。几个世纪前,一场来自帕米尔高原的洪水将黄土山崖拦腰截断,从此南北割断,分成各自独立的两个高坡。如今的高台民居就位于长1000多米、高30~50米的南段高崖之上,尽管喀什城早已日新月异,城区东南的这座迷宫依然保留着最古朴的土黄。高台民居现有居民603户,人口2450多人,全都是维吾尔族。

  喀什市内,古老的高台民居和现代化的建筑比邻而筑。高台民居位于喀什噶尔老城东北端,附近就是东湖。东湖岸边矗立着一架高大的摩天轮,而那片高台上的古老民居正好在摩天轮后方,原生态的古老生活与光怪陆离的现代生活挤进同一幅画面,正是今日喀什的大缩影。

  谁都不愿意做没头苍蝇,但在喀什高台民居里转悠,绝对是件幸福的事情。初进小巷的人都会认为走进了迷宫;七绕八弯,左转右拐,爬上爬下,从一个小巷口走进去,可走大半天还出不来。据说有些外地迁入小巷的人因不熟悉小巷布局,出外购物竟然找不到住地,人穿行在纵横交错的巷里,走了好多圈又回到出发地。但对于一心探访迷宫而来的游客来说,出口在哪儿,已经不再重要。走进迷宫入口,便迈入了叫人眼花缭乱的土黄色世界,沿街比肩林立的房屋清一色由泥巴和杨木搭建而成,木头去枝后不经过刨削加工,直接用来架构和支撑屋顶、阁楼和阳台,整个街区看上去都是晃晃荡荡、松松垮垮的,骨子里却是坚不可摧,许多房舍甚至已有五六百年历史。

  走过一个长约十米类似门洞的“过街楼”后,小巷开始了弯弯曲曲的伸展,土黄色的古老民居,房连着房,楼连着楼。“过街楼”“半街楼”“悬空楼”“楼中楼”,目不暇接,游人在不经意间,仿佛迷迷糊糊地跌入《一千零一夜》的童话世界,眼前的空中楼阁,层层叠叠,在飞雪中浓墨重彩的演绎着维吾尔族的中世纪风格。

 

  为了改善当地居民的生活质量,高台民居附近如今已经专门辟出一排崭新的住宅楼,但迷城里的近600户维族人家似乎不愿离开故土;显然,崎岖蜿蜒的小巷、纵横交错的岔道、朴拙斑驳的土墙,早已融入他们的骨血。他们世代聚居,家族人口增多,增建的房间占去院落的一部分,再沿墙体扩建加高一层甚至两层。房子顺着山势,室内外空间布置不受对称等概念的束缚,充分利用地形和空间,错落有致。随着宅院建筑不断扩大延伸,房屋之间层层叠叠,几乎没有一点富余的空间,精明的维吾尔人于是自创了风格独具的“过街楼”、“半街楼”和“悬空楼”等空中楼阁。比如“过街楼”,从二楼跨街过巷搭过对面,既不影响楼下行人行走,也不影响楼上人居住。还有占街面一半的“半街楼”;在小巷深处还可看到将楼房盖在小巷十字路口上的“悬空楼”,从远处望去就象立在小巷内的炮楼或是碉堡。看过小巷街景各式楼台后,沿着小巷内的任何一条小道走去,便可看到沿巷道修建的民居院落大门依墙外而开,门都是两扇的,一户挨着一户。在游客眼里,这些未经规划、随意建造的楼上楼、楼外楼,竟能排列出幽深神秘、四通八达、曲曲折折、上下回转的布景来,实在是一件匪夷所思却又真实存在的艺术杰作。

  老城里,最不应该错过的是一栋上下七层的“楼上楼”。跨进简陋的院门,迈过昏暗的过道,登上噔噔作响的土梯,随后视线豁然开朗,脚下的老城与对岸的新城仿佛隔着天宇与时空。重复经历6次“升华”后,俯瞰之下的高台民居陡然变得活色生香起来。蛇形的街巷与过街楼交织,上了年代的古宅忽高忽低,古巷六边形的地砖幽幽伸展着,真像一幅年代久远的水墨画。古色古香的水墨画中,围着鲜艳头巾的妇女,三五个一堆倚着门悄悄说着普普通通的家常事;而孩子们在乐此不疲地捉着迷藏,清脆的笑声久久回荡在弯曲的小巷。过街楼上,老人蹒跚行走;过街楼下,小童嬉戏打闹--天上宫阙与人间烟火之间,原本就是这样相互独立却又相濡以沫。

 

 

  迷宫式的街巷,形态各异的过街楼,风格不一的清真寺,形形色色的民居,连续又互相渗透的外部空间,以生土为本色基调,加上星星点点的花草树木,这一切的组合形成了非常独特的伊斯兰文化特色。在世界上这种城市格局已不多见。中国唐代以前的西域它曾普遍存在,而在近代已全部消失殆尽,喀什历史街区是我国目前惟一保存下来的一处伊斯兰传统街区。喀什有两类民居:一是阿以旺民居;二是米玛哈那式民居。前者的历史多在200年以上,现存完整者甚少,个别的有400年左右的历史,这种古老形制的民居多在20世纪初喀什大地震中被破坏,以后兴建的民居多为米玛哈那式。米玛哈那式民居呈横向布局,面宽三开间,约9米,进深5-7米,向院面设三樘平开窗。窗台一般比较低矮,窗向内呈喇叭形,房间明亮宽敞。室内三面墙常设壁龛代替家具,天棚木雕刻梁,墙上部和窗间墙的石膏花等装饰十分讲究。地面满铺地毯,窗挂二三层不同质地的窗帘,室内空间广大,装设豪华。主人卧室比较简朴,维吾尔人喜欢睡在土炕上,土炕的面积大都占去房间一半地方。

  其实,除了铺满视线的土黄色之外,高台民居不失靓色,每家每户的庭院内都会遍植五彩鲜花,与室外敞廊的木雕彩绘廊柱两两呼应。随意敲开一户人家,热情的维吾尔族小伙居买尔将我迎进他的创作间,案台上那件手绘T恤上,细笔勾勒出一座轮廓分明、线条硬朗的高台城堡。

  迷宫里的土陶作坊

  追着孩子们的笑声往古巷深处走,迎面的墙头上静静地立着许多土陶,这是聪明的维吾尔族居民在用这种独特的方法为自己的产品打广告。原来高台小巷除了民居奇观外,还有一个更为古老、历史悠久的原始泥土手工制作陶器的土陶作坊。维吾尔先民之所以选择在高台上置业安家,与高崖土层富含的“色格孜”息息相关。“色格孜”土质细腻,带有粘性从而可塑,适合用做土陶原料,因此有很多土陶作坊在高台上落地生根。

 

  被称为“泥巴艺术”的喀什土陶,远在新石器时代就已出现,到汉晋时代发展到彩陶。东汉名将班超远征西域时曾在喀什摆了个著名的迷魂阵退敌,而道具便是几千个陶碗。在土陶的鼎盛时期,高台上林立着近百家土陶作坊,至今还留有传承了四五百年的土陶作坊,各种制陶工具及工艺方法都是祖传至今。喀什土陶的主要品种有碗、碟、盘、壶、罐等。尤其有一种水壶最为奇特,它是少数民族群众洗手用的物品--阿不都壶。这种壶的神妙之处在于,壶的两侧各有五个孔眼,看起来孔是相通的,实际上里面是封闭的,如果在壶内填上水,水一点也不会从孔眼流出来,只能从壶嘴里倒出来。

  高台民居上的土陶人家对游客大多非常友善,在类似“手工土陶”门牌的标注下,能够轻易找到散落在山崖上的艺术作坊。土陶世家吐逊祖农的作坊位于半山坡,推门而入,眼睛立即接受检阅,上百件尚未烧制的土陶泥坯摆放在并不宽敞的平台上。更令人吃惊的是墙壁上点缀着的陶碗,恰如满天星斗,日月星辰,昏暗局促的空间顿时五彩斑斓。制作土陶的过程是在没有任何图纸和任何模板的情况下,完全靠手感和经验进行的。用来给土陶上色的颜料尽管简单,却都源自从戈壁滩或高山上采集的彩色石块,石块经碾磨后再添加铁锈和植物油,才会有最终的靓色。千百年来,土陶艺人一直坚守着这项繁琐的调色过程;而“悬崖上的土陶”也得以始终不改它旧有的风貌。

  在小巷里行走,有一个地方你一定要去,那就是高台民居的民间物品展览厅。一个几平米的院子,三个五层的架子上,琳琅满目的布展着四五百年来高台居民的生活生产用具:制酸奶的木桶、古朴的纺车,最奇怪的是挂在墙上的一串大小一致的鹅卵石,你怎么也猜不到它就是一件乐器。出了展厅,无论哪一条小巷都可以看到许多招牌,“土陶”、“乐器”、“礼品”、“花帽”、“小刀”,还有专门用来接待游客的示范家庭,典型的维吾尔家庭风格,院子搭架栽有葡萄和其它花草;门厅过道有木雕彩绘的廊柱;住宅内处处都有维吾尔族特有的石膏刻花浮雕,图案精美,色彩鲜艳,雕工精细;在室内仔细看,无论是墙体、壁龛,还是地毯装饰物等,无一不让人沉醉在维吾尔族的风情中。

  随兴进入一户维吾尔人家,立刻就会受到维吾尔人的欢迎。客厅的茶几上摆着馓子、馕、自制的点心及石榴等水果干果,盘腿坐在地毯上,穿着艾得莱斯绸花裙的维吾尔族妇女在身边不停地递着点心、水果、酸奶、手抓肉、烤肉、抓饭……好客的主人载歌载舞,我品尝到了真正的维吾尔人的家庭盛宴。

  高台民居50多条小巷将高崖上众多百年老宅串连在一起,纵横交织,小巷上空一群群鸽子扑扑棱棱地从古宅的楼顶腾空而飞,小巷里左转右拐中维吾尔人的热情穿巷而过,游人已经难以抬步离开……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