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古孜巴什:龟兹军屯的见证
时间:2014-09-28 | 来源:新疆经济报 | 作者:

  我们现在已经很难想象通古孜巴什古城在唐代时的情景,那时,它是唐龟兹军屯的驻地,也是周围八座戍堡的中心,所以被称为“九城之首”--通古孜巴什古城原名“托古孜巴什城”,维吾尔语意为“九城之首”,后讹传成“通古孜巴什古城”。不管叫法怎么的不同,通古孜巴什依然还是通古孜巴什,它在唐代军屯史上的地位是不会改变的。

  我们在8月的一个早晨前往通古孜巴什。

  通古孜巴什古城位于新和县塔木托格拉克乡西南10公里处,北距县城44公里,地处新和、沙雅两县交界的荒漠中。与它周围的八座戍堡和其他古城比起来,通古孜巴什规模宏大,保存也较为完整,是古龟兹地区具有代表性的建筑遗址,整个建筑呈长方形,城墙东西长在250米左右,南北宽少小一点,城墙厚约3米。即使在1000多年后的今天,很多地方依然保留有6米多高的墙垣。古城四角全部是向外伸出的垛墙或角楼,东、西墙垣外各有4个马面建筑,南墙因有较长的瓮城门建筑而建有马面3个,北墙建有2个。南北墙垣的中部各有城门一座,为瓮城形制。北瓮城门向西开,瓮城内的高台上残存有二层城楼墙垣遗址,成为全城的制高点。南瓮城门朝东开,与北瓮城形制类似,古城出口均呈“之”字形,南门瓮城建筑规模比北门瓮城略小。城内还保留有几座房屋建筑的土埠,虽然房屋早已坍塌,但土埠的形制依然让人产生对当年那些房屋的联想。从那些坍塌裸露的地方明显可以看出,城墙底部都是夯筑而成,而上部,很多地方是一层红柳一层土坯垒叠而成。

  通古孜巴什古城内有一层薄薄的碱壳,沙丘上,长着一丛丛的红柳,如果没有外部那些高耸的断壁残垣,也许会被人认为是在一片被人遗弃的荒地上。而城外,红柳已经大片大片地连了起来。站在古城墙上远望,周围是一望无际的大平原,更远的地方,是一片黛青的棉田。无法想象,1000多年前,这里是怎样的一片绿洲呢?虽然,这里现在依然可以称为绿洲,但是,已经不能种植粮食作物了。

  古城内的一个大坑中,专家们曾经在那里发现厚达一米的马粪、谷秆、麦秸。而出土的文物有陶器、钱币和石器。钱币有开元通宝、建中通宝、大历元宝等。在城内东北隅还曾发现过窖藏钱币,一次出土就达3000余枚,这在新疆的古城中都是非常少见的。其他如织物、鞋履、木碗以及胡麻、油饼等,那些军屯的士兵们似乎刚刚离开……

  而最珍贵的,还是那张“李明达借粮契残纸文书”和“白苏毕梨领屯米状”,一张是借粮文书,一张是粮仓发给屯田军士每月粮食的记录。据历史记载,按规定,军屯收获的粮食除供自用外,剩余皆需上缴储存,由仓督、监仓官、屯官、监纳官共同检验入库。而在那些戍堡中,也已发现有储存粮食的窖穴和盛储谷物的大量陶瓮。

  同屯垦关系密切的还有水利的经营管理,位于通古孜巴什古城东北隅的夏合吐尔遗址中就出土了兴修水利、管水浇地的文书,为整个龟兹地区屯田的研究提供了具体的资料。如反映安西都护府之下设有专门管理渠堰的“掏拓所”以及主管官“掏拓使”.很显然,它们充分说明了渭干河流域是龟兹军屯的重要基地。1928年,黄文弼在这一地区进行过实地调查,他结合古城遗址、古河道的分布情况,再次证明了这一地区不但是汉代屯垦区,至唐代,这里仍然是龟兹屯垦的重要基地。

  通古孜巴什古城先后出土的有关借贷、领取屯米的文书,以及古钱,铺地面的方砖,陶器等文物,不但显示了古城营建的时代特征,尤其是同周围相为依托的八个戍堡的存在,更显示了它是西域军屯的重要地区。这一切,对于研究古代龟兹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状况及唐代安西大都护府址和唐代经营西域、保持“丝绸之路”中西交通通道的畅通,具有极为重要的价值。通古孜巴什古城地处渭干河下游,而它周围分布的大量古城、戍堡和烽燧表明,这些古城、戍堡以通古孜巴什古城为中心,成为龟兹地区自汉至唐的屯田、屯兵和拱卫龟兹的军事要地,其价值不仅仅在史学和考古学上具有重要意义。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