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噶尔的徕宁城
时间:2014-09-28 | 来源:新疆日报 | 作者:

  提起徕宁城,许多人很陌生,新疆有个徕宁城,我们怎么不知道呢?

  徕宁城就在祖国最西端的喀什噶尔城内。它是一座城中之城,不错,一个实实在在的城中城。

  公元1759年,即清乾隆二十四年,清军平定了大小霍加之乱,统一了整个新疆。不久,清廷委任永贵为喀什驻扎办事大臣。此时的喀什不过是一座不足1平方公里的小城,城内街巷狭促,房舍拥挤,居民几乎为清一色的穆斯林。清驻喀官府和军队挤在这里,于谁都不方便,且常常生出些罅隙之事。1762年3月,永贵上书朝廷,详陈喀什噶尔城“错乱无章,难以扎营;且官兵不便与回人(指穆斯林群众)杂处”,请允准另筑一座新城,作为朝廷驻喀官署。乾隆手握御笔准奏。当年4月新城即刻动工,到8月底,新城即告建成。

  新城位于距旧城1公里外的古勒巴格。“古勒巴格”意为“花园”,是大霍加波罗尼都的一处私人庄园,早已为清军没收归公。新城周长1公里有余,面积约147亩,仅0.1平方公里,是旧城的十分之一,但却坚固实用。城形从高处俯瞰呈椭圆形,城墙全部用砖石砌就。城的四周开四座大门,东为承恩门,西为抚羌门,南为彰化门,北为辟远门。城里有练兵场、仓库、兵营。清驻喀官府设在城中心。在城南门外还兴建了一座供祭祀大典的“万寿宫和关帝庙”,朝拜者络绎不绝。不要小看了这座袖珍城,驻喀的清参赞大臣权势很大,总理天山以南八大城:喀什噶尔、英吉沙尔、叶尔羌、和阗、阿克苏、库车、乌什、喀喇沙尔(今焉耆)。首任喀什噶尔参赞大臣纳世通从北京抵达后,就在这座新城内办公。

  古人选择古勒巴格为军事大本营是颇有眼光的:脱离旧城闹市区又不远离闹市区,既有制高点,又有回旋地,进退裕如,看似兵营,实为一座小城,加上东西南北四座像模像样的砖砌城门相衬,越发端的是城中之城了。

  新城筑就的第9年,即1771年,为使这个南疆军政重地便于号令各地,在喀什噶尔地方官的恳奏下,乾隆皇帝御笔亲书,为新城定名为“徕宁城”,取安抚边疆各民族、百姓安居乐业之意。从此,徕宁城承蒙皇恩的钦赐,身价飚升,后来也自然成了喀什的重点文物保护之地。

  作为城中城,它可是亲历过生死磨难。

  三十年后,徕宁城已到鼎盛时期,城南门外成为热闹的商业街,不少内地的汉族商人也来此地开店揖客。《新疆回部志》曾记述了当时的盛况:“徕宁城仰瞻官庙之辉煌,凭临城池之壮丽,居然新疆一都会矣!”

  六十四年后,徕宁城面临了一场毁灭性打击。公元1826年7月,中亚浩罕汗国的张格尔在英国的唆使和支持下,翻过帕米尔,率兵侵犯喀什噶尔。7月26日喀什旧城陷落于敌手,徕宁城成为孤城。驻在城内的喀什噶尔参赞大臣庆祥急急将边卡败退的清兵残部归拢,与千余名江、浙、湘、川、陕、甘的汉族商民退守徕宁城,与敌人展开殊死搏斗。首战,敌军遭重创,击退浩罕侵略军3000余人,杀敌800多人。

  远奔而来的张格尔不会就此撒手而返,稍事喘息休整,率兵马再攻徕宁城,又未得逞。狡诈阴毒的张格尔命人在克孜勒河下游堵坝截流,妄图抬高水位淹毁徕宁城。庆祥将军得知此讯急若火焚,但处在铁壁合围中的他已无力回天了。他和他的部将站在城头,眼巴巴地看着滔滔大水已水临城下,几百家店铺、数千官兵商民劫数已定,就连河岸东边的上万维吾尔族居民也在劫难逃啊!

  就在这危难降临之际,只见一名精瘦的清军士兵,毅然从城墙上跳入波涛翻涌的河水,似一条浪里蛟龙顺流游去,一直游到下游的那座堤坝之下,用双手一点一点地掏挖孔洞,不到半个时辰,只听涛声急猛,堤决坝溃,克孜勒河水位急骤下降。徕宁城得救了!喀什噶尔得救了!

  但这位名叫黄定湘的湖南籍的士兵再也没有爬上岸来,精疲力竭的他被汹涌而泄的河水吞噬了。他用自己的生命和智慧保住了两座城池,使数万百姓死里逃生。

  当地百姓将黄定湘尊奉为“方神”,即护佑四方之神。自此之后,方神祠庙遍及新疆各地,以纪念这位神奇的民族英雄。

  张格尔煞费苦心的水毁阴谋化为泡影后,仍“灭喀之心”不死,他改用地下挖洞战术,暗地派数百士兵,从徕宁城墙下挖掘地道。浩罕侵略军突然在城内“杀”声四起,弹尽粮绝力竭的城内守军寡不抵众,一番血肉横飞的拼杀之后,清军和商民全部战死。参赞大臣庆祥宁死不降,自刎于衙署之内,以身殉国。

  1826年9月28日,张格尔踏着喀什噶尔万千军民的血肉之躯占领了徕宁城。这位兽性沁骨的魔鬼,指挥兵士将城墙全部摧毁,城内外建筑物被大火化为灰烬。这座军民之城,英雄之城,顷刻间沦为废墟。克孜勒河在呜咽,喀什大地在哭泣!

  1828年初,清政府调拨大军围剿浩罕侵略军一役终得胜利,张格尔被生擒后押解到北京问罪,示众后于午门前斩首。新疆上下无不拍手称快。

  喀什噶尔人迎来了光明,纷纷走向街头,弹拨热瓦甫,敲响纳格拉鼓,跳起欢乐的“麦西来甫”,庆贺劫后的余生。

  为纪念这座威震四方的历史名城,清廷决定重建徕宁城。1898年,清军副将杨德俊奉命担当重建任务。地点仍在原址。这一次,城墙不用砖砌而改用版筑填土法,土墙底宽6米,顶部收缩为4米,高近15米,比原先的砖石墙更显雄伟和壮观。需要记住的是,这座土城墙修筑于新中国诞生前的50年,由此可以断定,它便是我国最年轻的古城墙,也是我国最后的城墙了。

  一座摧不垮的城。

  一座不死的城。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