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超曾居它乾城
时间:2014-09-19 | 来源:新疆经济报 | 作者:

  新和县曾为龟兹的西南屏障,分布于该县境内40余处古代遗址中,经专家考证属于军事活动、屯田戍边的遗址就达十多处,它乾城就是其中的一处重要古迹。

  1928年,北京大学教授、著名学者黄文弼先生随 “西北科学考察团”来新疆考察。在多日的徒步跋涉中,黄文弼一行在新和县玉奇喀特乡尤勒贡协村的荒漠地带,发现了一处古城遗址。经询问村民得知,这一地带又叫“大望库木”,意为“难行的高处沙丘”。

  黄文弼先生对地层遗物进行清理挖掘时,发现了大量两汉时期的五铢钱,汉人用的玉制佩饰、玉斧、玉刀、铁簇及汉砖等古代遗物,他结合文献古籍并依据考古类型学研究,判断此处就是 《后汉书》“班超传”与“梁瑾传”中所载之龟兹它乾城。近年来,新疆考古部门对此处古迹及邻近的玉奇喀特等古城的发掘,进一步证实大望库木旧城即龟兹它乾城所在地。

  它乾城的历史是和一位古代大英雄及其卓越业绩分不开的,那么这位大英雄是谁呢?他就是班超。

  公元73年,东汉政府为了抗击匈奴侵扰,恢复西汉以来对西域的管理,保护西域各族人民的生命财产,派大将窦宪从河西走廊出关进击匈奴,当时“投笔从戎”的班超作为假司马随军出征。班超以其过人的胆识和智慧,仅率36人,出蒲类(今巴里坤),平鄯善(今皮山),联合西域天山南路诸国兵力,胜月氏、降温宿(今阿克苏),收龟兹。东汉永平十七年,即公元74年,东汉置西域都护府于吐鲁番,先是派大将陈睦为首任都护,陈睦赴焉耆平叛被杀,东汉政府复又设西域都护府于龟兹它乾城,任班超为都护,后又派任尚、段禧为都护、赵博为骑都尉,均居龟兹它乾城。它乾城遂成为东汉时期整个西域军事和行政的中心,其中班超任都护的时间最长。

  东汉永元十二年 (公元100年),班超已至七旬,须发皆白,离杖不能行走,他于它乾城都护治所上书东汉朝廷,期望告老还乡,获得朝廷批准,遂返回中原。其后,东汉又先后启用任尚、段禧等为都护,西域战事迭起。

  公元107年,东汉政府派大将王弘率河西羌族骑兵增援西域,由于将吏歧视少数民族,贪暴无度,结果引起了大规模的羌族起义,“断陇道”东汉政府下令撤回西域都护等机构,趁此时机,北匈奴又重新占据西域,统治比以前还要残暴,西域诸国“皆怀愤怨”,西域与祖国内地的联系被匈奴隔绝。

  公元119年,敦煌太守曹宗眼见北匈奴横行西域,于是派长史索班率兵进入伊吾屯田,索班重入西域,立即得到鄯善王和车师前部王的拥护,然而不到几月,就被北匈奴单于挟同车师后部王所攻杀。鄯善王向曹宗求救,曹宗于是奏请东汉政府发兵。此时,东汉政府在如何对待西域的问题上发生了争论,掌权的邓太后不同意派兵,但主张在西域复置西域副校尉。公元123年,敦煌太守张铛上书朝廷,认为北匈奴 “呼衍王常展转蒲类、秦海之间,专制西域,共为寇钞”,提出应该重点打击呼衍王。汉政府从其议,任命班超之子班勇为西域长史,率兵出关。

  公元127年,班勇击降焉耆,以它乾城为指挥中心,威服龟兹、疏勒、于阗、莎车等天山南路十七国,西域复通。从公元91年东汉政府在它乾城设立西域都护府到班勇平乱,西域“三绝三通”,延至公元152年王敬任西域长史,它乾城经历了近百年的风雨沧桑。

  黄文弼来此调查时,除它乾城外,对邻近的几处古城均进行了考察,发现多为戍边屯田之所,特别是在它乾城东部,今新和县玉奇喀特乡北部两公里处的玉奇喀特城,后来还出土了“汉归义羌长印”1枚、“李崇之印”1枚、“常惠之印”两枚,由此可见,早在西汉时期,新和县西南部就已为稳定西域的军事重地。它乾城的历史给后人的启示就是,新疆自古以来就是我们伟大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祖国几千年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新疆各族人民与全国人民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早已形成密不可分的整体。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