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兰姑娘与她的“东方美丽”(图)
时间:2014-09-17 | 来源:新疆经济报 | 作者:

 

资料图片 郭志刚摄

  越是蛮荒苦焦之地,就越能创造出奇迹。楼兰女即是一例。

  楼兰在新疆罗布泊的西北处。它曾是一个国家,早在西汉时期便是西域三十六国之一。但不知是天灾还是人祸,这个文明古国于公元4世纪突然消失了,为后人留下了“世纪之谜”。国度湮灭了,楼兰女却成了一个永久的话题。

  楼兰本不是死亡地域,楼兰原为游牧人逐水草而居的天堂。仅此,可说明此地的生存环境优裕;后演变到半耕半牧,说明此地的经济水平不低;至兴城建邑,是说楼兰有了高度的城市文明。楼兰女人生于斯时斯地,怎会不超凡脱俗呢﹖

  美女美在何处,世人未曾留下细致文字。欣喜的是,上世纪我国考古工作者从地下挖掘出了沉睡2000多年的楼兰女尸,让现代人见识了楼兰美女遗存的风韵。当启开棺盖时,在场的考古学家惊呆了:这位年轻美貌的女子,身材修长,肌肉丰满,浓浓的眉毛下长着一双大大的眼睛,睫毛又密又长;鹅蛋脸,高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似乎挂着一丝笑意;满头金黄色的头发梳成许多条小辫;身上汗毛清清楚楚。这哪像死去2000多年的人,分明是一位精瘦的妙龄女子在安睡。

  考古人员用手指按她的脸和肢体,肌肉仍有弹性,又用手叩击她的胸,明显地感觉到脏器还没有干瘪,再看她的手,指甲完好无损。

  当人们的视线从古铜色的面庞移向死者的衣着时,无不发出啧啧赞叹声。死者的服饰整齐完美:四色毛织长袍,腰系束带,脚蹬长筒皮靴,靴帮上钉有铜制装饰品。艳丽的服饰配上完整的尸体,仿佛楼兰美女现世。

  长期以来,楼兰女在丝绸之路上传为美谈,盛名不衰。那时的西域王公贵族莫不以娶楼兰姑娘为幸事。公元326年,前凉张骏趁天下大乱,派将军杨宣攻打鄯善。大军压境,兵临城下,鄯善王吓得不知所措,派部下和谈,才搞清张骏大动干戈是想得到楼兰美女。张骏动作大,但胃口却小,提出只要一个出众之女,就可平息战事。到手的金发碧眼的楼兰姑娘,真叫张骏神迷魂绕,不仅给她“美人”封号,还特地令工匠为她营造了一座名为“宾遐观”的宫殿。

  楼兰姑娘的沉鱼落雁之容、羞花闭月之貌让西方人也动了觊觎之心。上个世纪初,斯坦因在新疆大地遍访楼兰美女,不论城镇乡野,还是巴扎,所见女子与其想象相差甚远。这天,他和随从来到米兰佛寺,神情抑郁的他猛然间亢奋起来。在这幅3世纪的佛教壁画上,他见到了日思夜盼的楼兰美女。他在考古报告中这样写道:“在热烈的兴奋之下,我用手把她们一个头部一个头部地仔细清理干净后,即刻明白在昆仑山南北各处我所见到的所有古代绘画作品中,以这些绘画的构图和色调最接近于古典的作风。完全睁开的大眼睛灵活注视,小小微敛的唇部表情,把我的心情引回到埃及托勒密和罗马时期木乃伊墓中所得画板上绘的希腊少女以及青年美丽的头部上去了。”

  这幅壁画题记表明,壁画是从中亚大夏请来的希腊画师泰特斯所作。泰特斯和1世纪的罗马皇帝泰特斯·维斯佩希埃纳斯同名。斯坦因知道,画这样一幅画,要支付一大笔钱,可谓一画千金。但现在看来,当时不论花费多少资财,都值得。历经800多年的风吹日晒,该画至今仍鲜艳如初。这是后人们目睹楼兰美女最可靠、最权威的传世之作。难怪斯坦因见到这些画时大为吃惊。过去人们只知道古希腊和古埃及文明,不曾想到遥远而贫瘠的中亚荒漠居然有类似于古典艺术的精美壁画。

  楼兰美女不仅让凡夫俗子痴迷不已,也让六根清净的佛门高僧失魂落魄。《魏书·沮渠传》记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公元420年前后,克什米尔高僧昙无谶赴鄯善弘布佛法。鄯善公主曼头陀林见远道而来的异国高僧体格雄健,面色丰润,佛法高超,便动了芳心。实则,昙无谶早已心猿意马,在暗送秋波后,竟不顾佛门禁令与这位楼兰公主偷情于宫闱之中。不久,事情败露,昙无谶仓惶逃往甘肃武威。看来此丑闻传播极广,影响极坏,连文法一向严谨的《魏书·沮渠蒙逊传》也作了实录:

  始厨宾沙门曰昙无谶,东入鄯善,自云“能使鬼治病,令妇人多子”,与鄯善王妹曼头陀林私通。发觉,亡奔凉州。蒙逊宠之,号曰“圣人”。昙无谶以男女交接之术教授妇人。蒙逊诸女、子妇往受法。世祖闻诸行人,言昙无谶之术,乃召昙无谶。蒙逊不遣,遂发露其事,拷讯杀之。

  昙无谶被杀时年仅49岁。此人精通佛学,著作等身。他在凉州逃难期间,翻译过许多著名佛典,可惜的是,仅一念之差,便身败名裂。

  2000多年前,最能代表中国文明的是丝绸。楼兰公主与蚕种西传有着不解之缘。

  张骞第一次出访中亚时,西域诸国皆无漆无丝,他第二次出访中亚,便特地带了数以万计的丝绸作为馈赠诸王的礼品。这是文献所载运往西方的第一批丝绸。楼兰道就有了“丝绸之路第一道”的称誉。楼兰不仅是丝绸成品的集散地,也是养蚕技术西传的传播中心。蚕种西传的故事流传甚广,就连藏文书籍《于阗国授记》也记载了蚕种传入于阗的传说:一位名叫尉迟胜的国王娶中国公主普妮亚斯娃罗为妻。那位中国公主来到于阗想用蚕种在一个叫“麻射”的地方养蚕。蚕未养成之时,无知的大臣对于阗国王说:“国王啊,中国公主身为王妃,却在麻射养了许多毒蛇。若等它们长大,就会伤害我们,请国王当机立断啊”尉迟胜国王听后恼怒不已,即刻下令:“放火烧掉养蛇的房子,把它们全烧光”王妃知道无法阻挡国王旨意,便选出一些蚕种,偷偷地养起来。养出蚕丝后,她织出丝绸拿给国王看,还详细讲解蚕丝知识。国王追悔莫及,当着众臣面进行忏悔,以减轻他大批烧毁蚕种犯下的罪恶。不久他还下令建造了一座大佛塔和两座寺院,欲进一步同罪恶决裂。

  这个故事颇具神话色彩,但无疑反映出蚕种很早就从内地经过楼兰传入于阗的事实。于阗也因此成了仅次于楼兰的另一个养蚕植桑中心。而楼兰女担当了织锦、织绮、织绣的技术工。汉代丝绸的纺织技术完全不同于西方的传统技术,被外国人命名为“汉式纺织”。一整幅汉锦所用丝线多达5000余根,锦上花纹的每一循环少则需要50—75综,多则120综。如此精致繁复的汉式纺织代表了古代纺织技术的最高水平。

  楼兰女安之若素地端坐于织架前,头不偏,身不歪,两眼凝视,双手穿梭般地飞上舞下,用古老的手段,玩弄技艺于股掌之间。

  楼兰女是创造美丽的天使,是酿制“东方美丽”的先驱,是敢与“西方美丽”叫板的热血女儿,楼兰美女的美是争气的美,绝世的美。

  楼兰女用灵巧的双手,把一丝丝、一线线凝结的汉代文明延伸至中亚,延伸至罗马帝国。古罗马人见到“色彩像野花一般美丽,质地如蛛网一样纤细”的中国丝绸,简直不能相信世界上居然有这样不可思议的尤物。那些富豪绅士都以身着丝绸为荣,竞相争购而后快,即使价值高于黄金,也在所不惜。

  从楼兰到罗马的万里丝绸古道,犹如一条无形的纽带把地中海文明和中国文明相牵在一起,使这条茫茫古道充盈了诗情画意。构筑这座“诗情画意长廊”的开山鼻祖便是美艳动人的楼兰姑娘。

  丝绸虽然雍容华贵,缺憾是难以长期保存。假若它能久存,2000多年后的今天,我们完全可以举办一个楼兰女丝绸织品展览会,它将会展示给世人一个眼花缭乱且望不到尽头的色彩长河。但这永远办不到了,楼兰女的遗世之作太少太少,只有北京紫禁城的皇宫内保存了一些稀有的古丝绸,也多是明清织物。

  1842年,人们在远离中国的克里米亚半岛一个叫刻赤的遗址处发现了一批名贵的汉代西域丝绸,距今近2000年。历史文物再次证明,闻名遐迩的中国丝绸,翻山越岭,飘洋过海,走得更远,而楼兰织女高超的手艺也再次倾倒世人。

  这些年温度不降的丝绸之路热,很大程度上是楼兰热或罗布泊热。多少“热恋者”奔楼兰遗址而去,都想为解开“世纪之谜”做点什么。也有学者对楼兰女情有独钟,意欲破解点什么。只是往事如烟,尘世缥缈,很难再追寻到什么了。我以为有一点需要去做,当我们为伟大的丝绸之路披红挂彩时,别忘了为楼兰织女献上一个花环。牧归。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