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73场涉疆新闻发布会实录
时间:2022-05-26 | 来源:天山网 | 作者: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73场

涉疆新闻发布会实录

(2022年5月13日,乌鲁木齐)

5月13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召开涉疆新闻发布会。图为发布会现场。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 周鹏摄

  徐贵相:各位记者朋友,上午好!欢迎参加今天的涉疆新闻发布会,我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徐贵相。这位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伊力江·阿那依提先生。参加本场新闻发布会的还有8名专家学者,他们是:新疆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艾克拜尔·尼牙孜,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总工会副主席伊力都斯·木拉提,新疆大学副校长恰汗·合孜尔,新疆医科大学校长凯赛尔·阿不都克热木,新疆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郭蓓,乌鲁木齐市律师协会理事、新疆伽苏尔律师事务所主任艾尼瓦尔·阿不拉,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曹伟。刘卫东、曹伟两位专家将通过视频连线方式参会。我们今天的新闻发布会主要针对美国的人权状况发表看法。

  一个时期以来,美国对中国新疆的人权状况异常关心,发动各方力量、豢养各类写手、采用各种手段,罗织各项莫须有的罪名,意图将“侵犯人权”的帽子硬扣在新疆头上。美国在近期发布了“国别人权报告”,继续老调重弹,对世界198个国家和地区的人权状况说三道四、指手画脚。美国以为自己站在了正义和道德的顶端,傲慢地指责和抨击他国人权,仿佛是世界人权“法官和裁判”,但实质又是怎样的呢?今天,我们就用美国的人权“手电筒”来照一照,看看美国到底给世界做了怎样的表率。

  政治谎言的制造者。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公然宣称,“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为发动战争侵略他国领土、制裁打压他国产业,美国能偷能骗能撒谎,可以说坏事做尽,但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世界秩序的破坏者。美国是全球唯一未批准《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至今拒绝批准《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公约》《残疾人权利公约》《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美国利益有需要就“进群”,认为影响自身霸权就“退群”。

  暴力行径的纵容者。仅2021年,至少有1124人死于美国警察的暴行,弗洛伊德们“我无法呼吸”的呐喊刺痛人心,司法机构公然为警察暴行提供庇护,民众安全得不到有效保障。

  劳动者权益的侵犯者。强迫劳动历史遗毒在美国根深蒂固,大量外来移民被迫成为新“黑奴”,在恶劣条件下被迫从事低回报、高风险工作。

  疫情防控的失败者。在美国已有超100万人死于新冠肺炎疫情,超30%的美国人失去亲友,超20万人沦为孤儿,美国政府却忙着“甩锅”推责,热衷于找“替罪羊”。

  种族灭绝的实施者。美国一些政客公然奉行白人至上,亚裔美国人被视为“永远的外国人”,穆斯林深受“伊斯兰恐惧症”之伤,原住民遭受长期系统性种族迫害。

  美国是人权灾难的输出者。在240多年的建国历史中,美国仅有16年没有打仗,一系列战争造成世界各地大量无辜平民死亡,无数城市毁于炮火之下,美军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

  美国就是这样一个人权劣迹斑斑的国家,却要将自己标榜成“民主卫士、自由灯塔、人权楷模”,对他国人权横加指责,这是典型“贼喊捉贼”的行为。美国的人权就像“皇帝的新衣”,遮不住本身的丑恶,美国却沾沾自喜、洋洋自得,一些跟班迫于压力还要卖力叫好,十分可悲。

  如今的新疆社会大局稳定,人民安居乐业,连续5年多未发生暴恐案事件,各族群众的生命权、发展权得到充分保障。天山南北、城市乡村到处呈现出欣欣向荣、蒸蒸日上的喜人景象,美国没有任何资格、没有任何依据对新疆人权状况说三道四。

  接下来,我们从几个方面听一听有关人士的看法。

  徐贵相:首先,美国污蔑新疆“压迫穆斯林”,事实上,新疆各族穆斯林权益依法得到充分保障,新疆伊斯兰教得到了健康有序传承。反观美国,系统性歧视穆斯林、出台禁穆令,所作所为令人震惊。下面,请新疆大学历史学院副教授艾克拜尔·尼牙孜谈谈看法。

  艾克拜尔·尼牙孜:美国号称宗教信仰自由,但伊斯兰教却长期受到排挤、限制、甚至禁止。穆斯林群体长期受到歧视、打压、甚至迫害,始终难逃“不受信任的外来人”境地,基本政治权利、经济权利、文化权利、社会权利难以保障。

  美国国内对穆斯林人权系统侵犯一方面体现在立法、司法和行政体系的日常运作中,一方面则通过社会公众对穆斯林和伊斯兰教负面认知、公然敌视表现出来。

  立法层面,“9·11事件”之后,美国借维护国家安全之名,出台《加强边境安全和入境签证改革法》、“特殊登记”方案等约20项相关的法规政策,其中15项明显针对穆斯林。司法层面,穆斯林经常被莫名审查、起诉,遭受不公平待遇,2005年3月11日,美国司法部总监察长在报告中披露,穆斯林囚犯在美国很多地方的联邦监狱中受到了歧视和虐待。行政体系日常运作中,美国政府颁布了“13769号行政令”,即臭名昭著的“穆斯林禁令”,禁止伊朗、伊拉克、利比亚、索马里、苏丹、叙利亚和也门等7个国家的公民进入美国,美国最高法院使“穆斯林禁令”合法化的裁决,是在美国历史上首次将仇视伊斯兰教制度化和合法化,违反了美国宪法关于为所有人提供平等保护和公开审判权的规定。

  “9·11事件”之后,美国对穆斯林歧视呈明显上升趋势。更有甚者,美国一些政客和媒体竟然常常把穆斯林群体与恐怖分子画等号。美国政客公然拿伊斯兰教和穆斯林说事而不担心自己有什么政治风险,相反,他们卖力地污名化伊斯兰教和穆斯林以便获得更多选票。美联社2021年9月9日报道,调查发现,53%的美国人对伊斯兰教持负面看法。美国—伊斯兰关系委员会2021年发布的报告称,该组织每年都会收到更多与欺凌和仇视穆斯林相关言论的投诉。

  美国甚至出现和兴起了“伊斯兰恐惧症产业”,一些人把对穆斯林的歧视与迫害“当饭吃”。很多反伊斯兰教的人利用出版书籍、撰写文章、担任访谈嘉宾的机会,发表了大量偏激的言论,甚至是虚假信息,将穆斯林普遍描绘成阴险、鼓吹暴力、反美国的形象,并且执迷于穆斯林阴谋论。在反穆斯林的社会氛围下,绝大多数美国人对穆斯林感到恐惧、不信任,甚至产生仇恨心理。

  美国对穆斯林系统歧视导致的严重后果,在就业领域表现尤为明显。近几十年来,随着美国移民政策的调整,有上百万穆斯林移民来到美国,这些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学者、医生和工程师,具备专业技能,他们为美国的发展作出了贡献。但据卡内基梅隆大学研究发现,在美国,穆斯林向同一机构提交相同工作申请后,收到的回信“比基督徒少13%”。《美国穆斯林调查报告2020》数据显示,求职过程中,33%的穆斯林受到歧视。而在同执法部门互动、接受医疗保健服务或在公共场所活动时,穆斯林受歧视的比率远高于普通民众。

  美国国内系统迫害穆斯林,大搞去伊斯兰化,另一方面又假惺惺地宣称“关心”新疆的穆斯林生活状况。请问,你们问过新疆的穆斯林吗?他们需要你们虚情假意的关心吗?此前不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举办了宣介会,新疆宗教人士、穆斯林群众展现了大量事实,证明了新疆各族穆斯林信仰自由、生活幸福,各项权利得到充分保障。美国大可以收起那几滴“鳄鱼眼泪”,去关心本国的穆斯林。

  徐贵相:美国污蔑新疆存在“强迫劳动”,但事实上,新疆各族劳动者都在阳光下体面劳动,他们的劳动权益依法得到保障、生活水平有了显著提高,“劳动创造美好生活”成为时代强音。反观美国,不仅在历史上存在大规模的强迫劳动,现如今人口贩运的问题依然十分突出。接下来,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总工会副主席伊力都斯·木拉提谈谈看法。

  伊力都斯·木拉提: 一段时间以来,美国一些反华势力大肆编造所谓新疆实施“大规模强迫劳动”的谎言,并以此借口滥用长臂管辖、出口管制措施,企图通过制裁打压新疆企业、制造“强迫失业”“强迫贫困”。这些反华势力只知道一味指责抹黑新疆,似乎忘了美国自己才是真正存在强迫劳动的国家。

  美国有数百年贩卖、虐待和歧视黑奴的历史。从1619年接收首批奴隶至1865年美国废除奴隶制,美洲大陆的南方种植园成为黑人等少数族裔被强迫劳动的主要场所。为了保证充足的劳动力,即便在1783年至1808年禁止国际奴隶贸易期间,美国贸易商依然通过各种手段将约17万名奴隶运至美国,这一数字是1619年以来北美进口奴隶总数的三分之一。据统计,美国奴隶主从黑奴身上压榨的劳动价值以现价计高达14万亿美元。可以说,强迫劳动是美国“发家史”上永远抹不去的污点。

  尽管21世纪的阳光已经普照世界,但强迫劳动这种奴隶社会的遗毒,在美国依旧是根深蒂固,只不过受害者变了身份,从“黑奴”变为外来移民。2015年至2020年,美国所有50个州和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都报告了强迫劳动和人口贩运的案件。每年从境外贩运至全美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多达10万人,其中一半被贩运到“血汗工厂”或遭受家庭奴役。根据美国一些学术机构的统计,美国至少有50万人遭受现代奴役并被强迫劳动。

  美国农业领域也是强迫劳动的重灾区。“农场工人公正”组织在《绝非待客之道》报告中称,美农场主无需支付季节性移民工社保和失业保险,用工成本低,还恶意克扣工资、实施债务奴役,种族歧视、不保证基本住宿和安全工作场所的现象屡见不鲜。在农业领域,30%的农场工人及其家庭生活在联邦贫困线以下,他们难以表达自己诉求,经常遭受威胁或暴力并被强迫劳动。

  美国滥用童工现象同样臭名昭著。美国是世界上唯一没有批准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的国家。据美国一些行业协会的统计,美国约有50万名童工从事农业劳作,很多孩子从8岁起开始工作,每周工作时长达72个小时,每天劳作10个小时以上也不鲜见,童工因农药致癌风险更是成年人的3倍。

  无数史实和案例已反复证明,美国存在的强迫劳动既是黑人奴隶的血泪史,也是现代社会美国外来移民的梦魇。然而,美国政府却对此避而不谈,甚至刻意规避自己本应承担的保护责任。据国际劳工组织统计,迄今美国只批准了14项国际劳工公约;在劳工组织8个核心公约中,美国仅批准2个,是批准公约数量最少的国家之一。无论美国一些反华势力如何在劳工问题上对新疆抹黑攻击,无论其如何自我标榜“民主灯塔”“人权卫士”,都永远无法遮掩美国侵犯劳工权利的钢戳铁证。

  徐贵相:美国污蔑新疆存在“种族灭绝”,事实上,新疆各民族平等团结,共同繁荣进步,共享社会发展成果。反观美国,历史上大肆驱逐、杀戮印第安人,现如今放纵种族歧视加剧社会不公。接下来,请新疆大学副校长恰汗·合孜尔谈谈看法。

  恰汗·合孜尔:一段时期以来,美国豢养一些“伪学者”,扶持一批反华组织,构陷新疆实施“种族灭绝”,新疆少数民族“饱受迫害”。然而,事实却完全相反,美国自己才是真正实施“种族灭绝”的国家。美国历史的每一个篇章里,都浸满了原住民、少数族裔的鲜血。时至今日,种族主义罪恶基因仍然在美国“血液”中流淌,种族主义问题仍然没有解决,而且愈演愈烈,延续两个多世纪的“印第安人种族灭绝史”和“种族歧视纪录”还在增添新的罪证。

  美国立国根基建立在对原住民印第安人惨无人道的种族清洗之上。美国《独立宣言》公开污蔑印第安人是“残酷无情、没有开化”的种族。美国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声称,“用印第安人的皮可以做出优质的长筒靴”,多次指示军队肆意屠杀印第安人。美国前总统詹姆斯·麦迪逊颁布法令,每上缴一名印第安人头盖皮可获得赏金。美国前总统安德鲁·杰克逊发表“每10分钟就该处决一名印第安人”“只有死掉的印第安人才是好印第安人”等一系列种族歧视言论。特别是在“西进运动”中,大肆驱逐、杀戮印第安人。到20世纪初,美国印第安人人口已从1492年的500万人骤减至25万人。如今,在美印第安人数量仅占美总人口的2%。美国对印第安人的疯狂屠杀灭绝,远远超过纳粹种族屠杀犹太人的数量。美国统治者在大肆屠杀印第安人的同时,还在文化上对印第安人进行同化,以达到消灭异己的目的。早在19世纪末,美国开始全面实施白人模式教育,推行强制性的唯英语教育。

  美国对印第安人实施“种族灭绝”,绝不仅仅是历史问题,更是延续至今系统性、长期性的种族歧视。直到今天,美国印第安人仍是美国经济文化落后、社会问题多发的弱势群体,依然过着二等公民般的生活,权利饱受践踏。2014年,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就美国《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履约报告发表结论性意见,批评美国存在针对印第安人等土著居民的系统性歧视问题。但美国却对此置若罔闻。

  美国发展的基础建立在对非洲族裔惨绝人寰的剥削压榨之上。美国的发家史,就是一部非洲族裔的血泪史。美国电影《拯救姜戈》真实再现了美国白人庄园主肆意盘剥压榨“黑奴”,将他们视为草芥任意残杀的黑暗历史。马丁·路德·金为实现黑人平等自由的梦想还未实现,弗洛伊德们“我不能呼吸”的痛苦呼喊音犹在耳。联合国当代形式种族主义、种族歧视、仇外心理和相关不容忍行为问题特别报告员指出,美国执法当局杀害和残暴虐待非洲裔的数量惊人,而且很少受到法律追究。

  据美国媒体报道,60%的美国非洲裔认为,他们经常在求职和购物时被歧视,在住房申请、贷款办理、保险领取等问题上所受歧视更是屡见不鲜。“警察暴力地图”网站数据显示,2020年美国警察共枪杀1127人,其中只有18天没有杀人。非洲裔只占美国总人口的13%,却占被警察枪杀人数的28%,非洲裔被警察杀死的概率是白人的3倍。2013年至2020年,约98%的涉案警察未被指控犯罪,被定罪的警察更是少之又少。特别是2020年,美国非洲裔男子弗洛伊德之死及其引发的大规模抗议活动,再次暴露出美国国内存在长期性、系统性的严重种族歧视。

  美国肆意欺凌亚裔群体。1882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切斯特·阿瑟正式签署“排华法案”,这是美国历史上首次颁布针对特定种族、民族的反移民法。该法案不仅对在美华人构成歧视,还直接威胁到他们的安危。“排华法案”直至1943年才宣告废止,美国国会直至2012年才象征性地作出道歉。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美国各地针对亚裔的暴力行为加剧,各种欺辱、谩骂、攻击层出不穷。在美国政客的种族主义操弄下,针对亚裔的袭击事件大幅增加。“停止仇恨亚裔及太平洋岛民”组织2021年11月18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3月19日至2021年9月30日,该组织共收到10370起针对亚裔的种族主义攻击事件报告,大多数事件发生在街道、工作场所等公共空间。纽约市警察局2021年12月8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市2021年针对亚裔的仇恨犯罪比2020年猛增361%。美国《外交事务》网站2021年7月28日发表题为《不要种族主义的竞争关系》的文章称,“美国外交政策制定者一贯夸大中国威胁”是导致仇视亚裔事件激增的关键因素,妖魔化中国必然会妖魔化美国所有亚洲面孔的人,“除非美国政策制定者停止将中国作为美国所有困境的出气筒,否则亚裔美国人将继续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徐贵相:接下来,请大家观看一段视频,了解美国对印第安人实施“种族灭绝”情况。

  徐贵相:美国污蔑新疆“侵犯人权”,事实上,新疆各族群众生命权、健康权、发展权等各项权益得到有力保障,人民安居乐业、幸福生活。反观美国,疫情防控不力,已酿成100多万人死亡的人间惨剧。接下来,请新疆医科大学校长凯赛尔·阿不都克热木谈谈看法。

  凯赛尔·阿不都克热木:美国拥有全世界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技术,却成为全球新冠肺炎感染和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是名副其实的“全球最大抗疫失败国”。美国政府漠视民众生命权和健康权,一边不谋抗疫之策持续“躺平”,打着保障“自由”的旗号愚弄民众,一边鼓噪“病毒溯源”,大搞政治操弄,热衷“甩锅”推责,转移民众视线。

  自新冠肺炎疫情在美国暴发以来,疫情防控始终被高度政治化,成为共和党和民主党相互攻讦、否决、对抗的工具和筹码,政客只关注政治私利,却无视民众生命健康。美国政府不仅没有集中精力开展防控,反而大搞政治操弄,发布虚假信息误导民众。一些政客极力淡化疫情危害,推行与公共卫生专家建议相悖的举措,将科学问题政治化,制造社会对立,最终造成了十分混乱的防疫局面。美国在疫情防控方面的不作为甚至乱作为,而美国民众无力改变悲惨境地,最终为此付出了惨重的生命代价。

  截至5月4日,美国累计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超过100万例,这相当于美国第10大城市——圣何塞的总人口。美国媒体报道,新冠肺炎疫情已导致超过20万美国儿童失去父母或主要看护者,成为“疫情孤儿”。这些孤儿还面临药物滥用、失学、贫困等风险。然而,美国媒体指出,这一最需要得到帮助的弱势群体,并没有被美国政府“当作紧迫的问题”。“疫情孤儿”呈现明显的种族差异,放大了美国社会存在的系统性种族歧视问题。美国学者研究发现,少数族裔人口占美国总人口的39%,少数族裔“疫情孤儿”却占65%。平均每753个白人孩子有一个成为“疫情孤儿”,与此对应的是拉美裔平均每412个孩子有一个成为“疫情孤儿”,非洲裔310个,土著印第安人168个。

  老年人成为美国疫情防控的“牺牲品”,美国一些政客奉行优胜劣汰的自然法则,宣称“年长者可为国牺牲”“国家经济比老年人生命更重要”。联合国老年人权利问题独立专家克劳迪娅·马勒2020年7月21日发布的报告显示,医疗保健服务方面的歧视、应对疫情时没有将疗养院放在足够的优先位置以及隔离政策,使得老年人更容易受到忽视或虐待,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疗养院死亡人数有严重遗漏。

  美国抗疫不力,造成了数量可观的无家可归者。美联社报道,自2021年1月份以来,罗得岛州没有住房的人数增加了85%以上。根据儿童促进会报告,2020-2021学年纽约市无家可归的学童曾一度超过10万名,占该市公立学校学生总数的近十分之一。有的学生住在无家可归者收容所,有的学生甚至不得不住在汽车、公园或废弃的建筑物中。《纽约时报》网站报道,旧金山每100名居民中就有一人无家可归。

  美国一些政客对国内民众生活状况视而不见、毫不关心,却不忘“关心”他国民众生活得怎么样,正如一些媒体评论的那样,美国人惺惺作态的样子,令人反感。

  徐贵相:接下来,请大家观看一段视频,了解美国作为世界上最大的疫情防控失败国,造成超百万人死亡的相关情况。

  徐贵相:美国还有一个鲜明的特征,这就是世界上最好战的国家,特别是在越南、阿富汗、伊拉克、叙利亚,美国造成的人道主义灾难罄竹难书,无数平民死于战火。接下来,请新疆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郭蓓谈谈看法。

  郭蓓:据中国人权研究会2021年4月份发布的一份关于美国对外战争的报告显示,自1776年独立以来,在240多年的历史中,美国没有参与战争的时间不足20年。据不完全统计,从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到2001年,世界上153个地区发生了248次武装冲突,其中美国发起的就有201场,约占81%。穷兵黩武的美国,撕下了伪善的“外衣”,时刻挥舞着武力“大棒”,肆意侵犯他国主权、践踏他国人权,甚至连“胡萝卜”都不再准备了。

  美国发动的一系列战争制造了大量人道主义灾难。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的越南战争中,约200万越南平民在战争中死亡,40万平民因美军投放的落叶剂死亡。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打着“避免人道主义灾难”的旗号,公然绕过联合国安理会,对南联盟进行了78天的持续轰炸,造成2000多名无辜平民丧生,6000多人受伤。20年的阿富汗军事行动,共17.4万人死亡,受伤人数超过6万,就在撤离阿富汗的当天,美军还造成一家10口死亡,其中最小的只有2岁。2003年伊拉克战争导致约20万至25万平民死亡,美军直接致死的平民超过16000人,以美国为首的联军还在伊拉克大量使用贫铀弹、集束炸弹和白磷弹,对平民造成极大伤害。2016年至2019年,叙利亚战争造成33584名平民死亡,美国领导的联军轰炸直接致死3833人,有半数是妇女和儿童。一组组数据触目惊心,真实记录了美国对世界人民犯下累累罪行,作为世界上最好战、最残暴的国家,美国应该诚恳地向那些无辜死难者家属道歉、忏悔!

  近日,叙利亚外交部致信联合国,公开指控美国为首的“国际联盟”组织,曾在叙利亚本土犯下战争罪、反人类罪。信函中,叙利亚外交部详细说明了2017年至2019年间,美国带领非法的“国际联盟”军队在叙利亚展开军事行动,制造的一系列人道主义灾难。2017年,“国际联盟”在拉卡市军事行动导致城市几乎被摧毁,数千名平民死亡。2018年,美军曾向巴古兹镇投下两枚炸弹,致使当地近80人丧生。

  叙利亚只是美国借所谓“人权干预政策”侵略他国、制造人道主义灾难的一个缩影。如果说战争是人权的“坟墓”,美国的历史就是一个看不到尽头的坟场。数十年来,美国打着“民主”“人权”旗号,不断在全球各地发动战争、输出战乱、干涉内政,其“唯我独尊、宁负天下”的霸权主义政策在许多国家制造了无数人间悲剧。

  令人愤慨的是,美国不仅不反思自己所犯罪行,甚至百般狡辩抵赖,阻挠调查。美国对参与调查美军在阿富汗战争中行为的国际刑事法院工作人员及其家属实施经济制裁和入境限制,公然威逼恐吓国际刑事法院放弃调查。另一面,美国继续以“国际警察”和“人权卫士”自居,在国际社会上耀武扬威。

  但美国200余年的战争史就是无法磨灭的铁证,凸显其嗜战成瘾的本性,将其钉在人道灾难制造者的“耻辱柱”上。不管美国以任何巧立的名目发动或鼓动战争,在美国炮火下丧生的成千上万的无辜“冤魂”时刻向世人提醒着其虚伪本质——美国向来不是“人权卫道士”,而实为“人权伪道士”。

  徐贵相:接下来,请大家观看一段视频,了解美国发动战争造成人道主义灾难相关情况。

  徐贵相:美国国内警察暴力执法痼疾难消,司法机构对警察暴力执法“庇护”“放纵”。接下来,请乌鲁木齐市律师协会理事、新疆伽苏尔律师事务所主任艾尼瓦尔·阿不拉谈谈看法。

  艾尼瓦尔·阿不拉:2020年,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遭遇白人警察暴力执法窒息死亡,“我不能呼吸了”的呐喊扯下了美国人权的“遮羞布”,美国警察暴力执法、系统性种族歧视等顽疾暴露天下。独立调查项目“警察暴力地图”数据显示,就在弗洛伊德遇害后一年内,又有181名黑人在美国警察执法中死亡。

  为什么美国警察暴力执法难以根除?从法律上来看,美国的警察实质上是没有保护公民安全义务的。这种怪现象源自美国司法机构对警察暴力执法的“呵护”。美国最高法院再三确认,警察及政府官员没有尽到保护公民的义务时,无需被起诉,即拥有所谓的资质豁免权。简单来说就是,只要没有证据表明政府官员知法犯法、故意违宪,那么在他们履行自己职责时“无意”违法,是能免于民事诉讼的。据“警察暴力地图”统计数据,2013年至2020年间,有98.3%暴力执法的美国警察未被指控犯罪,换而言之,仅有极少数的美国警察会因为暴力执法而受到法律惩罚。作为一个“警察国家”,美国警察的所作所为不仅得到司法机构的庇护,还能在立法者和行政者那里得到默许。美国各地大大小小的警察工会,是历届大选时最坚定的保守派,与秉持保守主义的共和党一脉相承。共和党支持警察工会的主张、民主党畏惧警察工会的能力,警察的暴力执法更加有恃无恐。

  为什么暴力执法的对象多是非洲裔?在美国黑人家庭,教育孩子总会叮嘱一点:作为黑人,被警察找理由盘问的概率很大,遇到这种情况千万不要顶嘴,否则后果非常危险。《今日美国报》网站2021年7月8日报道,调查显示,只有22%的美国人认为警察公正执法,有色人种频繁遭受不公正执法。美国暴力执法与系统性种族歧视密不可分。历史上,美国警察部门前身是地方社区自发组成的治安队,主要功能就是抓捕逃亡的黑人奴隶和镇压农奴起义。在废除奴隶制之后,南方各前蓄奴州的警察队伍不但不尊重黑人的权力,反而成为种族主义者“合法”限制黑人权力的工具。这种种族主义传统根深蒂固地存在于美国警察队伍之中。加之,美国社会种族对立冲突加剧,这让美国警察对非洲裔群体的偏见更加明显,警惕心和紧张感更加明显,极易导致暴力执法现象发生。

  最后,美国有没有可能根除暴力执法问题?美国警察暴力执法问题与种族歧视、枪支暴力、社会公平等问题交织,成为根深蒂固的“美国病”之一。美国社会种族主义泛滥,社会对立撕裂,美国非洲裔“获得解放”159年后,仍困于各类枷锁之中,在经济方面长期遭受歧视和不平等待遇,更高的失业率、更少的就业机会、更低的工资、更少的社会福利,让非洲裔难以获得平等发展机会。白人至上主义在美国大行其道,甚至演化成针对非洲裔的仇恨犯罪。美国警察的暴力执法甚至得到了一部分人的支持。另一方面,美国枪支泛滥,枪支暴力问题日益严重,“幽灵枪”屡禁不止,在非洲裔聚居的社区枪支暴力问题更加突出,美国警察在面对非洲裔犯罪嫌疑人时更容易采取伤害性极强的措施。暴力执法是美国制度缺陷的产物,是附着在美国社会“血脉”上的毒瘤,看不到彻底解决的可能性。

  徐贵相:接下来,我们看看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的真相。该基金会作为美国政府“马前卒”“白手套”,扶持资助境外“东突”组织,编造了一系列涉疆谎言谣言,意图扰乱新疆,达到“以疆制华”图谋。下面,请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刘卫东谈谈看法。

  刘卫东:在近些年一系列涉疆丑陋“闹剧”背后,一家自称“非官方、非营利”的组织出镜率颇高,这正是被称为美国政府“白手套”的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ational Endowment for Democracy,简称NED)。2004年到2020年,NED向各种“维吾尔组织”提供了875.83万美元资金,堪称“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等“东突”组织最大的幕后金主。

  1.作为“幕后金主”,NED砸下重金要实现什么目标?

  被称为“美国第二中情局”的NED如此“慷慨”,显然不是为了让几个在国际上声名狼藉之人吃口饱饭。实施颠覆渗透破坏、煽动所谓“民主运动”、服务美国战略利益,才是NED的使命和目的所在。NED时任总裁格什曼曾公开妄称,“中国新疆问题的解决之道是在中国进行另一场颜色革命,中国发生政权更迭,成为一个联邦共和国。”这与前美国国务卿鲍威尔的办公室主任、前陆军上校劳伦斯·威尔克森,“中情局想破坏中国的稳定,最好的办法就是制造中国的动荡。利用维吾尔族人刺激北京,直接从内部搞垮中国”的表述遥相呼应、如出一辙。

  NED涉疆项目意图非常明显,就是聚焦炒作新疆“人权危机”,配合美西方以疆遏华。2019年,NED涉疆资金90万美元,2020年,达到124万美元,重点项目包括:“通过艺术互动倡导维吾尔人权”项目,以艺术之名发动境内外“疆独”势力炒热涉疆议题;“人权倡导的文件和研究”项目,构建维吾尔族“人权”数据库,炮制报告抹黑中国涉维吾尔族政策;“维护和倡导维吾尔人的人权”项目和“增强妇女和青年在宣传和公民参与方面的能力”项目,延续2019年涉疆工作。

  2022年资助“中国新疆项目”9个,金额约250万美元,同比增长100.48%,连续4年上升,创历史新高。在项目设置上,分设人权项目和边缘化人群权利项目两个大项,子项目总数较上一年新增2个,包括利用新媒体开展宣传和建立“维吾尔人权”数据资源库等内容。在项目分配上,一改往年划分至具体组织的做法,仅做需求化定向,以激发境外“东突”组织之间的“竞争力”,促使其为争取活动资金,更加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开展符合美“以疆制华”战略的反华活动。

  2.在NED扶持下,“东突”组织做了些什么?

  NED不仅给予“东突”组织资金支持,还积极调动人脉资源,为“东突”组织各类活动造势。“东突”组织为了向NED“邀功请赏”“表明忠心”,炮制了一系列涉疆谎言,对新疆人权状况肆意抹黑,手段极其下作,毫无底线可言,只要令NED“主子”开心的事,“东突”组织必然不遗余力、全力以赴。比如:“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和“人权观察”组织制造并传播诸如“种族灭绝”“教培中心关押百万维吾尔人”等涉疆谣言。“中国人权捍卫者网络”(Chinese Human Rights Defenders,CHRD)仅仅采访8人,且并未证明这些人所言属实,便基于这样一个荒谬的小样本“研究”,将估算比例应用到整个新疆,粗暴得出100万人被拘留在“再教育拘留营”,200万人“被迫参加白天或晚上的再教育课程”,炒作涉疆谣言。“美维协”现任主席阿尔泰经常在社会媒体上发表亲美、仇华言论,支持对华发动“新冷战”,并称“所有国家都应将中国视为罪犯”。疫情期间,“美维协”及其从属机构成员传播极右翼言论,煽动针对亚裔的仇恨,称新冠病毒为“中国病毒”,并污蔑中国向世界发起“病毒战”,“蓄意输出病毒以造成全球大流行病”。

  再比如:反华分裂组织“世维会”在美西方反华势力操纵和资助下,纠集一小撮反华分子,成立的所谓“维吾尔特别法庭”,花钱请骗子、买谎言、作伪证。这个所谓“法庭”既无任何法律资质,也不具备任何公信力,为国际社会有识之士所不齿。有社交媒体曝光了疑似所谓“法庭”“证人”出场费及分赃比例。在总额为100700英镑的费用中,占比最大的是一个姓王的“匿名证人”,获利43000英磅,此人以“2018年被派往新疆调查分裂活动的前警察”身份自居,散布大量涉疆虚假信息。正是同一人,却在CNN报道中改成了姓江,连CNN自己也承认“无法单方面证实其说法”。这样一个“谎言制造机”搞所谓“最终判决”,就是几个跳梁小丑表演的政治闹剧。

  徐贵相:美国炒作新疆“人权问题”,目的十分明确,大量事实证明,就是为了抹黑中国形象、干涉中国内政、遏制中国发展。接下来,请兰州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教授曹伟谈谈看法。

  曹伟:一段时期以来,美国大肆炒作新疆“人权”话题,并以新疆“侵犯人权”为由,接连出台制裁措施,将“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签署成法,目的就是为了抹黑中国形象、干涉中国内政、遏制中国发展。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办公室主任威尔克森亲口承认,所谓新疆维吾尔族问题,只不过是美国从内部长期搞乱中国、遏制中国的战略阴谋。通过考量美国近年来的涉疆政策,我有以下三点看法:

  1.暴露了美国对华政策的虚伪性

  中美两国作为当今世界上具有重大影响的大国,对于维护人类和平与发展的事业具有重大的国际责任。遗憾的是,2017年以来,美国特朗普政府将中国视为“战略竞争对手”。拜登政府上台后,通过组建美英澳三边安全伙伴关系、组织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对话机制、联合“五眼联盟”对华施压等操作,在国际上拉帮结派图谋纠集反华“小圈子”围堵中国发展,并继续在一系列涉及中国核心利益的问题上肆意挑衅。在涉疆问题上,美国国务院、财政部、商务部、国土安全部等行政部门将中国官员、政府机构、企事业单位列入了各种名目的制裁清单,美国两党议员争先恐后提出各种涉疆反华议案。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美海关和边境保护局已针对输美涉“强迫劳动”货物发布7项暂扣令,对象包括新疆出产的服装、纺织品等棉花制品,番茄制品、硅基产品、电子产品等,共扣留、没收总价值约4.85亿美元的货物,数量和价值较2020年均大幅增长。自拜登政府上台以来,美国借涉疆问题对华实施制裁的数量和力度已超过特朗普时期。

  2.暴露了美国对华政策的阴险性

  美国不断在国际上鼓噪所谓的新疆“强制绝育”“强迫劳动”“种族灭绝”等议题,正所谓“项庄舞剑意在沛公”,针对的不仅仅是新疆而是整个中国。早在“2020年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在美国国会讨论运作之时,“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案”也开始在国会山酝酿了。2021年7月14日和12月8日,美国参众两院先后分别通过了各自版本的法案。之后参众两院召开联席会议敲定了最终版本的法案,并很快于12月14日和16日在参众两院再次审议通过,提交拜登总统签署生效,堪称“仓促”。“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中所谓“所有涉及强迫劳动生产的商品”的认定范围究竟有多大,裁量权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政府的执法弹性有多大。不仅新疆辖区内雇用了维吾尔族员工的企业可以被认为存在“强迫劳动”,而且只要和新疆的上述企业发生业务往来的中国境内其他企业也均有可能被纳入制裁范围。同时,只要美国愿意,它还可以联合其西方盟友一起抵制新疆产品,甚至可以动用“长臂管辖”胁迫其他国家加入对新疆的制裁行列。

  3.暴露了美国对华政策的反人道性

  20世纪末以来,美国在国际上每每以“人权保护”为名,以制止“人道主义危机”为旗号肆意干涉别国内政,甚至发动战争,却又常常造成更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对此,美国连声“对不起”都不说就拍屁股走人了。近年美国对新疆的“人权”议题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热情,从白宫和国务院发言人到政府部长们,从国会议员到总统,总不忘将“新疆人权”挂在嘴边,似乎将谎言重复一万遍就能变成“真理”。

  对新疆的各族民众来说,生存与发展是最大的人权,反对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维护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是最大的切身利益诉求。昔日面对南疆数百万急需脱贫致富的各族民众,美国视而不见;面对“东突”暴恐分子制造的一起起恐怖事件和受害者的哭诉,美国不仅充耳不闻,反而转身将恐怖组织“东伊运”移出了美国的恐怖组织名单。

  现在美国又以“强迫劳动”为名要剥夺广大新疆民众改善生活和追求幸福的权利。“维吾尔强迫劳动预防法”已经假定只要雇用维吾尔族员工的企业即可能面临制裁,一些企业在权衡利害得失后或将不敢雇用维吾尔族员工,也不敢与那些雇用维吾尔族员工的企业发生业务往来,以避免被美国制裁,这可能造成维吾尔族民众失业率大幅上升和生活水平下降。这恐怕才是美国的反华政客们真正想要看到的“美丽的风景”吧?长此以往,维吾尔族民众将被剥夺发展机会,并在经济生活、社会生活、文化生活、政治生活等各个方面也被迫游离于主流社会之外,成为一个被孤立的群体,这难道不是另一种形式的种族隔离吗?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正是美国的反华政客。

  各位记者朋友,美国制造的人权灾难,令人发指,应该引起国际社会广泛关注。我们呼吁,有关国际组织应对美国制造的人权灾难进行调查,让所有的人看清美国的丑恶面目。

  徐贵相:接下来,进入媒体答问环节。

  (略)

  今天的涉疆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各位记者朋友出席。再见。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