吐鲁番:丝绸之路上的绿洲
时间:2014-09-10 | 来源:新华网新疆频道 | 作者:

  吐鲁番的地理和历史位置  

  它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将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色彩、图案甚至于不可言说的神秘都吸纳了进来。  

  吐鲁番古称“火洲”,但它却是亚洲腹地的一片独特绿洲。  

  德国学者克林凯特在《丝绸古道上的文化》一书中这样描述,“吐鲁番最初的面貌,可以肯定是中国人塑造的。几乎没有哪一个绿洲,在文化面貌上像吐鲁番这样丰富多彩。它位于一条东西大道和一条南北大道的交汇点上。那条东西路线经由哈密进入蒙古大草原,并且通向敦煌。而南北路线则把楼兰以及塔里木盆地东南部,与天山北侧的丝绸之路连接起来,因此它很特殊地成为东西方许多不同文化的相汇地点。”  

  正是这瀚海中的奇境,以绿洲的方式留存下来。两千多年前缀珠连壁、光彩斑斓的丝绸之路,无论南道还是北道,在穿越中亚广阔的戈壁荒漠地带时,将吐鲁番作为理想的中间驿站,凭据特殊的地位吐鲁番自然就成为西域门户。  

  透过吐鲁番,可以还原一个浓缩的西域。它就像一块巨大的海绵,将来自世界各地的声音、色彩、图案甚至于不可言说的神秘都吸纳了进来,从此各种精美恢宏的建筑耸立在这个低凹之处,繁荣的贸易在带来辉煌的光芒之时也隐喻着陨落的时限。街巷林立中,东西方文化交汇撞击出串串火花,各种声音各种光芒互相交错,在商贸、聚会、劳动和感恩、赞美之中,一切都在如潮水般迅速隐退。从远方轰鸣而来的战火带来的是不可抵御回避的信仰和生活变化,这些虽然是迅疾而过的,但还是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深深的印痕。它们和东西方文明迤逦而过的痕迹纠缠交错,使得这片各民族共同营造的绿洲在中亚最眩目的阳光映射下,到今天仍闪烁着非凡的光华。  

  不仅如此,吐鲁番更包含了西域风物的全部经典。广袤寂寞的沙漠与戈壁,戴着纯美的白色雪冠傲岸而立的天山山脉,荒漠之中的草原,戈壁之下的清泉,绿潮涌动的葡萄园……在这些美丽神奇的姿态后,若隐若现的是远古岩画、神秘墓葬以及星罗棋布的古城、烽燧、石窟寺群,那些似乎被遗忘的古道依然在沉寂中延伸。  

  今天,人们一提到吐鲁番,那炽热炎炎的火焰山,旷世寂寥的故城,甜蜜的葡萄和甜美的葡萄姑娘,以及葡萄架下欢乐的歌舞和琴声便会带着缤纷的色彩闪现。也许,那是一个自儿时起就由《西游记》中燃烧而起的火焰山和火焰之梦,那首《吐鲁番的葡萄熟了》更是一个裹挟着甜蜜的绿雾而时常牵系耳畔的声音。当四面八方的人们走过西行之路,也许才能真正领悟到,吐鲁番之旅,不仅是一次色彩之旅,更是一次领略自然、感受历史、体验风情之旅。 

  吐鲁番地理变迁

  还有一声微弱的叹息:“何处是家园?”  

  吐鲁番,这片名叫“火洲”的土地,早以它干旱荒凉的戈壁、炎热灼人的“焚风”而烙印在过往者的心里。但是,如果有人走进吐鲁番博物馆,见到那座被誉为目前世界上出土最完整的天山副巨犀高大魁伟的身骨时,在假兽陪伴图景映衬之下,它会孤独而悲凉地告诉你,几亿年前,你脚下的土地是一片浩淼的海洋,那曾经是它美丽的家园……

  吐鲁番自然与文化  

  在凝固的火焰中,是流淌的翡翠。  

  正如天山将新疆分为两部分,吐鲁番境内的火焰山也将盆地分为南北两段。横卧盆地中央的火焰山,使地下潜水位抬高,在山体的南北缘形成一个个溢出带,造就了南、北两个绿洲。绿洲虽然只占盆地总面积的9%,却成为吐鲁番人世代生息经营的家园。  

  吐鲁番盆地是全国地势最低凹之处,四周高山环绕,使盆地处于封闭的地势之中。盆地上空云量稀薄,辐射强烈,降水极少,低云的晴天每年达300天以上。炽热的阳光照射后产生的地面辐射热量,非常不易散发,所以吐鲁番的气候异常干燥、酷热。再加上绵延100公里的火焰山,山势曲折,褶皱丛生,在夏日阳光的炙烤下,真的给人以炎炎火焰的幻觉。因此,吐鲁番无论是在感觉中,还是在实质上,都是全国最热、最干的地方。  

  也正是在这种始终“天高云淡”的气候中,形成了最适宜棉花、瓜果等农作物生长的热量和光能。吐鲁番因此而成为历代王朝开发新疆的重要屯垦基地和棉花、葡萄、哈密瓜种植的乐土,成为西域自然生态环境和绿洲农业文明的代表,也成为无数人远道而来追寻的最甜、最美的乐园。  

  与火焰山的隆起相伴的,是吐鲁番盆地南缘绵延的库姆塔格沙漠,是曾经以最后的海洋姿态保留下来的世界第二洼地艾丁湖。一隆起一伏倒一凹陷的姿势,一赭红一金黄一玄白的色彩,使吐鲁番拥有了最壮观的西部美景,令人每每想到它们,都会感到切肤的灼烫和眩目的光斑。在高山雪岭、戈壁砾石、沙漠平原这些奇异的地质地貌环拥中,火焰山就如同一簇凝固的火焰,在这个盆地中永无停歇地燃烧着。当年在天宫闹了个天翻地覆的孙大圣,在此地巧借铁扇公主芭蕉扇的《西游记》故事,曾经引领着多少人儿时的梦幻之旅。如今,西天之经是早已取回来了,火焰却还在燃烧着,它应该是为着那些在此地生息繁衍的人美妙奔放的生活而燃烧的,应该是为着那些千里奔波而来的人甜蜜激情的梦想而燃烧着的。  

  在凝固的火焰中,是流淌的翡翠。  

  这个东西方文明的交汇之地,源源不断接受各种文化的熏染,丰富的遗迹和无数的稀世珍品成了这片土地所拥有的无价之宝。历史上著名的西域大都会高昌故城,保存最完整的城市遗迹交河故城,如今虽已成废墟却依然极富魅力;阿斯塔那古墓从幽冥世界重见天日成为“地下博物馆”,地上的伊斯兰风格苏公塔巍然耸立在蓝天之下,诏示着这片土地上的各族人民将永远共同热爱和保护自己的家园;柏孜克里克千佛洞与火焰山其他沟里的石窟寺群,使吐鲁番成为中亚地区佛教和佛教经典的最后守护者。各种宗教并存、交汇、演变后成为了时代兴替的标志,这些文物巨宝如翡翠一般陈列在吐鲁番这个巨大的西域历史博物馆中,今天仍放射着千年的光华。  

  盆地再干旱,有天山上引来的坎儿井清清流水,那是古代吐鲁番人创下的与长城、大运河齐名的杰作;风沙再肆虐,有大风口种下的五道林林林环绕,那是绿洲自由生存着的保护屏障。火焰山的数条沟,沟沟盈满绿意,尤其是葡萄沟简直就是葡萄的海洋,那是自天上而降落于人间的奇境,巨大的翡翠在火焰中恣意延伸着;火焰山下的田野里,葡萄、棉田、瓜地、果园,片片堆满绿意,那是规整的平铺摆放的翡翠;田野附近的村庄里,葡萄架下,晾房上,庭院里,处处缀满绿意,那是色泽鲜嫩样式独特的翡翠;作为维吾尔族的聚居地,浓郁的民族风情,独特的歌舞艺术,也如同翡翠一样不论在何时何地都璀璨诱人。  

  在吐鲁番,最美的就是火焰拥抱中的翡翠。

  吐鲁番历史演变  

  在突厥语中,吐鲁番意为“富庶丰饶之地”。  

  早在六七千年前,吐鲁番盆地就有人类活动,并已经进入了新石器时代。原始社会时期的吐鲁番人,使用打磨刮削的石器进行采集和狩猎,人类生活的篇章在吐鲁番大地上展开了……

  1884年新疆建省,吐鲁番设同知游击,隶甘肃省安西道。1886年设吐鲁番直隶厅,改隶新疆省迪化府,民国1年(1912年)改置吐鲁番县。解放后先后属迪化专署管辖、自治区直辖以及乌鲁木齐市管辖,1975年起设吐鲁番地区,辖吐鲁番市、鄯善县、托克逊县。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