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楼兰 今日鄯善
时间:2014-09-10 | 来源:天山网 | 作者:

  第一章: 楼兰故事

  李白《塞下曲》:“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王昌龄的《从军行》:“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

  鄯善:本名楼兰,西域城郭国,属都护。国都扜泥城(今新疆若羌附近)。东通敦煌,西通且末、精绝、拘弥、于阗,东北通车师西北通焉耆、扼丝绸之路的要冲。产马、驴、驼等。西汉时,有户一千五百余,人口一万四千余,胜兵近三千人。

  旧都在楼兰城(遗址在今新疆罗布泊西北岸)。昭帝元凤四年(前77),汉遣傅介子刺杀其王安归,更立王弟尉屠耆,改国名为鄯善,始迁都于扜泥城。尉屠耆请汉朝派军队屯田于境内的伊循城(今新疆若羌东米兰附近),作为保护力量,以防御匈奴。王莽时期,西域叛附匈奴。

  东汉光武帝建武十四年(公元38),鄯善王安遣使入朝贡献。二十一年,与车师前部、焉耆等十八国俱遣子入侍,请复置西域都护;光武帝没有同意,遣还其侍子。二十二年,莎车王贤,要安断绝通汉朝的道路,安不肯,杀其使;贤出乒攻安,安战败,逃入山中,贤杀害并掳走千余人。安乃再次上书请置都护,光武帝仍不允,鄯善只好向匈奴称臣。后来鄯善兼并了小宛、精绝、且末等小国,南道诸国唯鄯善、于阗最大。明帝永平十六年(公元73),汉遣假司马班超出使鄯善,恰好匈奴使者也来到,鄯善王广不知所从。超杀匈奴使者,广遂降汉。安帝初,西域复绝。元初六年(119),敦煌太守曹宗遣行长史索班屯驻伊吾,鄯善与车师前部最先降汉;后匈奴与车师后部攻杀索班,鄯善告急,求救于曹宗。延光三年(124),西域长史班勇因鄯善王最先归附,特加赐他以三绶。四年,鄯善出兵助勇击破车师后部,西域遂平。

  楼兰消逝之谜:本世纪初,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到我国西北探险。他在塔克拉玛干大沙漠以东、罗布泊西北处,意外地发现了一座被茫茫沙海掩埋了的神秘古城。虽然岁月流逝,风沙侵袭,但城郭依然,佛塔、圣殿残迹犹存。这一发现,一时间引起了世界轰动,各国科学家纷沓而至,前来考察探索。经研究,科学家们一致认为,这座古城是在1000多年前由于某种原因逐渐毁灭的。它是建造于四五千年以前的曾经以灿烂的文化、繁荣的经济和强盛的国力炫耀于世的楼兰古城的遗址。

  古国楼兰在汉代常遭到匈奴的侵袭,因而时常求助于汉朝皇帝。据历史记载,公元前77年,汉朝皇帝的使者来到楼兰,他向楼兰人提出了一个意外的建议:“你们在此常受匈奴侵袭,若能下决心将国家往南迁移,汉朝的军队就能保证贵国的安全。”于是,楼兰人便开始流散,背井离乡,最后衰亡。这便是“异族人侵说”。一些学者认为,由于某种原因造成了丝路古道北移伊吾、多河,不再经楼兰,楼兰因此逐渐消亡,这便是“丝路改道说”。可是,丝路改道虽然可使昔日繁荣的楼兰变得萧条,但却不足以使一个人丁兴旺、建筑宏伟的城市毁灭。

  于是,科学家们又提出了“河流改道说”。由于塔里木河改道南行,注入台特马湖,只有孔雀河一河之水流入罗布泊,水量大减,造成了罗布泊逐渐缩小,以至干涸。由于严重缺水,楼兰人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基本条件,只好远走他乡。

  近年来,我国气象科学工作者通过多次实地考察,根据大量的文献史实又提出了“气候变迁说”。此说认为,古时的楼兰气候湿润,雨水丰沛,河湖众多,渔业发达,并有农牧业。但大约在公元3世纪到6世纪,那时的气候逐渐由湿润转为干旱,雨量减少,最终土地沙漠化。“此地不养人,自有养人处”,楼兰人只好去寻找能够生息的地方了。但是,“气候变迁说”和“河流改道说”也都有各自的缺陷,因而尚不足以说服人。楼兰古国是怎样消失的?至今仍是一个千古之谜。 

  第二章 楼兰古城

  楼兰古城:曾经是丝绸之路上的一座重要城市,为古代新疆与内地以及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和促进当地经济发展作出重要贡献。然而,今天,它只剩下几堵断垣残壁,凄凉地残存在广袤的荒漠中,成为中外学者研究历史和广大旅游者向往的圣地,同时也给今天的人们留下许多思考。

  楼兰古城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东端,在著名的罗布泊的西北角。古代塔里木河及其支流孔雀河沿着盆地的北缘向东流入罗布泊,在河流的尾端,形成一个冲积平原。古楼兰人正是在这个冲积平原上生存着。这里与甘肃省河西走廊的最西端的绿洲敦煌地区,是新疆地区与河西走廊之间距离最短的两个绿洲。早在上古时代,这里就成为新疆地区与黄河流域和东部地区交往的通道。

  楼兰地区有人类生存的历史很悠久。根据科学的年代测定,现已测得的楼兰地区有人居住的最早年代为距今3800多年前。我国考古研究者在河南安阳殷墟发掘出土的大量玉雕品中,经鉴定,其所用的玉石原料是来自新疆和田地区。这就以实物证明了早在3000多年前,新疆地区与我国东部地区有着密切联系。我国最早的一部旅行记录《穆天子传》,是2900多年前周代穆王西征的真实记录。其中就记载了周穆王曾到过位于塔里木盆地东端的楼兰和罗布泊地区。周穆王用内地出产的丝绸织品与这里的人民交换玉石等物品。诸多事实表明,新疆地区与内地和东部地区交往的历史很悠久。

  在距今2100多年前的汉代汉武帝时期,张骞经今甘肃河西走廊和新疆到达中亚地区,开通丝绸之路,以及汉代对丝绸之路的有效经营,使经丝绸之路的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大大发展,促进了楼兰地区的繁荣。虽然楼兰早在张骞出使西域以前就已有城的存在,但楼兰地区和楼兰城的发展,是在张骞开通丝绸之路、汉代对这里和对丝绸之路贸易的有效经营和管理之后。

  楼兰古城是丝绸之路的重要枢纽之地。由敦煌向西,丝绸之路在楼兰地区又分出若干条通道。在两汉时期,主要分出两条通道。一条是向西,沿塔里木盆地北缘和沿塔里木河,经库车、阿克苏,到新疆盆地西端的喀什,古代称疏勒,再经塔什库尔干翻越帕米尔高原到中亚、西亚和西南亚地区以及欧洲,称丝路北道,一路向西南,经若羌、且末、和田,向西翻越帕米尔高原到中亚、西南亚和西亚及欧洲,称丝路南道。

  到三国时期以后,丝绸之路分为三条通道,即多出一条从楼兰向北经吐鲁番盆地再向西北,沿天山北麓向西,经伊犁河谷地向西到中亚、西亚和欧洲地区的通道。这样,原先的北道后来被称为中道,新出现的沿天山北麓的通道被称为北道。丝绸之路南道还继续存在。另外,还有若干条次要的分支道。其中有从楼兰向北经吐鲁番盆地再向西南经焉耆盆地到塔里木盆地,与沿塔里木盆地北缘的通道相合,从阿克苏向西北经今吉尔吉斯共和国的伊塞克湖盆地向西,到中亚和西亚。另外,还有若干条不经过楼兰的通道。如从敦煌直接向西北到吐鲁番盆地,所经过的是一片瀚海戈壁,又称为大海道。从敦煌向西南,不经楼兰,有可直接到若羌的一条通道。此外,从黄河流域向北,经蒙古高原和新疆北部或经西伯利亚到欧洲,称草原丝绸之路。尽管存在这许多通道,在楼兰古城未废弃之前,通过楼兰的丝路南道、中道和北道,一直是丝绸之路的主要通道。而楼兰则是这三条通道必经之地。

  在楼兰遗址出土的大量遗物,也充分表明楼兰古城地位的重要。有种类多样的丝绸织品,如锦、缎、纟罗、绮等。出土的丝绸织品,虽经近两千年,但色彩依然绚丽,图案精美,其中有的织法现在早已失传,表明早在2000多年前,我国丝绸纺织水平的高超。许多中亚商人以及欧洲商人竞相来中国从事丝绸生意。如在楼兰遗址出土了粟特人写的信件,粟特为古代中亚地区的国家,大致位于今中亚的楚河流域。再如近年在楼兰遗址西北的营盘遗址的一个古墓葬中出土了身着精美华丽丝绸服装的西方人遗体,据认为很可能是到中国来从事丝绸生意的西方富商,因暴病而死在这里。同时,在楼兰遗址还出土了不少具有古希腊文化和中亚文化特征的雕刻品和艺术品。此外,还有来自西方的其他物品,如玻璃制品等。出土的这些作为东西方交流证据的大量实物,充分表明楼兰古城的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是很繁忙的。楼兰古城的繁荣,是和当时开放的通商贸易环境密切相关的。因此,今天发展我国西部地区的经济,也应充分发挥新疆地区位于欧亚大陆中心位置这一地理区位的优越性,实施开放政策,欢迎中亚和西方人士来此从事商贸活动。

  楼兰古城维持了数百年的繁荣,也与中央政府对这里实行有效的行政管理有密切关系。在楼兰遗址出土了大量汉文文书。这些文书表明,中央政府在这里进行行政管理,打击和震慑来自各方面对丝绸之路安全构成威胁的破坏势力,保护过往商旅的安全,管理过往贸易,同时在这里屯田,发展水利与农业生产,为丝绸之路贸易提供物质保障。历史表明,西部地区的开放和经贸繁荣,有效的行政管理,政治上的安定,社会的稳定,是必须的条件。

  第三章 楼兰风景线

  罗布泊

  罗布泊印象:三个字给人的感觉更多的是神秘,而不是单单的地域名称。有一段文字对她的描绘非常贴切:“罗布泊其实是汇入多水湖之意,为内陆最大的移动咸水湖。大自然曾造就了5400平方公里湖面的罗布泊,在最近的百年间,湖水已干涸见底,如今,展现给我们的是一片荒芜的景象:湖泊干涸、河水断流、古堡沧桑,生命仿佛在这里嘎然停止。这难道就是当年唐玄奘西去取经的大道吗?这难道就是马可。波罗从威尼斯至古老东方经过的地方吗?当年丝绸路上的驼铃、楼兰古城的歌舞一切都已消失,只留下那不解之谜,让探险者冒生命之险去挖掘、去破解……”

  罗布泊所在:罗布泊位于新疆塔里木盆地东北部、新疆若羌县境内。西以塔克拉玛干沙漠为界,东达玉门关和阳关之间,南依阿尔金山,北抵库鲁塔格及北山。罗布泊地势低洼,是新疆南部塔里木盆地的聚水中心,曾经河流交织,纵横成网,总面积10万多平方公里,相当于浙江省的面积。这是指广义的罗布泊地区。

  罗布泊昨天:很久很久以前,罗布泊曾经有汪洋一碧的湖水,有新鲜跃动的生命,有世代生息的罗布人,丝绸之路在这里繁荣了几百年。而今,罗布泊是死亡之海,科学家彭加木在这里失踪,旅行家余纯顺在这里遇难,漫漫黄沙吞没了文明与生命。1972年,罗布泊滴水无存。这个无涯的苦海,即使若干个世纪后漠风移来金灿灿的黄沙,也覆盖不住它脸颊上痛苦抽搐的皱褶。罗布泊历史: 公元前126年,张骞出使西域归来,向汉武帝上书:“楼兰,师邑有城郭,临盐泽”。它成为闻名中外的丝绸之路南支的咽喉门户。楼兰故城西约七十公里的古墓地曾几何时,繁华兴盛的楼兰,无声无息地退出了历史舞台;盛极一时的丝路南道,黄沙满途,行旅裹足;烟波浩淼的罗布泊,也变成了一片干涸的盐泽。

  孔雀河

  亦称饮马河,传说东汉班超曾饮马于此,故称。孔雀河是罕见的无支流水系,其唯一源头来自博斯湖后,又从湖的西部溢出,故名孔雀河。

  它流经塔什市,穿越铁门关峡谷,进入库尔勒市,再经尉犁,沿库鲁克山东流,最后,注入罗布泊,全程786公里。孔雀河中上游之河水,由于经过博斯腾湖的沉淀,清澈见底,浪花朵朵,孔雀开屏一般优美动人。

  孔雀河源出博斯腾湖,年径流量10亿多立方米,西流穿过铁门关,灌溉库尔勒绿洲,再折向东南流,注入罗布泊,全长375千米。孔雀河与塔里木河下游之间水道紊乱,两河时分时合,孔雀河是古丝绸之路中道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沿孔雀河可进行楼兰古城的探险旅游,沿途有许多丝路遗迹可供凭吊。

  楼兰美女

  在2100多年前就有文字记载的古楼兰王国,是西汉时西域三十六国之一,总共有12个村,几万人左右,在丝绸之路上作为中国、波斯、印度、叙利亚和罗马帝国之间的中转站,十分开放、繁华。但是,公元500年左右,楼兰王国和它的遗民们却神秘地消失了,成了一个难解的谜。

  1901年3月,瑞典探险家斯文?赫定在维吾尔族向导奥尔得克的帮助下发现了楼兰古城,从挖掘出上的佉卢文简牍“kroraina”一词推定古城原名楼兰。楼兰古城遗址位于新疆若羌县境内罗布泊以西雅丹地形之中,楼兰佛塔和“三间房”现已是楼兰遗址的标志。1979年,新疆考古工作者们在楼兰古城遗址发掘出了大批的珍贵文物,并出土了一具已有3800多年的古代女尸,它是中国目前出土的时代最早、保存较好的女尸,被人们为“楼兰美女”。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