喀什游指南
时间:2014-08-27 | 来源:喀什新闻网 | 作者:

  一个初到喀什的人,会被它所呈现的缤纷色彩搞蒙,不知道究竟该去看什么,了解什么。去了下面的该去之地,购了该购之物,也算不枉来一趟喀什。

  游:逛“大巴扎”

  巴扎就是市场的意思,大巴扎就是喀什的“中西亚国际贸易市场”。喀什人称,这个市场是中亚最大的集市。

  大巴扎最好是星期天逛,那一天是人最多的,一个市场里有5000个摊位十万人。一到星期天,喀什城里的中巴车象快乐的毛驴一样鸣叫着向那里猛跑,而真正的驴拉着车,载着老老小小的一家主人,一声不响地在车流人群中挤。

  这是一个真正的“万国”的市场,商市的棚架如迷宫般迂回曲折,来自世界各地的千奇百怪的商品,各式各样的人操着各式各样的语言。你在这里不论看人购物都够国际水平。

  俄罗斯雪白的银狐皮毛、哈萨克斯坦的水貂皮、乌兹别克斯坦的古朴的木勺木碗、土尔其的披肩和国际著名品牌的地毯、巴基斯坦的香皂和红茶、法国巴黎的香水、日本的电器,韩国的织品……

  你在拿定主意买什么的时候,一定在心中想个价钱,如果说出来对方坚决不同意,甚至你走开他也在所不惜,那你就回过头来再战一个回合。

  观:香妃墓

  香妃墓实际的名字是“阿帕克霍加墓”,但在喀什,香妃比阿帕克霍加名声大。香妃据说是霍加家族的一个女孩,被送进亁隆后宫封为容妃。相传这位女子身有异香,所以又称香妃。但是容妃死后是葬在河北的清东陵的,现在喀什的这个墓里究竟葬的是谁,一直是一个谜。香妃墓值得一看的还有维吾尔风格的建筑和园林。

  钻:恰依古巷

  在进古巷的时候,你一定得找一个老喀什人打听清楚钻出古巷的机关,否则你进去就完了,转到筋疲力尽,也找不到出来的路。

  据说,其中之一的技巧,就是看脚底下的砖的纹路,有一种表明巷子是死胡同,有一种说明可以转出去。但究竟那一种是活局那一种是死局,我也忘记了。

  古巷是古代喀什留在现代的一截肠子,它里面藏的东西是你想也想不出的。

  看:小作坊街

  欧尔达希克街的汉译名字是“王宫的大门”。现在这个昔日喀喇汉王宫的遗址是平民的生活乐园。

  叮叮当当响的是铁匠铺,红红的火光映着红红的脸膛;铜光闪闪的地方是铜匠铺,他们埋头于他们的手工作品,并不招呼顾客,直到你真正有需要的时候;静悄悄的地方是织地毯的作坊。木匠、金银匠、乐器匠都在忙着自己的活计。喀什历史有多长,喀什的手工艺就有多长。在喀什,除了拿工资的公职人员,只有两种人,一是商人,二是手工业者,而手工业者也是一个自产自销的商人。

  你在这里能找到最令你满意的手艺。

  

  都塔尔

  乐器。不管你是否是一个懂音乐的人,都应该买一把琴 ,因为它是人类手工业的最后绝唱。一把琴上要镶嵌几千枚的牛角和羊骨,一把琴要制作三个月到半年,再也不会有如此精益求精手工制造了,再也不会有如此久远的传统传承了。为了在短时间里获得更多的琴,已经有人开始用黑色和白色的塑料代替牛角和羊骨。将来的世界是一个塑料的时代、赝品替代真迹的时代。

  十二木卡姆

  音乐。它是西域从古至今最伟大的音乐,是世界音乐中的无价之宝,它最终成于16世纪,是西域音乐的集大成。你在它的音色里可以听到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苍凉和悲怆、塔里木河的忧伤和悠远、帕米尔的高峻、大海的宽广,喀喇汉王宫的富丽堂皇。无论你在那里,只要听到它,一下就会被带回到喀什。

  “当我弹心灵的琴,我的心底不是无际的乐园,那迷人的歌像百灵飞窜在麦西热甫乐曲中间。十二卡木姆套曲像是十二个月亮照亮每个人的心田,不是你也不是我,是万众欢乐的源泉。”

  所以当你离开喀什的时候,别忘了带走十二木卡姆。

  《福乐智慧》

  诗歌。“世上的活人,难以数计,只有正直之人,才受我珍视。人不为贵,而人性为贵,正直之人,才受人赞誉。有形体的人还须兼有二者:一是赤红的心,一是洁白的舌”

  《福乐智慧》是11世纪玉素甫·哈斯哈吉甫写成于喀什的万言长诗,正如书名所言,这是一部使人获得幸福的知识。当你回到渲嚣的世界,再捧起这本诗集的时候,它会让你觉得世界是那么的简单,真理伸手可及,智慧照临人生,幸福就在人的心里。

  土陶

  生活用品。土陶一条街的店铺全都歪斜得要倒了,就象土陶一样,就要变成了绝版的生活。现在,除了喀什人谁还用这泥巴烧成的东西做生活的器皿?制陶只是城市电视剧里小资的情调。

  喀什的土陶有一种无以伦比的古朴的美,但已是过去美丽生活的碎片了。带一个土陶回家,就是捧着一块美丽的碎片回家,让它提醒在塑料的世界之外,还曾有另一个存在。


微新疆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