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克陶县:农区到牧区一天过“四季”
时间:2015-04-23 | 来源:亚心网 | 作者:蒋娟娟
  4月11日,周六。对于大多数干部职工来说,是个休息放松的日子,但对阿克陶县塔尔塔吉克族乡党委书记宋杰和该乡干部来讲,却是漫长一天。当天,我跟随宋杰一行前往该乡采访,在路上过了春夏秋冬“四季”,经历了不同寻常的一天。

  1999年年底,为了让更多的牧民享受到国家各方面政策,更好地享受医疗和教育资源,塔尔乡的一部分群众搬到了阿克陶县城北边的农区。由此,塔尔乡政府分在两地办公,一个在喀喇昆仑山深处,另一个在阿克陶县城北边的农区。

  2015年是宋杰担任塔尔乡党委书记的第五个年头,在轮休10天后,当天,他要带队前往喀喇昆仑山深处的乡政府,并将在那里工作20天后再轮休下山。

  3个小时气温降了11℃

  塔尔乡是阿克陶县最偏远的牧区乡之一,我们从县城出发,要驱车近9个小时才能到达塔尔乡政府。

  “小赵,文件都装好了吗?阿德尔江,让你买的菜都买齐了吧?最后再检查一遍,不要落下什么东西,都齐了就准备出发。”早上9时30分,宋杰再次嘱咐同行的干部检查东西。

  10时,车子准时出发,道路两旁是高高的白杨,车内的仪表盘显示气温是20℃。

  11时半,车到英吉沙县的一段公路,宋杰突然想起这次下山10天中,忙得没时间去看望老母亲,这都要上山了才想起打个电话。“妈,没啥事儿,就是这次太忙,没时间来看您。要上山了,给家里打个电话,在家凡事注意,路上我会注意安全的,您放心……”宋杰压低声音,跟老母亲轻声讲话。

  穿过克孜勒陶乡,路的两旁是高山,车子沿着狭长的河谷前行。

  开车的阿德尔江告诉记者,从这里开始,就要进入山区。仪表盘显示海拔升到了1700米,气温已降到13℃。风从车窗缝隙里钻进来,冷得人直打哆嗦。

  13时,沿着阿克塔拉草场的崎岖山路行进,海拔逐渐上升,气温降到了9℃,外面下起了细雨。即便是关紧车窗,车上的人还是感觉到了阵阵凉意。

  大风卷着雪花直袭盘山路

  一个急转弯之后,车子到达了雪线前面。4月的恰尔隆达坂白雪皑皑,这座即将被翻越的达坂,是整个路程最为险峻的一段。车窗外不知什么时候飘起了雪,汽车仪表盘显示海拔2500米、气温5℃。宋杰笑着说:“我们这是进入了冰箱保鲜模式。”海拔越来越高,大大小小的滚石散落在路边,盘山公路以“之”字形绕来绕去,一个接一个的险弯,悬崖就在身边。终于在攀爬了近1个小时后,车到达了恰尔隆达坂的山口,宋杰说:“休整五分钟。”一下车,大风卷着雪花直袭而来,海拔3400米的恰尔隆达坂山口气温已下降到零下2℃,人在刺骨的寒风中冻得几乎不能站立。站在达坂上放眼望去,盘山路从山顶一直延续到山脚下,若不是亲眼所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就是从这样的路上来的。这时,有人笑着说了一句:“危险的路还在后面。”

  15时,在恰尔隆乡一个荒无人烟的山谷中,宋杰和干部们开始了午餐。一人一块馕,一瓶矿泉水在车里吃着。

  我问:“在路上就是这样吃午餐吗?”宋杰说:“条件艰苦,路途遥远,只能用馕和矿泉水先垫垫。”

  搓板路上遭遇无信号区

  从恰尔隆乡开始,艳阳高照,气温又重新回到了20℃。路面开始变得坑坑洼洼,车越来越颠,到了库斯拉甫乡,叶尔羌河映入眼帘,路面从石子路变成了搓板路。

  “这是去往塔尔乡最后的60公里路,也是最难走最危险的一段路,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宋杰的一句话让我的心里充满了不安。

  从车里看去,巨大的滚石不时出现在路两旁,悬崖下面就是波涛翻滚的叶尔羌河。

  突然,车子停了下来,宋杰和阿德尔江下车查看,一根木头卡在车底。大家下车,一起清理完后继续出发。

  阿德尔江告诉我:“因为路途遥远,每次跑完长途山路都要把车送进修车厂全面检修,以防再跑山路车况出现万一。这一路手机信号时断时续,遇到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就麻烦了。”

  又走了不到10分钟,前面停着一辆车,过去一看,这辆车抛锚了,因为在无信号区,留下一人看车,另一人去到有信号的地方打电话找人帮忙了。

  宋杰问了具体情况,因为晚上还要等待检查工作,不能耽搁,他把两个馕和几瓶水留给看车的人,又继续匆匆赶路。

  “这条路太难走了,我在路上都被困过好多次。”宋杰说。

  “要是像刚才这样的情况,你们通常怎么办?”我问。

  “还能怎么办,留一个人,另一个人走四五个小时到库斯拉甫乡喊人帮忙。所以,每次上山下山都要备好馕和矿泉水,以备万一。”宋杰说。

  这段最艰难的60公里搓板路,走了两个半小时。下午18时半,我们终于到达了乡政府。

  300公里,8个半小时,等待宋杰的不是行车后的休息,擦了把脸,他开始准备迎接县里工作组检查。

  晚20时,天色暗了下来,乡政府前的五星红旗迎风招展,从农区到牧区,一路经历春夏到秋冬再复春,从满眼绿意的平原到高耸入云的山峰,乡干部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人在囧途”是常事

  从塔尔乡牧区回阿克陶县城的路上,我乘坐的皮卡车因为燃油不足被困在了距县城二十多公里的一处戈壁滩上。

  当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时候,同行车辆已经去县城拿油,皮卡车上年轻的干部们推着车往前走,有说有笑,看来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突发状况。

  皮卡车上还拉着乡里一台待修的冰箱,夕阳把干部们弯腰推车的身影拉得很长,这种“人在囧途”的情况,对塔尔乡干部们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

  从11日出发,13日回到阿克陶县城,三天的行程两天在路上,但塔尔乡的干部们却精神十足,正是因为有这样一批扎根边远牧区的干部不懈的坚守与付出,塔尔乡的今天才是这样美好!

分享:

微新疆

相关链接